第一零二四章 龍皇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就你們兩個?"

江一話語之中都有些顫抖的詢問了出來,這話一出,那玲瓏和素衣倒是一愣,沒有搞明白江一到底是什麼意思,而江一也好,花星兒和路霓裳也罷,他們三人面孔之上的面色,看上去都不是特別的好看,這讓素衣和玲瓏一時間更是弄不明白了,卻是點了點頭之後,開口說道.

"對啊,就我們兩個,怎麼了……"

"沒有別人?"

"沒有啊,進來之後,莫名其妙的,我們就分開了,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反正就是出現了一個通道,然後上古十二祖巫之一的燭九陰讓我們進去了,里面有什麼之類的,都沒有告訴我們就是讓我們進去就知道了,然後還告訴我們說,如果我們能從里面走出來的話,教我們靈獸一脈也依舊可以孕養神魂的方法……"

眾所周知,靈獸一脈在器修上,比人族更有天賦,在主角的狀態之中,更容易將器修的狀態提升不止一個程度,而在魂修之上,就正好是反過來了,人族相對強大,很多靈獸一脈的修仙者,甚至到仙人之境之後,才開始慢慢的解除魂修,所以,起點不一樣,終究也就決定了他們最終能夠達到的高度也不一樣……

而歸根到底的問題,一個是沒有人教他們到底怎麼去運轉這神魂之力,另外,便是人族之中,也弄不明白怎麼開辟靈獸一脈的神識海,只有強橫的靈獸一脈至高者,在摸索出門路之後,多多少少的說出來了一點兒,可是,終究也只是一點兒,再加上靈獸一脈至高者,一般情況下也只會顧及他們自己的一族,為了讓自己的一族更加強大和不會被取代,所以,一般這樣的東西並不歸真正的流傳出來……

可隨著時間的慢慢久遠,如同龍族,雖然以往的龍皇掌握的有這樣的方法,可謂了這種方法不被外傳,在傳授之前,所有接受傳承的龍族必須對這他們至高無上的信仰龍神起誓,不得外傳,才會被告知魂修的方法,可是,在一次次的戰爭之中,龍族終究是沒落了,龍皇也終究是在某一場戰役之中死亡,這樣的魂修的方法,從此也是再無人知……

這樣的狀況漸漸的出現之後,原本是為了保證各自族群的長久發展和領導地位,卻終究是在曆史的長河之中,逐漸的消亡……

畢竟,靈獸一脈和人族不一樣,人族,就只有人族,最多也就區分一個勢力罷了,可就算全部勢力算下來,一宗二門三閣中,四天五谷百塔生,加起來,也不過是十六個大勢力罷了,可靈獸一脈又有多少種?最起碼,要數以萬計!

一個靈獸一脈的崛起,就是一個靈獸一脈的消亡,所以,靈獸一脈遠遠的比人族更加斑雜……

"魂修的辦法."江一抿了抿唇,"這個,但確實是好東西,你們在哪個通道里,遇到了什麼……"

"我們兩個的,不一樣."素衣開口了,"從頭到尾,也都在看壁畫,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那些壁畫好像是有種特殊的魔力,讓我沉迷在其中,差一點兒,就讓我永遠的停留在那里,不過,好在最後的時候,小世界的湧動,讓我有了片刻的清明,趁著這段時間,我逃了出來……"

江一心中抿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又是小世界,自己因為小世界而得以脫險,這素衣也一樣是因為小世界的原因從那壁畫的吸引之中走了出來,那是不是就可以認為,夜淚,方宗,原莉莉和南宮無常四個人,也一樣會因為這小世界的原因,有驚無險的從那個地方走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江一倒是真的放心了……

因為,江一也知道,自己的伙伴們都不是莽撞的人,只要能讓他們脫險一次,他們就不會再同一個錯誤上犯兩次錯,所以說,只要不是一下子就能殺死他們的狀況之下,有小世界在,在重要的時候,也能讓他們化險為夷……

江一又有些想要確定一下是不是小世界真正有用似的,轉頭詢問玲瓏,花星兒和路霓裳……

"你們的那?你們遇到了什麼……"

雖說江一並沒有說明他為什麼要問,可是,既然江一說了,他們便也是無條件的便回答江一的問題,這些,也都是來自于他們相互之間的那種信任.

玲瓏先開口了.

"我遇到了龍皇……"

"龍皇?!"江一一愣,"真的假的!!"

"真的,真正的龍皇,而且,還不是在幻境之中,我遇到的龍皇,是黃金巨龍一脈的純正血脈,真正的巨龍一族的領導者,只不過,現在的龍皇,只剩下了一副骨架,雖然余威還在,可是,已經不比當年那樣的威風凜凜了……"

"畢竟……史書之中記載的,距離最近的一代龍皇,也已經在三萬多年前隕落了,而三萬多年前,額……咱們爺爺輩兒都沒出生那……"

"……"

江一得比喻,倒是讓江一的伙伴們一陣無語,不過,江一還是示意這玲瓏說了下去,玲瓏沒有過多的停頓,便也繼續出聲.

"龍皇跟我說,讓我留下來陪他,他會給我無上的力量,一開始,我拒絕了,可龍皇得龍威,我根本不可能抵禦得了,所以,我等同于被迫屈服,可是,我也是在最後的時候,因為小世界的原因,在沉淪之前,從龍皇余威之中情形,趁著短暫的時間,穿梭出了龍皇所在的地方,然後跑了出來……"

"小世界……"江一長長的舒了口氣."我也因為小世界,才得以逃脫,看起來,夜淚他們四個,應該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畢竟,他們四人的體內,都有小世界的存在,最起碼,就算有危險,應該也不會有生命之危,只要他們不犯傻,別明知道有問題了還不趁著短暫的時間逃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