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三章 少了一個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一直從自己初出青天府西北雪域用到了現在,當初,江一剛剛煉精化氣,剛剛真正的踏入修仙者的行列,而現在,江一卻已經只差一步,就可以證仙!

江一在沿途之上,如果想要找到好的匕首,且不說這小仙兵了,最起碼找到點兒靈兵是沒有一點兒問題的吧……

可這尖牙短匕,甚至連靈兵都不是,江一之所以保存到現在,還是因為那個對家鄉思念的念想.

江一抿了抿唇,有些自言自語.

"等這里的事情完成了,等我登臨仙人之境……爹,娘,玥兒……我就回去接你們……"

江一雙拳淡淡的握緊,星芒劍回到了江一的身體之中,尖牙短匕也是被江一重新別回了腰間,而隨著那個心魔江一被斬殺,江一面前的視野也是重新出現,在江一的面前,剩下的,是半截獨木橋,而獨木橋的對面,是花星兒和路霓裳……

江一的旁邊,有一虛影,這虛影,正是上古十二祖巫之一的燭九陰……

隨著江一身體的出現,對面的花星兒和路霓裳不由得放下了心中的那塊兒大石,長長的舒了口氣之後,開始呼喚江一的名字,示意江一趕緊過去.

而旁邊的燭九陰倒是有些小意外的模樣.

"心魔,死了?"

江一偏頭看向燭九陰.

"死了!"

"如何殺死?"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殺他就是殺我,殺我亦是殺他,所以,只要我自己死了,他就死了……"

"可是,你並沒有死……"

"對,因為,心魔替我死了……"

"哈哈哈哈……好小子,心魔關中都能走出來,不過,中間我觀你……差一點兒就走不出來了才對的吧……中間有一截,你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才對,化解的方法,倒是有點兒意思,你的體內,有一方小世界吧……"

突然被看穿,江一一愣,卻又是點了點頭.

之前,江一確實有一節危難,差一點兒神識不清,正是因為這小世界的原因,讓江一恢複到了清明的狀態之中,才給了江一反擊的機會和思考的時間.

可江一停頓了一下之後,開口說道.

"還請燭九陰前輩保密……"

"那是自然,不過,恐怕你們出去的時候,我自然煙消云散,化為大道之中的一縷殘魂罷了,所以,就算我想不保密,也是不可能將這消息,帶出去……"

江一抿唇,什麼都沒說,不是不想說,只不過,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是好,江一猶豫了片刻之後,又于這燭九陰說了一聲,然後便抬步向那對面走去,江一感覺的出現,現在的所在的這個空間,應該是真正的空間,也應該是真正的世界,畢竟,這里的一切好像都是那般和合,好像一切都是那樣的正常,可是,在幻境之中,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在自己身在局中的時候,自己感覺不出來,可是,一旦當自己從這個局中走出來的時候,便是可以感覺的出這兩者之間的異樣.

江一抬步到了路霓裳和花星兒的身旁,帶著一縷淡淡的笑意,有些劫後余生的喜悅.

"我,回來了……"

燭九陰好如果他們,這條橋,是死橋,可江一還是從里面走了出來,讓這花星兒和路霓裳都是有些感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這好像是一種頗為糾結的情緒,好像是明知道江一會失敗,卻又期盼著江一的成功,而事實是,江一又一次創造了一個奇跡……

花星兒和路霓裳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抱住了江一,他們不知道他們過來之後的這段時間,在擔心江一的這段時間里是怎麼度過的,現在,他們真的是什麼都不想要了,只求江一平平安安……

江一有些意外,花星兒和路霓裳兩人好像是不分彼此,兩人沒有絲毫芥蒂,一左一右,環在了江一的懷中,江一靜靜的撫了撫兩人的長發,在兩人的耳邊輕語.

"好了,還有外人在那……"

江一的話語之中,帶出了絲絲熱氣,讓這花星兒和路霓裳皆是有些耳邊癢癢,稍稍晃了晃腦袋之後,這花星兒和路霓裳也是明白所謂的外人是誰,在這里的,除了江一他們三個以外,就只有此刻依舊是饒有興致的看著三人的燭九陰了……

而燭九陰一臉無趣的模樣.

"親親抱抱都不讓看,真是小氣,行了,你們繼續往前走,前面,已經有伙伴等著你們了,你們還有三個伙伴,還在闖關之中,等他們出來,我和他們一起,與你們彙合……"

江一一愣,突然想起了三條橋之中,兩生一死,他不由得有點擔心自己的伙伴們,生怕因為這生死橋的原因,而讓他們出現些許傷亡的現象!

江一點頭道.

"行,我們先過去看看……"

說著,江一便帶著花星兒和路霓裳兩人毫不猶豫的沖向遠方,江一甚至不敢去問這自己的伙伴們有幾個還活著,有幾個死了,生怕傳來什麼讓江一有些承受不住的噩耗,而江一一路順著走了下去,心中無限焦急,卻又頗為糾結,想要快點兒過去,看看這自己的伙伴們到底有沒有傷亡的現象出現,又不想太快的過去,生怕自己過去了之後,看到的景象又讓江一他們有些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而終于,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江一的視線之中,只見那玲瓏一樣是滿心著急的坐在樹枝之上,向這江一他們來的時候的這條路上張望,看到了江一他們三人之後,面目之上,一絲欣喜出現,趕忙從樹枝之上跳了下來,然後朝著里面呼喊.

"素衣姐,快出來,江一他們出來了……"

江一他們趕忙迎了上去,而在江一迎了上去之後,卻又突然愣住,出來的人,只有素衣和玲瓏,在江一的感覺之中……

怎麼少了一個人?!

江一的面色,頓時變得就有點兒不好看了,無論是誰,少了,都會讓江一格外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