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零章 我就是你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沒有停頓,劍尖毫不猶豫的定了過去,而這寶座之上"的江一"竟是用那胸膛頂了上來,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懼意,這讓江一又是一愣,根本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只當是幻境,卻又還並沒有往其余的地方想去.

江一眉頭輕佻,這劍尖刺入了"江一"的心間,而這寶座之上的"江一"看上去好像根本就一點兒事兒都沒有的樣子,反而是笑意盎然,看向了江一……

可江一卻是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心痛的感覺,一絲殷紅的鮮血,已經從江一的嘴角流出,江一連退數步……

"不對,不是幻境,不是幻境……"

江一很真實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劍,刺進了皮肉之中,可是,這對面的寶座之前的"江一",卻是根本就沒有一點兒事兒的樣子,反倒是自己,好像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勢……

江一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劍,劍刃之上,尚有些殷紅,而自己的胸口,正在隱隱作痛,雖說並沒有被貫穿,可是,已經有一片殷紅,出現在了江一的衣服表面……

江一瞪大了雙眼.

"怎麼可能……"

"哈哈哈哈……怎麼不可能?"這寶座之前的身影笑起來毫無桀驁,"有本事,來殺了我啊,哈哈哈哈,我看是你先死,還是我先死,這兩個人,看見了吧……"

這寶座之前的"江一"指了指"花星兒和路霓裳",讓江一突然有了種仿佛是陰謀的感覺欲要出現,而這寶座之前的"江一"又是開口.

"這兩個人,你也隨便殺,殺了他們,外面的那兩個人,也一樣要死,而你殺不了我們,你就永遠別想從這里出去,哈哈哈哈……"

江一弄明白了,自己如果s攻擊對方對方的話,對面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創傷,反倒是自己,會因為攻擊的緣故,而讓自己受傷,可是,如果不殺掉對方,自己就不能從這里走出去,這就是所謂的九死一生?

江一直到這會兒,都沒有弄明白,其實,這就是自己的心魔……

心魔是什麼?心魔,就是自己……

而除了自己和心魔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幻想所生,換句話來說,就都是假的……

可江一偏偏現在還沒有弄明白這件事情,這又讓江一頗為躊躇起來,面前三個人,根本就不敢動,而面前的那個"江一",仿佛是更加肆無忌憚的開始"調戲"這里面的"花星兒和路霓裳"……

恨得江一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就殺掉那個家伙,奈何,那個家伙卻是根本就不可能被自己殺死……

江一終究是忍不住了,那花星兒一臉嬌羞的模樣,讓江一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夜之後的花星兒,那腦海之中的憤怒,充斥了江一整個胸腔,他想要殺掉這寶座之前的江一,哪怕現在沖上去,自己根本就殺不掉他,戳他幾劍,哪怕痛苦的是自己,江一也覺得心甘情願!

他不敢去動"花星兒和路霓裳",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人說的是真是假,萬一是真的,自己在這里殺了"花星兒和路霓裳",豈不是等于把外面的花星兒和路霓裳親手斬殺?!這又怎麼可能是江一的意思……

江一終于是沖到了這寶座之上"江一"的身影前方,這道身影依舊是無所畏懼的模樣,只聽江一開口道.

"拔劍,拼殺一場!"

"你殺不死我,而我,卻可以讓你無限不甘,我享受這種感覺,又何必讓你死……"

江一一劍劈出,只覺自己從頭頂到小腹都是出現了一陣刺痛,而一縷殷紅,已經從江一的額頭,流到了江一的口腔之中……

腥甜,刹那間充斥江一的口腔……

江一握緊了拳頭,拿對面這人毫無辦法,而對面這人,卻已經欲要伸手去"吃路霓裳和花星兒的豆腐"了……江一怒極,一把想要去拉開"花星兒和路霓裳",卻是伸手之間,好像是什麼都沒抓住似的,落空感出現,讓江一一個咧跕之下,有些發懵……

之前,他用劍清楚的感覺到寶座之上的"江一"是真實存在的,而這"花星兒和路霓裳"卻是假的?!這……江一不由得又有些納悶兒了,而寶座之上的那個"江一",面色之上,有些不好看了……

江一後退兩步.

"不對……除了你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幻境,這里依舊是幻境……你是誰……"

"我……就是你啊……"

江一的面前,畫面突變,好像是因為江一識破了幻境一般,原本的西北雪域江家場景變幻為了現在江一所在的獨木橋之上!

江一站在獨木橋的正中間,而那道"江一"的身影,就站在真正江一不遠處的身前……

江一雙眼半眯,左右環顧,他的旁邊,那燭九陰還在,正盯著江一在看,在江一的身後,他看到了岸上的路霓裳和花星兒,江一根本就弄不明白這個地方到底是真是假了,而江一面前的那到"江一"又開口了……

"來啊,殺了我,殺了我,你就能從這里過去……"

"你是誰……"

這已經不是江一第一次問了,而得出的答案,依舊是之前的答案.

"我就是你啊,你就是我……"

"不,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我不是你,那我是誰?"這身影邪邪一笑,表露而出的那種殺戮,仇恨,怨毒,邪惡……這樣的情緒似乎是在江一的面前顯露無遺,"我就是你……"

江一手中的星芒劍有些顫抖.

"心魔……"江一終于反應過來了,可現在反應過來,說是有點兒晚,也不為過……"不可能的啊,我不可能有心魔,且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幫我清楚過心魔,你是誰……"

"我就是你啊……哈哈哈哈……"

江一好像是陷入了這樣的一個魔咒之中一樣,來來回回的詢問這個問題,奈何,得到的答案,卻始終還是那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