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九章 "江一"
g,更新快,無彈窗,!

燭九陰又停了下來,那路霓裳和花星兒終究是沒有等到這燭九陰說的最後的字眼,不過,路霓裳和花星兒此刻也是管不了這麼多了,兩人沒有商定,左右各一個,跳進了那獨木橋之上,這燭九陰看了看江一消失的那個地方,終究是吐出了之前和花星兒與路霓裳說話時候沒有說出來的字眼……

"心魔……"

而江一考驗的,也正是心魔!

修仙屆之中,有這樣的傳聞,傳聞之中,心魔越多的人,在接受心魔考驗的時候,雖然複雜而難纏,心魔相對並不會特別強大,就好像是虱子多了,感覺就不咬人了一樣.

而平常心魔越少,甚至是沒有的人,如果哦面臨心魔考驗的話,心魔的考驗卻是會出現一種前所未有的讓修仙者感覺難纏的局面……

而江一,那里又有什麼心魔……

且不說江一修煉開始,就穩紮穩打,中間的時候還遇到了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在精靈女王的祝福之下,某種意義上來說,江一根本就不可能有心魔得誕生……

所以,一旦出現心魔的考驗,江一會變得十分難辦,這也就是說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死橋了,說的最後的一線生機的,是那種"虱子多了不咬人"的那種人,相對來說,如果那種人參與到了現在的江一所在的這樣的考驗之中的話,必然會比江一簡單的多了……

而江一,在上了橋之後,變只覺周圍的景象開始漸漸的出現了改變,原本兩側都是空蕩蕩,此刻,兩側卻是出現了些許壁壘一般……

江一繼續往前走,少年突然出現看了一團血與殺的戰場!

戰場之中,那一片片猩紅的海洋,將地面之上的白雪都是染了個漆紅透亮……

"雪……"江一眉頭輕挑,"血……這里,這里是……青天府西北雪域??"

江一左右去看,那西北雪域江家的大匾,正橫在自己的面前,江一心中突然知道了什麼似的.

"幻境?還是什麼東西?!"

江一知道,他心中五個抹之不去的,就是西北雪域的江家被屠?殺!每一次,一旦出現類似于幻境之中的東西,這一段,必然要在江一的面前浮現,就好像是江一心中最深處的那根刺,不斷的被這幻境所勾勒出來的東西,刺上了一根有一根的尖牙……

江一握緊了拳頭,牙齒咬上了舌尖,他知道,他現在不能亂,也不能被面前的一切所迷惑,他必須保持百分之百的清醒,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幻境之中求生……

江一一只手上星芒劍已然脫手而出,若是幻境,無論看到誰,都可以去殺,只要殺了他們,自己便可以脫離這個幻境……

可是,這江家仿佛是根本就沒有一個人,除了四處被染紅的雪地,還有那一個個的已經開始被大雪漸漸掩蓋的尸身,江一根本就沒有看到一個活人……

江一用長劍挑開了面前的那扇大門,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股腥臭之氣,除了自己視線盡頭的江家大院,仿佛是周圍一切,都已經染血……

江一抬步向那江家大院走去,而這江一所琢磨的幻境之中,一切都和江一在西北雪域的時候一模一樣,江一根本就沒有費力的便進入了這江家大院的內部,走進了城主府的房間之中,按理來說,這所謂的城主府房間,就是平常自己父親j江天命所在的地方,所以,哪怕是緬懷,江一也想要進來看看,可偏偏江一進到了城主府之後,突然愣了……

在城主府里,高高在上的寶座之上,坐有一個人,那個人,和江一長的一模一樣……

"你是誰?!"

"我是誰?"寶座之上的那道身影開口,"我是江一啊……江家家主,江一……倒是你,你又是誰?"

"我才是江一……"

"哈哈哈哈……"寶座之上的身影突然哈哈大笑,"真是天大的笑話!"

只見這道身影拍了拍手,左右兩側,各出現了一個身著絲衣的身影,兩人皆有傾城之貌,妖嬈之姿……除了一個紗衣以外,這兩人周身上下便是再也沒有穿著任何的東西,讓江一看到之後,不由得都是氣血翻湧,這兩人,一人是路霓裳,一人是花星兒,可這樣的穿著,卻是讓江一有些承受不住……

可那寶座之上的身影卻是毫無顧忌的摸了摸"花星兒"的臉蛋兒.

"告訴他,誰才是真正的江一?!"

"當然是主人您,您才是真正的江一……"

江易雙眸半眯,聽到那"花星兒"的稱謂,更是有種莫名的不爽的情緒.

"主人?呵……"江一提著劍上前,"幻境之中,家人皆是紅粉骷髏,幻境之內,除了本我,全是糟粕……"

江一的意思很是簡單,不需要顧及面前的一切,哪怕面前的"人"是花星兒和路霓裳,只要自己"殺了"他們,那他們自然會煙消云散,而自己,也自然而然地可以從這個地方走出去……

江一提劍上前,寶座之上的"江一"也是站了起來,左手摟著"花星兒",右手摟著"路霓裳",看上去好不自在,可越是這樣,江一的心中越是有了種頗為不快的情緒出現,就好像路霓裳和花星兒是自己所有,在這種時候,那種大男子主義的情緒更是毫不猶豫的在江一的心中展現!哪怕面前的是幻境,這兩人也必須是自己的,哪怕幻境之中,還有一個自己,而幻境之內的花星兒和路霓裳就是幻境之中的自己的,也絕對不行!

江一抬劍沖向了寶座之上的"江一",那劍尖點動的時候,帶起一抹劍花,游走在對面身影的左右,而這道身影也不走動,好想就這樣任由江一來攻擊,江一也是一愣,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個狀況,可有這樣的機會,江一自然也不會輕易的去放棄!

那寶座之前的"江一",此刻笑意盎然,沖著江一的劍尖,迎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