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八章 他的考驗是……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你死了,就證明你該死,證明你不該過來打擾我們??"

江一皺著眉頭接下了花星兒的話,花星兒那一雙漆黑的眸子里,帶著一縷淡淡的哀傷,轉而,這花星兒還是點了點頭……

江一笑了.

"你問問霓裳,什麼時候,我們把你當過外人,你要知道,我們的出身,都是鬼神大陸,而你的出身,是仙界花間閣,如果我們拿你當外人,我們早就把你排除在外了,怎麼可能會和你一起在仙界之中四處游曆,至于……那件事情,雖然我也是不知情,可錯了就是錯了,我江一也是個男人,這種事情,終究要承擔起責任,如果我現在不讓你上死橋,我有些對不起霓裳,畢竟霓裳從青天府的小公主自降身份跟著我到了這個地方,我不應該沾花惹草,可這是個意外,是個我也不想發生的事情,雖然……從內心里來說,我不可能對你這樣的絕世美女沒有心動,可我還是不能對不起霓裳,但是,如果我讓你上去了,我就對不起你了……不論是我也喜歡過你也好,還是那件事情也罷,我今天都不可能讓你走死橋……"

江一笑著,捋了捋這花星兒額前的長發,讓這花星兒也是有些許無奈心生,江一說的,他都懂,甚至不用江一說,他也是心知肚明,可江一說出來了,這花星兒的心中多多少少的也是生出了一絲感動,不論怎麼說,江一的心中還是在意她的,不論怎麼說,她花星兒算是沒有看錯人……

而路霓裳原本也想要讓江一從死橋上下來而自己上去,可是,江一說的話,路霓裳也是聽的清清楚楚,路霓裳知道,自己說不動江一,就算自己跟江一槍死橋,自己恐怕也是搶不到自己這里……

路霓裳伸手拉過了花星兒.

"星兒,你就不要自責了,其實……其實是我們對不起你,都怪方宗,夜淚還有南宮那三個家伙,如果不是他們,咱們也沒必要出現這麼尷尬的狀況,可是……可是……"

路霓裳可是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頓時一陣胡說八道,誰也沒聽出來到底說的是什麼之後,這路霓裳又是說道.

"算了,反正就是,讓江一上死橋就好了,相信他,他一定可以的……"

"九死一生,太危險了啊……"

花星兒看著江一的背影,大大的眸子竟是出現了些許晶瑩,好像真的是很是擔心江一在現在的狀況之中出現什麼意外似的.

江一輕輕搖頭."放心吧,剛才燭九陰前輩也說了,混世四猴會幫忙的,好歹我也是女媧血脈,這麼有大危險,他們怎麼也要幫我一把吧……"

實際上,江一這樣說,歸根到底還是為了讓這花星兒和路霓裳放心,可真的有人幫江一麼?混世四猴是不是真的和燭九陰說的那樣回幫助失敗者,江一也不知道,這種事情,他們沒有經曆過,又怎麼敢有肯定的結論啊……

江一再怎麼說,也一樣是人,說害怕不害怕,又怎麼可能不害怕,世間人,誰不怕死?更何況,連跪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江一知道,提及還不能死,可這現在得局面之下,欲要面臨一個選擇的時候,江一也必須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位置啊,總不能說讓路霓裳和花星兒站在最危險的位置之中吧,哪怕是江一有大男子主義作祟,也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江一毫不猶豫的開始往里面走,他不敢再在這個地方說下去,畢竟,他也不知道如果再說下去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局面,干脆快刀斬亂麻,愛咋咋滴去吧……

江一走到了這獨木橋中間的地方的時候,突然憑空消失,還沒有進入獨木橋的花星兒和路霓裳頓時花容失色,面色蒼白之間,將人皆是不約而同的脫口而出!

"江一!!"

他們真的怕了,怕江一有危險,哪怕是在外面的時候,他們面對仙人之境的修仙者,都沒有絲毫的懼怕,可是現在不不行,現在,這路霓裳和花星兒之所以害怕,還是因為路霓裳和花星兒心中沒底……

他們不知道到底會有什麼出現,這種未知的恐懼,往往讓人沒來由的心顫,雖然大多時候,都是自己嚇自己……

就比如現在……

這燭九陰也是有些無奈的開口.

"只是進入考驗了而已,不必擔心,這家伙,想死可不容易……"

而事實上是不是真的如同燭九陰說的那樣,燭九陰自己都不知道,甚至混世四猴來救什麼的,燭九陰都是隨便說說,等于是滿口胡說八道……

而為的,只是讓這三人進入考驗而已,如果真的失敗了,燭九陰說的話語之中也有退路啊,有的人救了,由得人沒救,那他們正好是沒救的人,他們又能怎樣那?

至于燭九陰沒什麼會這樣說,燭九陰自己都有些覺得奇怪,好像莫名之間,他們的腦海之中便有了這樣的想法,然後就這麼說了出來……

而燭九陰的話,也是平複了這路霓裳和花星兒的心境,在路霓裳和花星兒一陣擔心之後,燭九陰又開口了.

"趕緊上橋吧,另外兩個難度差不多,能選到那個,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當然,能不能通過,也看你們的造化,在這里等著那個小子也是白等,說不定你們進入了這橋上之後,可以將那小子考驗的難度降低……"

"真的?!"

"或許是真的吧,畢竟……畢竟那小子考驗的東西……"燭九陰頓了頓,有些猶豫,終究沒有說出來,"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你們兩個,你們兩個呆在外面,只是冥冥之中的牽引,便會影響到那小子現在的考驗,所以,你們只有隔絕這個牽引,才能讓那小子在考驗之中變得更加簡單,而隔絕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們也進入到那兩個考驗之中去……畢竟,江一的考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