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七章 死橋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死,他們兩個生,請燭九陰前輩告訴我,哪一個,是死橋……"

這聲音一出,江一一愣,那路霓裳也是轉頭看向了花星兒,沒想到花星兒這般決絕之下的,便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江一吶吶的出聲.

"星兒,別胡說八道,了不起這神識之力咱們不要了就是了,沒什麼大不了,以後終究有我們能修煉到那個程度的時候,沒必要為了這麼點兒東西,去葬送一個人的性命,當初,那麼多的磨難咱們都堅持過來了,為了一點兒力量而妥協,絕無可能……"

江一說著,抬頭看了燭九陰一眼,冷冷一哼,便欲要轉身離開這個地方,江一不相信,他不相信這混世四猴會讓他們出現這種生與死的選擇,而且,出現在極東仙界的試煉之地當中,要知道,這個地方,平常能夠進來的,應該都是那極東仙界之中的上古乃至荒古大神血脈的後裔了吧,江一清楚的知道,這些血脈有很多已經無限接近消亡,混世四猴就算再想要磨礪這些人的實力和意志,也必然是首先來保證他們的安全的……

另外,江一很會咬文嚼字……

之前燭九陰自己說了,燭九陰自己在人時間呆夠了,准備離開這個地方了,所以,他必須把這些神識力量送出去,如果江一他們不要,這燭九陰怕是還真的要再等上一段兒時間,就算只是為了節省這一點兒時間,燭九陰恐怕也是會選擇給江一他們一點兒提醒吧……

畢竟,誰知道下一次再有人進入這個試煉之地當中的時候,會是多長時間以後?

江一他們的毫不猶豫,倒是讓燭九陰意想不到,畢竟,地仙級別的魂力,相對來說,已經到了一種讓不少人為之瘋狂的程度,甚至為了這樣的一個可能而不惜一切代價……

所以,江一他們的決絕,倒也算是讓燭九陰開了眼界.

燭九陰發出一陣有些難聽的笑聲.

"桀桀桀桀……想出去,怕是出不去了,除非,你們能夠走到過了獨木橋之後,一個勁兒往里面的一個盡頭之處,只有到了那里之後,你們能回到你們進去這條通道入口的地方,除了那里,想要出去,絕無可能……"

江一他們不信邪,直到碰壁,才不得不後退,往前看的時候,前面空空如也,看起來好像是什麼都沒有,而江一他們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前面屏障的抵禦.

江一他們試圖去攻擊,可每一次攻擊的時候,好像都在做無用功,那攻擊的波浪能夠從這一層無形的屏障之處沖出去,可是,這江一他們的身體,卻是始終被攔截在了那一層屏障里……

江一他們不得不退了回去,依舊有些不甘心,左右去看,真的沒有什麼能夠出去的地方.

那燭九陰滿臉興趣的看著江一他們三人,淡淡一笑.

"算了,給你們一點兒提醒,大道參天,死處有生,並不是說死路之中一定會死,只不過,死路之中卻一定會讓人絕望的想要死去,只要能夠熬過去,才能真正的去從那條通道上走過去,而這個過程,也是煉魂,如果失敗,會不會死,那就要看混世四猴願不願意去救了,畢竟,有些人,混世四猴會出手幫忙,有些人,掉進下面的岩漿也就掉下去了,就算被燒成渣,也不會引的混世四猴出手幫忙……"

江一抿唇.

"我們只想知道,那一條是死路……"

"嘿嘿,年輕人,不要著急,也不要莽撞,我既然想與你們說,你們最好就聽完,若不然的話,到了最後又出現什麼大麻煩了,到時候真的是後悔都來不及……"

江一他們並沒有吱聲,一方面聽著這燭九陰的話,一方面左右環顧,看著四方的狀況,片刻的停頓,燭九陰又是開口了.

"至于兩條生路,說起來是生路,實際上也就只是比死路的生還可能性大一點兒而已……以往的時候,進來的人,只有這三條獨木橋,你們比較幸運,那混世四猴看中了你們,便多了我……只要你們能夠過去,我的神識之力,就是你們的,在你們實力一點兒一點兒提升之後,神識也會隨著你們力量的提升而提升……終有一天大成之日,一個意念之下,仙鬼二界任何一個人在做什麼,只要你想知道,也都是刹那間擴展神識的時間之後,便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

江一雙眼半眯.

"可是,到底哪個是死橋……"

燭九陰一陣無語,江一盯上這個問題,一個勁兒的問,讓這燭九陰也是很無奈啊……

可燭九陰終究還是說了出來.

"左邊為死,其余兩個為生……"

只見這燭九陰的視線之中,一道虛影突然閃現在了左側的道路之上,讓這燭九陰都是一愣之下,看到了江一已經踏上了左側的獨木橋,只見江一轉頭與路霓裳和花星兒開口.

"你們兩個,小心點兒……"

路霓裳和花星兒一愣,按理來說,應當是江一更加小心一點兒才對的吧,可看上去,卻是江一更加擔心花星兒和路霓裳一樣……

兩人皆是有些擔憂,她們不知道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特別是花星兒,原本已經准備她去走死路了,趕忙沖了過去,一把拽住了江一,似乎想要把江一從這死路之上拽下去,江一扶額.

"怎麼?"

"我上死橋……"

"為什麼?"

"如果沒有我,你和霓裳,還是好好的,我的出現,本來就是個多余,一開始的時候,我是為了逃婚,後來,我漸漸的喜歡上了你們的團隊,我開始想要留下來,可終究,我留下來,會影響江一你們的情感,所以,我走死橋,如果我還活著,證明我命不該絕,到時候,我便沒有了內疚之心,就算霓裳趕我,我也會死皮賴臉的賴著你,永遠不離開你,如果……如果我死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