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六章 燭九陰
g,更新快,無彈窗,!

初入最左側的那條通道之中,江一他們也是格外謹慎,他們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可是,他們確是只能往前進,畢竟他們現在已經到了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巔峰,相對來說,已經沒有再提升的空間了,畢竟還有一個仙靈力卡在哪里,沒有仙靈力,就算他們有再多的靈力洗練周身,到了最後,也是在體內循環一圈之後,毫無用處的再從江一他們的體表擴散而出啊……

中間那條通道,去了也是浪費時間,而右面的那個,真的是讓江一他們想想都覺得害怕,且不說其實已經沒有那些石頭巨人了,就算有,江一他們也絕不會再回去了……

江一他們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走進了左側的通道之中,漸漸的,這周圍的景色好像已經變得有些霜白,而江一他們周圍的身影突然消失了,讓江一嚇了一大跳,左右呼喊,並沒有人應聲,神識感應,卻又根本就找不到周圍之人的蹤影.

江一還能看到的,也就只剩下了距離他最近的路霓裳和花星兒,江一趕忙拉住了這兩人的雙手,而兩人皆是一愣,又並沒有掙脫江一,此刻的江一,並沒有什麼多想的心思,也沒什麼所謂的壞腦筋,也根本就不在乎什麼兩個女孩子會有"爭風吃醋"的情緒了,畢竟,在這麼一個未知的地方,能夠盡可能的保證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江一他們繼續往里面走,里面突然出現了些許清明的痕跡,江一他們不敢大意,雖然說是魂修,江一他們相信應該不會有什麼在需要他們去連續整整三十三天的戰斗,可,如果說里面還跟中間的那樣沒有危險,江一就有點兒不相信了……

在江一他們放慢了腳步之後,慢慢的探進了里面的地方,左右環視,只有三座獨木橋,出現在他他們的視線之中,而獨木橋下,萬丈深淵,帶著些許燥熱的感覺,還有那崖底縷縷鮮紅湧動,江一他們也是感覺得出,或許下面已經直接通到了地底岩漿之中……

江一他們停了下來,而江一他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旦虛影,這虛影人面蛇身,全身為赤紅色,身長看之不見,自那岩漿低部盤衍而出,其周身之上的光芒能照耀的江一他們的雙眸都是有些掙之不開!

"你們可以叫我燭龍,也可以叫我……燭九陰……"

"燭九陰?!"江一猛地後退了兩步,帶著左右的路霓裳和花星兒,面目之上的戒備,已然完全表露了出來!"上古十二祖巫之一……"

"對……"這碩大的身影點了點頭,面目之上看起來似乎是喜怒無常,或笑或怒,或哭或悲,沒有固定的表情,可偏偏是這樣,才是越加的讓人覺得恐怖……"混世四猴,讓我在這里等你們……"

江一聽到混世四猴四個字,不由得松了口氣,只要是他們讓來的,那應該就不至于硬要整死他們……

這江一不由得詢問出聲.

"我的伙伴們哪里去了?"

"伙伴……他們自然有接應他們的人,你們,還是關心關心你們自己吧……"

江一也不知道這燭九陰到底是什麼意思,並沒有出聲接話,而是等這燭九陰自己來繼續說接下去的事情.

只聽燭九陰果然又是開口了.

"前面這三座橋,看到了吧……"

江一,路霓裳和花星兒點了點頭.

那燭九陰身影稍稍搖擺.

"你們看到的我,已經是神識支撐的殘靈了,真正的十二祖巫,早已經歸納到了天道之中,只是我不甘于就此離世,留有殘靈在了這人世之中,可是,現如今,已經厭倦了人世間的生活,可我這神識若是消散了,終究不妥,我找到混世四猴,是想要讓我這最後的神魂來幫助一下上古和荒古時期殘存大神血脈的傳承者,可是,混世四猴讓我暫時不要著急,自然有需要幫忙的人會來找我,兩個月前,六耳獼猴通知與我,你們到了,讓我在此稍等,如今你們來了,三條橋,只要你們走過了這三條橋,我這最後的神魂,便全部送與你們……助你們神識直接沖入地仙之境……"

江一知道,仙人之上,分有天地人三仙,天仙數量很少,基本上也就各方統禦勢力首領,加上一些老祖宗級別存在的人,才能到達那樣的程度,可是,那樣的人怕是整個大陸之上,都不足百人……

地仙,便可坐擁一些統禦勢力的長老級別了,更多的人,雖然證仙了,卻也終究是停留在人仙之境,畢竟,仙與仙之間的跨越,真的宛若中間橫又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每一次晉級,都是生與死的磨難,又都是天和地的改變……

而地仙之境,江一他們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就比如江一的神識海,縱橫兩千里方圓,初始的時候,也有八百里方圓,這又如何論處?

江一沒有去問,反正這燭九陰既然這樣說了,那就總有這樣的方法,自己也就只用聽聽這燭九陰說怎麼辦,然後他們照著去實行就行了……

江一點了點頭.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三條獨木橋……兩條生,一條死,死的那一條,一定會死,生的那兩條不一定會生,但卻有生的可能,只有走過這條獨木橋,才能得到我的力量……當然,是你們三個人一起走,必須一起走……"

燭九陰的話,頓時讓江一,路霓裳和花星兒面色大變,這樣的意思就是說,必有一人身死?!

江一深吸了一口氣……

"那不知,這三條獨木橋,哪一個,是死橋……"

"不知道,你們自己琢磨……"

江一頓時愣住了,這種事情,又怎麼琢磨得到啊,生橋不一定生,死橋一定會死,這樣選擇,讓江一他們左右為難……

可江一他們現在的局面看上去是,不得不去做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