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九章 星兒帶著霓裳回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和原莉莉兩人沖進了右側的通道之中,這江一覺得,最有可能的,還是這邊,可是,江一現在也很害怕見到路霓裳,為了避免那種尷尬,江一帶上原莉莉,必要的時候,也有原莉莉可以攪局.

江一和原莉莉已經顧不上是不是有可能出現什麼危險了,在這條通道之中,一個勁兒的極沖,和中間那條道路的距離相差不多,江一他們便已然到了這通道的盡頭,在最里面,這江一和原莉莉尚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卻是看到路霓裳和花星兒兩人有說有笑的手拉著手,向這江一她們的方向走來……

江一愣住了,花星兒沖著江一一擠眼,仿佛是想要提醒江一什麼似的,可江一還沒有會意的時候,這路霓裳已經伸手抱住了江一……

江一愣了,他完全不知道花星兒到底給路霓裳說了什麼,讓路霓裳在一開始那種傷心欲絕的狀態之下,在自己摘一個果子的時間,便轉變成了現在的和以往那樣幾乎平平如常的投懷送抱……

江一想要推開,畢竟,江一內心的糾結決定了江一還是要對花星兒負責,可花星兒站在路霓裳的身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江一愣神之間,路霓裳已經退出了江一的懷抱,然後又一次拉住了花星兒的手,兩人也不管江一和原莉莉,走向了那來的時候通過的這一條通道……

江一懵了,原莉莉也是愣在了原地……

兩人跟著這花星兒和路霓裳一同向外走去,而外面守著的方宗和夜淚,也是瞪大了眼睛……

花星兒和路霓裳依舊是一副無所顧忌的模樣,兩人有說有笑的回到了一開始他們去的那片空間之中……

兩人回去之後,便是回到了路霓裳的房間,頓時房門緊閉,將江一他們都是關在了外面……

江一敲門,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開門的人,是花星兒,花星兒正有些慵懶的模樣,裝作一副很是無辜的樣子.

"干嘛……哦,對了,你采的果子那……"

"儲物戒指里……"

"拿出來啊……"

"哦……"

江一自己都覺得自己好像是傻了吧唧的,然後真的就跟聽話的將果子放在了路霓裳房間的桌子之上,花星兒便開始攆人了……

推著江一將江一推了出去.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

"啊?"

"啊什麼啊,我們兩個說點兒悄悄話不行啊……"

在江一還沒有再一次開口說話的時間的時候,這花星兒已經推著江一推出了房門,然後在江一還沒有回過頭的時候,便將房門緊閉……

江一看到原莉莉他們幾個都是定定的盯著江一,那原莉莉開口了.

"這算是怎麼回事兒……額,你問到了麼?"

江一搖了搖頭.

"沒……額,行了,先各自回去修煉吧,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盡可能的登臨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巔峰,出去之後,咱們能夠達到仙人之境的修仙者越多,相對的,才越有話語權……"

江一也是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只能這樣說著,然後讓自己的伙伴們暫時先離開這個地方,懷揣滿腹不解,江一坐在了原莉莉的房門之前,雖說雙眸半眯,看似是在修煉,實際上,也是在等待兩人走出來一般……

一夜,花星兒和路霓裳在房間之中未曾外出,江一便也是在門口坐了一夜,江一也沒有偷聽,也不知道兩人到底說了什麼,只是,知道後半夜的時候,這路霓裳的房間之中,方才滅了燈……

江一抿唇,直到天明的時候,想要敲門叫兩人,兩人缺已經拉開了房門,一見江一坐在門口,兩人皆是有些若有若無的笑意,並沒有理會江一,從一旁走了出去.

這倒是讓江一更加郁悶了……

一開始的時候,好歹還有一個人理自己,現在干脆一個也沒有了?!

江一起身,開口喊道.

"等等……"

花星兒和路霓裳皆是轉頭.

"干嘛……"

"你們去哪?"

"不用你管,你別跟著啊……"

花星兒又是朝著江一擠眉弄眼,江一郁悶了,知道花星兒想要表達一點兒什麼,可是,自己實在是看不出來啊……

懷揣心思,江一暫時回到了房間之中,過了約莫三個多時辰之後,外面有一清脆的聲音悄然傳了進來.

"開門……"

江一聽得出,聲音的主人,是花星兒……

江一趕忙起身拉開了房門,花星兒便是鑽了進來,只有花星兒一人,路霓裳並沒有跟隨……

花星兒倒是蠻不客氣的坐下了,長長的舒了口氣,而江一也終于可以問一問他那滿腔疑惑了……

只聽江一開口.

"星兒,你們怎麼回事兒?你跟霓裳說了什麼……"

"也沒說什麼啊,就說,其實你挺關心她的,再說了,我是受害者,我都願意過去勸她,她也不能拒絕我吧,然後我就把她帶回來了,快謝謝我……"

花星兒仿佛是在邀功,江一一翻白眼.

"就這樣?"

"嗯……就這樣啊,你還想怎樣?"

"這樣的話……"江一眉頭緊皺."倒是委屈了你……"

花星兒吃著江一桌面上的葡萄,搖了搖頭.

"並不."

江一眉頭一挑.

"怎麼?"

"我們兩個說好了,出去之後,先統一了極東仙界這里,然後,便去我們花間閣提親……不過,只是先定下,不真正大婚……"

"啊?"江一更是摸不著頭腦了,"霓裳答應了?"

"這件事,本來就是她提出來的,她說我們兩個出去之後大婚,至于只是定下,先不大婚,倒是我說的……"

"那,霓裳……"

"哼哼……"花星兒一副不開心的模樣,"就知道你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怎麼,跟我大婚你很不開心?然後,還想著霓裳怎樣怎樣?"

江一趕忙搖頭.

"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你也知道,一開始的時候……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