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四章 星兒夜宿江一屋
g,更新快,無彈窗,!

而紗衣之內,還有一層薄紗,不過,卻已經完全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切了……

那一對若隱若現的渾?圓暴露在江一的眸子之中,半遮半蓋,更顯誘惑之意,滑嫩的皮膚之上,在窗外透過的瑩白月光照射之下,更顯溫潤如玉,花星兒那本就白皙的皮膚,也顯得更加的嬌嫩,而那修長渾?圓的雙腿,將她那小蠻腰修飾的也格外完美.

江一真的是把持不住了,而花星兒也是根本就沒有了清醒的神識,好像在這一瞬間,花星兒只想要跟江一融為一體了一般……

花星兒緊緊的抱住江一,那炙熱的軀體,在江一的身體上蹭來蹭去,江一只覺小腹越加燥熱,反手將花星兒壓在了床榻之上,撕碎了花星兒身體之上最後的一塊兒"遮?羞?布"……

江一三下五去二的將自己的衣裳也是全部撕裂,緊緊的抱住花星兒,腰身向前一動……

"啊……"

這一聲,到並不是嬌呼,而是有些痛苦到極致的慘叫,花星兒終究也是第一次,繞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完璧之身被破開,那種撕裂般的疼痛,讓這花星兒也是刹那間痛出了一身的冷汗……

江一此刻根本就沒有憐香惜玉的情緒出現在腦海之中,好像已經純粹的想要泄去身上的藥力.

而花星兒一聲痛呼之下,讓一直都在關注江一他們房間的夜淚,方宗和南宮無常嚇了一大跳,卻是刹那間了然.

"哈哈……成了!"

"高興個毛,趕緊弄個隔音結界,讓原莉莉,花星兒他們聽到,影響太不好了……"

直到現在,這三人也依舊認為里面的人,是和他們一路走來的青天府府主之女路霓裳……

隔音結界刹那間被三人布置在了江一的房間之外,頓時,這一片空間,有恢複到了落針可聞的狀態之中……

夜淚他們三個仿佛是覺得自己辦成了一見什麼大事兒似的,一陣慶賀之下,三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而這件事情,也是三人商量已久的事情了,眾所周知,路霓裳對于江一的心意,甚至不惜數次想要獻身給江一,奈何江一好像始終有些什麼顧忌似的,從路霓裳給原莉莉等人的言語之中,夜淚也是偶然間聽到了這件事情,故而,夜淚也有了這樣的計劃,就算被發現了也無所謂,因為夜淚知道,路霓裳不會怪他們,而只要路霓裳不怪他們,江一也一樣不會怪他們,到時候,兩人出去成雙,也總好過看著路霓裳現在看的到江一,卻又始終得不到江一的那種不爽吧……

夜淚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個天才,樂呵呵的回到房間之中,才想到自己連個暖床的都沒有,一時無奈,歎息之下,夜淚蒙住了被子,不在胡思亂想,准備休息了……

江一的房間之中……

江一和花星兒的聲音都不小,奈何外面的隔音結界,卻是讓兩人聲音再大,也是不能傳出來一絲一毫……

花星兒的身上,白皙的皮膚已經有了些許江一用力過度之後的抓傷,縷縷紅色的手印,印在花星兒的身上……

也不知道折騰了多久,兩人終于都是累了,癱軟之下,相互抱著對方,進入了夢香……

……

天還未亮,花星兒醒了……

那身上的疼痛,還有感覺到身旁有人,刹那間讓花星兒嚇得魂飛魄散,趕忙把旁邊之人蹬開,卻發現自己和對面的人都是身無寸縷,這房間的空氣中,尚還殘存些許?淫?靡的氣息……

花星兒愣住了,而江一也是滾下了床,那冰涼的地面,讓江一刹那間清醒,看到花星兒身無寸縷的坐在自己的床上,頓時愣住了……

下一刻,江一趕忙扭頭,似乎是生怕再看到花星兒,然後對花星兒出現什麼圖謀似的.

"江一……江一……你……"

花星兒驚愕的不知道說什麼是好,那言語之中的不可思議,還有眸子之中噙著的淚水,讓江一更是嚇得魂不附體.

到底是咋回事兒啊……

江一努力的思索,卻好像是中間都出現了一個記憶的斷層,中間發生了什麼,江一實在是不知道啊,可江一看到了,自己的床榻之上,尚有點點殷紅的血跡……

"星兒……"江一瞪大了雙眸,指著那幾滴鮮血,"這……我……我……"

江一突然想起來了,昨天晚上,好像是花星兒來自己這里談事情,突然兩人都感覺到燥熱,當江一想要去開窗戶的時候,身體一軟,然後的事情,江一就不清楚了……

"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我……我……"

花星兒拳頭緊握,緊緊地抱住自己的雙腿,護住了自己的身子,面目之上的委屈和憤怒,讓江一都有些為之發怵!

這花星兒雖然修習媚術,卻也不代表花星兒就是一個浪?蕩之人啊……如今,突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讓花星兒這樣一個黃花大閨女,又怎麼可能輕易的從昨天晚上那種"瘋狂"解脫出去……

花星兒的身體,依舊在疼痛,這讓花星兒更是有些羞愧難當,恨恨的盯著江一.

"我這麼相信你,你竟然下藥!時後竟然還裝的一無所知!你……你讓我如何自處,又讓我怎麼去見霓裳!!"

花星兒幾乎是瘋狂的嘶吼出聲,江一頓時愣住了,下藥?下什麼藥?!自己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而花星兒,好像還在言語之中,想到了什麼一般,江一試圖去解釋.

"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可這樣的解釋,又顯得那般蒼白,江一一陣抓耳撓腮,急得已經有些快要說不出話來,哪怕面對仙人之境的修仙者,江一也從來都不會出現宛若今天這樣的緊張的局面……

兩人相視無言,一人坐在床榻之上,一人坐在地面上,知道外面豔陽初升,一縷光亮透過了這江一房間的窗戶,外面,有了腳步聲輕盈的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