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三章 夜淚下藥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了,星兒,大半夜的,還不休息?"

花星兒抿了抿唇.

"嗯……自從有點兒小事兒,之前一直都在奔波之中,沒來得及說,現在差點兒都忘了,正好,現在趁著沒人打擾,跟你說一聲,省的我隨後再忘了這件事情……"

一聽花星兒有事,江一就更不能讓花星兒站在門外了,讓開身子引花星兒進入了房間之中,便是關上了房門.

燭光之下的花星兒,美的有些朦朧,此刻的花星兒,和那路霓裳穿著著相差不多的連體白裙,一頭長發倒是隨意披散,然後江一不由得想到了之前羞答答獻吻的路霓裳,那嘴角的余香尚在,讓江一倒是頗為為那種味道而沉淪……

不過,江一很快就回過神來.

"有什麼事兒,說吧……"

在這個地方,可以說是絕對的安全了,江一他們根本就不用有一絲半點兒的警惕之心,激動仙界的試煉場所,如果還有所謂的敵人的話,那江一他們也是郁悶了.

江一泡上了茶水,格外放松,甚至是這麼多年以來,難得的可以對外面的一切沒有一絲半點兒的戒備.

那花星兒朱唇輕啟……

"一半兒是關于你,一半兒,是關于我們花間閣……"

江一點了點頭,那花星兒便是一邊思索,一邊與江一陳述出聲.

花星兒的聲音並不似乎很高,似乎是因為已經入夜了,下意識的,仿佛大家都害怕打擾別人的休息一般.

雖然,事實上他們並不會打擾到任何人……

江一靜靜的傾聽,而那花星兒也是一點一點兒的陳述,與此同時,在江一房間的外面,突然有三道躡手躡腳的身影,沖著江一的房間走了過來……

這三人,正是方宗,夜淚,南宮無常……

夜淚踮著腳尖,手中那些一包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而方宗和南宮無常皆是一臉壞笑,小心翼翼的靠近江一的房間.

江一的房間,窗戶半掩,這夜淚小心翼翼的踮著腳往里面看去,正見江一和一白裙女子有說有笑,看那身架,正是路霓裳無疑了,夜淚他們清楚的記得那路霓裳的白裙……

夜淚比了個確定的手勢,方宗和南宮無常一陣笑意盎然,幫夜淚一起,將夜淚手中的得紙包打開,沒有發出一點兒的聲音,然後用那靈力一點兒一點兒的揚起,方宗火焰點燃,悄無聲息的將那煙氣扇進江一的房間里……

不多時,三人好像是做了一件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似的,一個個的皆是偷笑著又悄無聲息的沖了回去……

此刻,在房間之中得江一和花星兒根本就沒有察覺有任何的異樣,一來,江一和花星兒對外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設防,因為,兩人都是知道,根本就沒有外人摻雜,二來,夜淚等人和江一他們的實力相差不多,再加上夜淚等人對江一的了解,如果夜淚他們幾個想不被江一發現的話,那簡直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事情了……

江一和花星兒倒是依舊在攀談,時不時的抿上一口茶水,時不時為花星兒的話皺眉,又時不時的為花星兒的俏皮話而逗的一陣樂呵.

約莫又有一刻多鍾,花星兒說的也是差不多了,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覺出現,不由得喝了兩大口茶水,可那口干舌燥的感覺,依舊還纏繞在花星兒的喉嚨之間.

花星兒只是認為自己說話說多了而已,抱著茶杯,一點兒一點兒的喝著,正在此事,這江一卻是突然皺起了眉頭.

"不對勁兒啊……星兒,你有沒有感覺,屋里怎麼突然變得好熱……"

江一這麼一說,這花星兒頓時也是一愣,細細感知之下,突然點了點頭.

"嗯……你不說我還只是以為我說話說多了,你一說……這……怎麼回事兒……"

江一也是一陣納悶.

"我去吧窗戶開開."

花星兒點頭,可江一剛剛站起來,卻只覺渾身酥?麻,突然一陣癱軟之下,癱軟在了旁邊的床榻,花星兒下意識的起身去扶,可也就在花星兒起身的一刹那,感覺到了和這江一相同的感覺,花星兒一聲驚呼,倒在了江一的懷中,順手帶翻了桌子之上的涼茶……

這已經放涼的茶水撒在了花星兒的身上,花星兒恢複了片刻的清醒,可江一卻是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啊,江一的意識,竟然開始變得有些混沌,而花星兒突然意識到什麼問題了……

有人下藥,而且……好像是春?藥……

花星兒大驚失色,想要趕緊從這里退出去,卻是根本就挪動不了自己的身子,那嬌嫩的手掌搭在江一的胸前,讓江一更是有些欲火叢生的感覺出現……

這花星兒外面穿著的這一身白色長裙並不是很厚,本來,炎炎夏日,他們也並沒有穿著太厚的衣裳,在那一壺水液浸透之下,雖然范圍並不是很大,可衣料卻是沾在了皮膚之上,那白嫩的身軀,便透過了薄薄的紗衣,若隱若現在了江一的雙眸之中…

此刻的花星兒,一頭烏黑的秀發已然顯得有些凌亂,隨意的披散在肩頭之上,那雙大大的眸子之中,又一次重歸于迷茫之間,此刻帶著些許迷亂,似乎有些不由自主,便生出了一抹讓江一為之瘋狂的秋波……

再怎麼說,江一也是男人啊,這種情況下,又怎麼可能控制的了自己的欲望,只見那花星兒小巧的瓜子臉之上,鋪著一層淡淡的潮紅,那櫻紅的嘴唇,此刻因為略有粗重的氣息而輕輕張開,誘惑之中,帶著點點的性感和妖媚……

江一下意識的伸手去摸,隨著花星兒一聲嚶?嚀輕輕的出現在了江一的耳邊,江一仿佛是更加控制不了他的欲望了!江一有些迷亂之間,扒著這花星兒的衣裳,越急越亂,反倒是良久之後,依舊沒有絲毫扒開的跡象,江一一用力,紗衣被江一撕了個粉碎,花星兒喘?息的溫熱,也環繞在了江一的耳垂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