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一章 三岔路
g,更新快,無彈窗,!

倒是最後只剩下花星兒的時候,花星兒多多少少的有些猶豫了,真的論起來的話,這花星兒雖然實力在江一等人之中最高,如果出現大規模的戰爭的話,也是能夠發揮出高于江一等人無數倍的戰斗力,奈何,在單獨比較起來的時候,這花星兒的身法不及江一他們的任何一人,除了媚術以外,在江一他們的眼中,這花星兒幾乎是手無縛雞之力,脫了戰甲,花星兒的防禦也是低到江一等人都為之乍舌的程度……

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讓花星兒了然了之前出現的一切之後,花星兒又怎麼可能不猶豫那……

江一略有沉思,不知道此刻到底該怎麼去把這花星兒給救過來,可是,想來想去,卻又毫無辦法,終究也是只能靠這花星兒自己了.

就在江一都無可奈何的時候,這玲瓏突然化為了風靈獸本體,與這花星兒開口.

"我幫你擋住盡可能多的地方,剩下的地方,你用仙甲護住,盡可能的不要受到攻擊……"

花星兒原本迷茫的面孔之上閃過了一絲光亮,有些欣喜的神態在這花星兒的瞳孔中充斥,只見花星兒緊緊的貼在風靈獸的側身,和素衣一起,便准備進入紫竹林!

花星兒知道,如果自己坐在素衣的背上的話,必然會依舊受到四面八方的攻擊,最好的狀態就是自己只有一個面,來抵禦外面的攻擊!

江一輕輕舔了舔嘴唇.想要去接應一把,奈何,在江一正准備沖進去接應花星兒的時候,卻是看這素衣和花星兒進入紫竹林機關之處以後,這紫竹林的攻擊似乎格外猛烈,比之之前江一他們獨來獨往的時候,攻擊受力面兩倍有余!

這倒真的是讓江一等人嚇了一大跳,原本已經快要走進這圈子的江一又是把腳退了回來,江一大致上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一個人的時候,他們的攻擊收力面基本上差的不多,兩個人以後,突然的增強,如果不是說通關的機關攻擊數量和人數多少有關,那可真的是打死江一江一都不信……

江一開口喊道.

"你們兩個小心點兒,這進來的人越多,攻擊的強度越大我們都不動,你們自己悠著點!"

這話,其實歸根到底還是說給那花星兒聽得,畢竟,就算這里的攻擊性再強,攻擊力再大,最起碼也是要能夠突破素衣本體的那些風啊……

素衣的風,也是將這花星兒包裹了起來,奈何,好像用處並不是很大,雖然也影響到了那些竹子的運行軌跡,可是,歸根到底的時候,還是需要這花星兒自己去閃避這些紫竹的攻擊……

趕在這條小徑並不算特別的長,在素衣和花星兒沖過來以後,花星兒雖然多少有了些傷勢,可是,總的來說卻也是並沒有因為這些傷勢的原因,便影響到什麼生命的危機.

花星兒依舊有些心有余悸的模樣,在花星兒的感覺之中,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危險,畢竟,以前的時候就算有危險,最起碼自己也有對陣的對手,只要有人,無論男女,歸根到底的來說,卻也都會受到花星兒媚術的影響,而變得手無縛雞之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竹子的攻擊,因為沒有絲毫的感情,而讓這花星兒一時間也是毫無辦法了.

不過好在是都過來了,在江一他們完全修整完成之後,江一看著前方道路,有三個岔路口,一時間,讓江一又是多了些許猶豫.

"三條路,咱們走那一條,總不會是一條生路,兩條死路吧,那就不好玩兒了……"

雖然這樣說著,江一卻也是依舊上前探看,腳下依舊是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生怕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而又一次出現之前那樣的宛如紫竹林攻擊一樣的機關攻擊……

好在這一次,也只是江一自己嚇自己,走到近前的時候,江一方才看到三條道路的旁邊,都有一個小牌子,上面的字跡很小,不過江一他們卻也清楚的可以看到上面寫出來的東西.

之間最左邊的上面,大致描繪便是煉魂,能夠提升江一他們的魂力,中間的哪一個,大致上便是能夠快去提升江一他們的修為和境界,右面的那個,便是無盡的打斗,在戰斗之中,磨練,晉級……

三條道路並不是完全封死,也就是說,如果江一他們選擇了一條道路之後,在覺得自己想要再去其余的地方看看的時候,也依舊可以從這個地方退出去.

江一他們往前走,後面的樹木並沒有再一次跟進,卻也等于是將江一他們困死在了這三個通道之前,江一略有猶豫之下,輕聲開口.

"既然是三條道路,之前黑海竇龍又說給我們三個月的時間,這其中,必然也是有關聯的,三個地方,每個地方一個月好了,咱們先去哪?"

這路霓裳看了看中間的那天道路,其中似乎有些霧氣,不過,這霧氣之間,好像是有些許靈力氤氳,看上去好像頗有靈氣.

"先去中間吧,咱們先提升一下各自的實力,然後再去右邊磨練戰斗技巧,至于魂海,咱們幾個的雖然有差距,不過相對來說都已經在同齡人之中算是強大得了,最後一個月再進去好了……"

江一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那好,那就先從中間的開始……"

江一帶著眾人一步踏進了中間的道路之中,剛一進來,面前的路,似乎變得格外清明,幽深的小徑之中,帶著縷縷讓江一他們都感覺黏稠的有些讓他們窒息的靈力,江一等人不禁欣喜,在外面,江一他們再怎麼找,也是很難找到這樣的地方的,正好在這里,江一他們也好全身心的去提升自己的實力!

江一他們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卻又皆是不約而同的有些擔心,終究,還是被那紫竹林的一段兒路嚇了個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