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黑海故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這就不太清楚了,仔細的翻看江一他們的成長曆程的時候,就會發現江一他們實在是成長的太快了,快到那些對這類人有可能心存芥蒂的存在都是來不及去阻止他們的成長,他們就已經屹立在了一個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之上!江一他們的成長,中間出現了很多斷層,可這些斷層他們到底經曆了什麼,誰都不知道……只要他們不說,我們誰也不清楚他們遇到了什麼,不論鬼神大陸的死亡之地,還是仙界的蠻荒之地,這兩個地方,應該都讓他們有了質一樣的改變,或許,冰靈獸也是他們在這些地方碰到的了吧……"

仙飄渺抿了抿唇,長長的出了口氣.

"反正不管怎麼說,現在事情已經出現了這樣子的局面,說說看吧,咱們該怎麼辦,真的就讓江一走了?事情已經敗露,咱們已經處在了一個被動的局面之中,混亂絕地那邊,現在必須要封鎖消息了,可是,恐怕也不能封鎖的嚴實,最好兩個方面一起動手,一方面,咱們將混亂絕地這邊的消息盡可能的封鎖,一方面,准備好賠禮道歉的東西,然後在如果出現了事情敗露了的情況下,立刻用這些東西,過去賠禮道歉,第一時間堵住遺千年的嘴,給咱們留更多的時間……"

南畫天有些無奈.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既沒有完整的計劃趕盡殺絕,為何還要動手……"

"唉……"武破蒼有些頹然."這件事,怪我,我也是突然臨時起意,結果出現了這樣的局面,如果……如果當初沒有猶豫的話,或許江一已經死了……"

武破蒼的話,讓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皆是一陣沉默,這花滿天倒是若有所思,思緒之中所想的,或許也是和這眾人唯一不同的一個人了……

"生命之樹,真的就送給江一了,唉……這可是最後一枝我們能找到得了啊……"

南畫天搖頭.

"並不完整,這生命之樹的枝干,我截成了兩段,給江一的大一點兒,我們手中的,還有巴掌長短,不過,只要能夠養活,照樣可以孕養生命的氣息,再說了,江一他們能把生命之樹種到什麼地方?不管怎樣,只要生命之樹成活,慢慢長大之後,我們已然能夠找到生命之樹的氣息,到時候再搶回來不就是了,他總不可能隨時隨身攜帶吧……"

南畫天的話,也不知道江一聽到了會做何感想,反正這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南畫天也真的是帶著些許無奈和不甘,何曾幾時,自己能想到自己會被這樣的逼迫?

三絕城中的氣氛,變得很不好,三絕城中的人,此刻也都是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各自有各自的言語在交談,自然而然的,也有人看著江一他們離去的方向眉頭輕皺,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在琢磨什麼了……

……

江一等人徑直沖出了三絕城好遠方才停下,江一他們心有余悸的回頭,那三絕城早已脫離了他們的視線,江一的手中,生命之樹依舊散發著淡淡的光輝,轉瞬之間,生命之樹消失不見,而在江一小世界的正中央,這生命之樹,已經被江一種進了土壤之中,旁邊的河道也是被江一引了過來,頓時,生命之樹遇到了土壤和河水仿佛是刹那間就活過來了一樣,漸漸轉綠的葉子上,帶著一層碧綠色的寶光!

江一帶著一絲絲淡淡的笑意從小世界中退了出來,只覺有了這生命之樹以後,仿佛是自己周身上下,都充滿了生命的力量!

這倒是任由南畫天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的事情了,誰也不敢相信江一的丹田之中,還孕養有一方小世界啊……

江一他們就地落下,暫作歇息,一時間還並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反正事情一下子出現了太多的改變,讓江一他們都有些緩不過神來.

暗處,突然有一人走了出來,這人面目之上帶著一絲邪笑,面孔略有些長,不過看起來倒還並沒有到那種難看的地步,這人一身青黑色的衣服,最引人注目的,倒是這人的一雙眉毛了,只見這人一雙眉毛皆為紫色,好像頗有種奇異的感覺出現在這人的周身上下.

這人的到來,硬是讓江一他們都沒有發現,知道這人走到江一他們的身後的時候,方才突然出聲……

"嗨……"

這一聲,卻是嚇得江一等人魂飛魄散,只見江一等人皆是一聲驚呼而起,手中兵刃皆是毫不猶豫的出現在了他們的手中,而江一等人得面目之上,充滿了緊張的神態,一瞬間便做好了戰斗的姿態……

這人一翻白眼.

"沒有我,你們早就被三絕城里面那幾個老混蛋打死了好吧,你們就這樣對待我?"

江一等人不解其意,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想要表達什麼,總之,看向這人的時候,面目之上,莫名的便充斥著一股敵意!

這人又是漫不經心的開口.

"我讓南畫天去救場,又讓南畫天把生命之樹給了你,擺脫,江一你也太沒良心了吧……這才多長時間啊,就要和我兵戎相見?!"

江一終于開口了,不過,面目之上的那一絲戒備依舊是沒有出現絲毫的松懈.

"你是誰……"

"我?"這紫眉之人一副笑吟吟的模樣,看上去竟然有這欠揍,"你們看我像誰?!"

江一等人無語,這……如果能看得出來,還至于在問他?

紫眉之人見江一他們依舊是握著刀鋒,依舊對自己敵意不減,終究是有些無奈的開口.

"之前,在仙界黑海的時候,恩……我見過你們,只不過你們沒見過我罷了……差不多就是這樣,反正就是,當時的你們,差點兒把老子弄死,幸虧老子跑得快,然後跑到一個老鄰居那里住了好多天,結果人家現在不待見我,把我給趕出來了,我就只好來找你們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