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南畫天救場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武破蒼也是一愣,沒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的改變,而水蘊玉更是感覺天都要塌了一般!他的兩個兒子,一個被江一他們在追逐死之力的路上殺死,一個在這里被腰斬,此刻的水蘊玉,恨不得把江一碎尸萬段!

水驚東腹中內髒開始從肚子里往外掉落而出,武破蒼想要將其塞回去,卻只是徒增了這水驚東的疼痛感!那江一此刻也是變了臉色,這水驚東這個唯一的倚仗因為江一的原因,出現了現在這樣的狀況,水蘊玉必然會憎恨與江一,江一他們現在沒有了人質,又怎麼鉗制的了仙界的這些統禦勢力的首領啊!

江一他們新生退意,奈何這水蘊玉已經沖了上來,江一他們被迫應戰,在還沒有碰撞到一起的時候,遠處,突然又有聲音響起!

人未到,聲先行,聲音的主人,是那禦火焚天,丹絕焰……

"住手!"

水蘊玉下意識的轉頭,江一他們趁著這個機會,退出好遠!

水蘊玉一看是三絕,沒有理會他們,又一次想要沖向江一他們的方向的時候,一道火焰,已經沖到了水蘊玉的面前,水蘊玉感受到炙熱的溫度,被迫退開,而這里,火焰的來源,卻是來自于禦火焚天,丹絕焰……

丹絕焰反手丟給水蘊玉一顆丹藥!

"快給你兒子吃了,護住心脈不崩,然後,我來想辦法救他!"

水蘊玉一聽這話,雖然想要追殺江一至死,可是,此刻卻也來不及再耽擱了,趕忙沖了過去,將這丹藥塞進了水驚東的嘴巴之中!

水驚東面目之上的顏色頓時好轉了些許,而天空之上,那瓊霄墨筆南畫天看了江一一眼,開口說道.

"具體是怎麼回事兒,我們也知道了,江一他們雖然並不是仙界之人,可是……你們未免逼迫的也太緊了吧……造成了這樣的後果,你們了曾想過怎麼善後?你們都是仙界統禦勢力的首領,難道,就不知道瞻前顧後麼……如果這一次江一出事兒了,就算查不出來是你們干的,你們以為,混亂絕地就會善罷甘休?這水蘊玉和江一他們有私仇,拉著你們幫他報仇,你們就真的給他當槍使?平常,你們一個個的不都挺聰明的麼,怎麼,到了一個混亂絕地六領主這里,你們卻無可奈何了?"

這南畫天雖然只是三絕之一,地位上沒有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高,見到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的時候,也照樣要躬身行禮,可是,這南畫天三絕的身份畢竟在哪里放著,受到的尊崇程度,可並不比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低……

所以,在話語權上的問題,這南畫天倒是也有教訓一下八大統禦勢力首領的資格.

仙飄渺看了南畫天一眼.

"這件事情……我們並不是沒有考慮,只不過,江一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去節制于他,我們也不相信江一只會龜縮在混亂絕地之中,終有一天,等江一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我們相信,江一的地位一定不比現在低,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麼可能不去想辦法對他進行節制……"

仙飄渺終究是說了實話,而江一聽到這話的時候,也只是雙目半眯,並沒有說任何的話語,這仙飄渺說的沒錯,按照自己的計劃,如果自己能夠成功的話,自己下一次出現,地位絕對不比現在低,這仙飄渺的話,歸根到底的說,還是想要對江一進行壓制!

而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了,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想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殺掉江一,了不起得罪了混亂絕地的大領主萬寶靈尊遺千年,甚至,在仙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的心中,江一的成長速度,已經超過了混亂絕地一個關口的威脅!

而偏偏江一這一次跑出來了,這麼短的時間里,又出現了這麼多的改變,讓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是有些捉寸見肘了……

"節制?怎麼節制,殺了他就算是節制?呵呵……如果他跑了,你們只會平添一個敵人,如果他沒跑,被你們殺掉了,那麼,你們只會多一個混亂絕地的更加可怕的仇人,別忘了,江一的成長可怕,混亂絕地那個萬寶靈尊遺千年,比之江一,有過而無不及……放出萬寶靈尊遺千年的成長過程,你們還不清楚麼?難不成,你們想要再逼出一個"萬寶靈尊遺千年"?上一次,損傷慘重的,是鬼神大陸邊陲,這一次,想要讓損傷慘重的人,變成咱們仙界大陸?萬寶靈尊遺千年為什麼護著江一,你們嗨不清楚?在外,萬寶靈尊遺千年稱江一是他的徒弟,可不管是與不是,他也已經是萬寶靈尊遺千年點名了要護的人了,逼急了萬寶靈尊遺千年,別忘了,他可不僅僅只是一個人,他的身後,還有狐族,狼族,吸金獸一族三大靈獸一脈軍團……你決定,能夠抵抗的住雖是有可能出現了靈獸獸潮攻擊?"

這仙飄渺頓時有些猶豫了……

"這……"

"這?呵……我們再來晚一點兒,就算江一不死,也要被你們打個半殘,到時候,看你們怎麼收場,下面,混亂絕地的人,怕是最起碼有百十個,這些人隨便一個出去,絕對可以把消息帶到混亂絕地去,混亂絕地之中,隸屬于那幾個領主的修仙者,對于混亂絕地的忠誠,你們都是清清楚楚,任何的消息,他們絕不可能停在自己的肚子里,除了……讓他們死,難不成,為了保守秘密,你還要屠城?到時候,弄得天怒人怨,整個仙界再一次出現動蕩不安?!現在本來就是多事之秋,八大神秘力量現世,爭奪不斷,在這個關口上,你們還要四處樹敵,還要讓人心渙散,你們就不怕仙界已故英靈,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甯?!"

這南畫天說完了,這周圍,也是出現了死一般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