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腰斬!
g,更新快,無彈窗,!

水蘊玉的面色,變得有點兒不太好看了,而夜淚的手中,水驚東此刻一動也不敢動,甚至都不敢說一句話,生怕自己喉結移動,這夜淚手中的妖月匕首便會劃破他得喉嚨……

水驚東想要呼救,奈何看到此刻的狀況,卻又生怕自己呼救的時候直接惹毛了江一,江一不再拿其做人質,而是直接將其斬殺在這空中!

水蘊玉恨恨的盯著江一,而花滿天一樣是面露愁容,若說這其中最為糾結的,就還是這花滿天了,畢竟,這花滿天的女兒花星兒,還在江一他們的隊伍之中,而且,看起來花星兒並不打算幫仙界的人,只是眉頭輕蹙,看著水蘊玉的時候,面目之上帶著一絲憤怒!

仙飄渺的眸子中,閃出一縷讓人看之不懂的光芒,卻是稍瞬即逝之後,從中攪局,開口說道.

"江一小友,我們本是無心,今天,也確確實實只是為了我們在一起聚一個餐,要不然的話,你也知道的,根本不了可能只有我們幾個人,最起碼,也會安排不少修仙者在房間之中吧……"

"呵……說的好聽,就算問問三歲孩童,都知道你們任何一個人的修為,都可以碾壓于我,你們任何一個人的攻擊,都不可能是我能夠輕易承受的!還要別的修仙者干什麼?讓他們去走漏消息?"

江一的話,諷刺的意味格外明顯,仙飄渺面容一滯,原本已經琢磨好的說辭,在此刻突然說不出來了,可仙飄渺總不能就這樣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了吧,在下方的人群之中,恐怕不少人也是混亂絕地的,畢竟江一是六領主,就算沒有隨從同行,在江一落腳的地方,怕也會有混亂絕地那邊提前安排好的高級修仙者守護!如果不處理好,真的是一個不小的麻煩,混亂絕地不重視就算了,萬一重視了,他們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只聽這仙飄渺又是開口了.

"江一小友,這……你這樣說,就有點兒……"

"有點兒什麼?!"江一截斷了仙飄渺的話,"有點兒過分?!呵……如果你們不是提前有了預謀,至于一上來就問我到底要不要真正加入仙界之中,甚至讓我們放棄鬼神大陸方向的親人,做不仁不義之輩,讓他們死在鬼神大陸之中?!甚至侮辱于我們的親人,說他們本身都是鬼神大陸的血脈,來到仙界也會成為禍端?呵……這是一個正常聚餐該說的話麼?且不說我是混亂絕地的六領主,就算我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我冷血無情,我也絕不會允許有人侮辱我的親人……"

這話被說出來,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下方不少修仙者面面向覦,原本還有點兒不太敢相信,可看到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沒有反駁的時候,這些修仙者愣了……

是啊,不論于情于理,不論是不是敵人,說這樣的話,好像都有點兒過分了吧,更何況,江一他們一直都保持在一種中立的狀態,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要跟仙界之人對著干啊……

江一的伙伴們一樣是皺起了眉頭,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反正就是江一被攻擊了,可是,江一雖然被攻擊了,里面具體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啊,如今江一一句一句的說了出來,讓這江一的伙伴們都有些受不了了……

同樣的,他們也一樣,可以有人來侮辱他們,但是,一旦有人來侮辱他們的家人的話,那麼……這些人,就一定會跟對方翻臉!

水蘊玉似乎知道,如果這樣再追究下去的話,一切就都會追究到他的身上,故而,這水蘊玉又是開口了.

"放開我兒子,之前的事情,咱們一筆勾銷,你們走你們的,我們覺不攔截,我水蘊玉,拿人格擔保……"

"你的人格?"江一突然感覺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似的,"哈哈哈哈哈……你的人格,還不如一個屁!"

水蘊玉面色鐵青,卻又想要反駁而無可奈何,水驚東還在夜淚的手中,江一他們如果想要離開,現在也一樣可以離開,可是,他們卻一個勁兒的在說著讓不讓他們離開,這本身,也就說明一些問題了……

或許江一他們還想要什麼?或是達成一個什麼樣的目的?可江一他們又不明說,讓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去猜,實在是有點兒難以猜測……

武破蒼突然輕移腳步,江一等人連連後退,突然,武破蒼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似的,猛地開口道!

"星兒,殺了江一!"

江一一愣,轉頭之時,那花星兒一動未動,根本就沒有任何欲要移動的打算,頓時明白上當了,再轉頭,武破蒼已經伸手要抓向了水驚東!

夜淚趕忙後撤,江一手中尖牙短匕反手便刺向了武破蒼的面孔,而武破蒼一手拉住了江一的匕首,一手又是抓向了水驚東,江一原本欲要抽出星芒劍對這武破蒼再一次攔截,奈何江一手中星芒劍剛剛出現,這水驚東已經被這武破蒼抓到了手中,順勢一拉,水驚東的脖子上出現了一道傷痕,不過,卻又並不能影響水驚東的性命,而江一的星芒劍正好橫在了水驚東身子的中央,原本准備攻擊武破蒼的,卻是在准備前劈的時候,下意識的向後揮了一下,欲要加大一些力量,奈何,卻是一劍劈在了此刻沒有一點兒靈力護體的水驚東的身上!

隨著一聲痛呼而出,水驚東的腰身,被江一手中星芒長劍一分為二,那整齊的切面,硬生生的對這水驚東造成了腰斬!水驚東的雙腿從天空之上掉落,水驚東的身子,一就被抓在武破蒼的手中,劇烈的疼痛,讓水驚東刹那間失聲!那水驚東的神識尚還清明,那種腰下空落落的感覺,讓水驚東腦海一陣發懵……

而水蘊玉目呲欲裂!

"東兒!啊!!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