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人質,水驚東!
g,更新快,無彈窗,!

南宮無常的攻擊,並沒有嘩眾取寵的璀璨,看上去似乎就只是很平淡的一次攻擊,卻又有種四兩撥千斤的舉重若輕感……

那一斧子揮了下去,似乎天空之上出現了一道豎線,整個樓層,似乎都已經被這南宮無常劈開了一般!

樓房的中央,開始向兩側倒塌,方宗趕忙沖進火焰之中,順著自己火云珠的方向,找到了江一,也來不及再去看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一眼,將江一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脖頸之上,把江一背了起來,收了自己的火云珠,便沖出了這火焰的包圍圈!

片刻之後,整個樓層在倒塌中化作廢墟,那依舊在燃燒的太陽真炎,不斷的在向左右蔓延,廢墟之下,不斷有人掀開了石板沖了出來,不明所以之間,卻見這周圍已經圍滿了人,而天空之上,兩方相對,屹立著十幾道身影……

一側,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們.

一側,是混亂絕地江一等人,只不過,此刻的江一看上去狀態並不是很好,雖然獨自屹立于虛空之上,可那蒼白的面色,嘴角流淌的鮮血,無不證明著此刻的江一,已經受了不輕的傷……

眾人頓時有些納悶兒,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按理來說,江一的實力,三絕城中,少有人能讓其受傷,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應該也不會對江一他們動手才對,可現在看上去的局面就是,江一他們,已經和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站在了敵對的方向?!

這是怎麼回事兒?

眼看上午的時候,這江一等人還和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聯手捉拿殺手衣璿,可這才過了多久,兩方已經翻臉?!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知道的人,倒是少之又少了.

此刻,兩方屹立于虛空,沒有人開口,更沒有人打擾,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看出現這樣的狀況,已經知曉,事情出現了一個不可逆的局面,或許,他們現在殺掉江一等人,然後江一等人被殺的消息傳回混亂絕地之中,混亂絕地惱羞成怒之下並入鬼神大陸?再或許,混亂絕地的大統領萬寶靈尊遺千年有根本就不在意江一這個六領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局面應該會出現一個很微妙的改變,或許到時候混亂絕地依舊是中立,這萬寶靈尊遺千年也會默不作聲,不過,這樣的可能性,恐怕並不是很大.

再不然,他們放掉江一,可如果是放掉江一的話……那……又算不算放虎歸山?!

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就在這水蘊玉已經下了狠心准備再一次對江一他們動手的時候,江一他們突然看到了下方人群之中,水蘊玉的兒子水驚東……

這倒真的是一個好人質了,在這水蘊玉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路霓裳直接甩出了搖光鞭,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眾人看到了搖光鞭之上的改變!

只見搖光鞭很快變長,束縛住了水驚東,將其拉到了他的身旁,一旁的夜淚,直截了當的將手中匕首卡在了這水驚東的脖頸之上,直到這時候,雙方才終于有了言語之上的交談!

水蘊玉大驚失色!

"放肆!快放了我兒子!"

"放?"夜淚又將匕首卡的緊了一點兒點兒,一邊有些陰狠的開口."放了他,然後讓你殺了我們?!我們那麼信任你們,你們就是這樣對待我們的?!一頓所謂的聚餐,就是你們誘導之下來殺我們的理由?!"

夜淚句句誅心,又音調頗高,頓時讓城中在這里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夜淚的話,大致上,這些人也是明白具體發生什麼了……

反正就是,仙界的人想要除掉這混亂絕地的這些人,只不過,混亂絕地的這些人,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首當其沖想要殺死的是江一,奈何江一卻是逃脫了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之人的迫殺……

在這樣的局面之下,讓這混亂絕地的人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出現了一個不得不敵對的狀況了……

江一已經恢複了不少的靈力,此刻也自覺已經有了反抗的余地!

"水蘊玉,我從來都沒有要迫害仙界的打算,我們之所以中立,是因為我們只是想要在夾縫之中生存下去,可是……你們似乎並不打算給我們這樣的生存的機會,所以,我們也是不得不對你們,繼續為了生存,來做一些被迫做出來的事情,我們只是為了活著,可我們也不是軟柿子,就算我們是,軟柿子涅破了,里面的汁液濺了你們一身,似乎……你們也一樣不會太好受吧,今天,我相信你們,所以,我來參加了你們所謂的聚會,可我不得不防著你們,因為你們仙界八大統禦勢力始終對我們都有芥蒂和敵對,如今,終于是鬧翻了臉,我就問你們,讓不讓我們離開……"

江一說到最後,面目陰沉,那手中已經從腰間拉出了尖牙短匕,卡在了水驚東的肚皮之上,只要江一一用力,尖牙短匕刺破這水驚東的肚皮,便可以刹那間將這尖牙短匕刺進水驚東的丹田里,到時候……水驚東就算不會修為盡廢,也終身不能再入修仙者的行列之中……

水驚東面色又變,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江一想要做什麼?江一的匕首,卡在的那個地方,讓水驚東不得不趕忙開口道.

"讓!讓你們離開……"

"你給老子閉嘴!!"江一也是怒極了,路霓裳等人也是有些錯愕,跟江一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江一並不是那種隨便會爆粗口的人,甚至,他們都沒有怎麼聽到過江一說出來這樣的話過,可是,今天的江一,面目之上青筋暴起,"我沒讓你說話,你也沒資格說話,如果我今天離開,等我下一次再回來的時候,必定登門你靈冰谷,讓你也嘗嘗絕望的滋味,報今日你傷我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