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啪
g,更新快,無彈窗,!

"真正加入仙界,便擺脫一切鬼神大陸的身份,你依舊可以是混亂絕地的六領主,但是,你卻絕對不可以再是和鬼神大陸有瓜葛的人,反之,便是不真正屬于我們仙界的人……"

江一輕輕的敲動著桌面之上的筷子,有些若有若無的笑意.

"沒有瓜葛?呵……我們除了花星兒以外,所有人都擁有一個鬼神大陸的身份,那里,是我們的家鄉,我們因為一些事情保持了中立,卻並不代表我們不再顧及我們家中的人,武破蒼前輩,有點兒過了吧……讓我們心無二念的加入仙界,不就等于是要逼死我們的家眷麼……"

江一的話,依舊是一副輕飄飄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卻也依舊是脫口而出一樣的隨意.

其實,越是如此,越是證明了江一對他們家眷方向的眷念,畢竟,他們背井離鄉了這麼多年了,說不想念,那是假的,既然有想念,那也就自然而然的會出現根本就不用過腦,便有脫口而出言語的跡象出現.

"不能這麼說吧……"水蘊玉冷笑,"既然你們有家眷,那你們應該也就知道,仙鬼二界勢不兩立,想要再我們仙界之中暢通無阻,就必須是我們仙界的人,可是,這你們的家眷嘛……要麼,接到仙界之中,我們自然而然的會幫你們照料,要麼,你們加入仙界,那些人,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他們本來就是根深蒂固的鬼神大陸之人,說不得真把他們弄到仙界,也會變成一個禍根,如果這樣的話,倒不如讓他們死了算了,反正我們看中的是你們,況且,你們日後證仙,仙人之境壽元無限,你終究會看著這些人漸漸老去,走向衰亡,既然這樣,早點兒晚點兒似乎也沒什麼差別吧……"

"啪!"

江一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之上,面色頓時變得陰沉了起來.

"你說什麼……"

這水蘊玉又怎麼可能會懼怕一個江一?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在,如果水蘊玉還收拾不了他一個江一的話,那水蘊玉也是自認自己這麼長時間也是白活了……

"我說,他們死了也就死了,我們……只允許純粹的仙界之人,在這仙界之中生存……"

江一的眸子,頓時變了顏色,雖然他真的是打不過面前的任何一個,可江一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怕,那手掌輕輕抓握,在桌面之上勾出了道道指痕,難聽而刺耳的聲音,便傳蕩在了整個房間之中……

所有人都看著江一,心中各有盤算,也都明了,江一的逆鱗,也就正是那身旁的伙伴,還有遠在家鄉的親人!

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倒也真的有逼迫江一的打算,可現在看起來,似乎真的有可能適得其反.

江一的劍,"鏘"的一聲出現在了江一的身後,似乎星芒劍中的星芒劍靈和天璣劍靈都是感覺到了江一的怒意一般,那星芒長劍之中,流光流轉,一絲絲霸者的威嚴,在這虛空之中……展現!

江一並沒有控制星芒劍,星芒劍卻是咋然閃現,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江一的劍,此刻就算江一不控制,也依舊可以爆發出驚人的攻擊力,那水蘊玉頓時雙眉倒豎!

"江一,你干嘛?!在這里,你還想放肆不成?!"

江一心中惱怒之極,卻又將心中不快憋了回去,伸手將星芒劍攝入手中,"啪"的一聲,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面!

"放肆?!呵……怕是這一飯局,本來就是為了滅殺我的吧……鴻門宴……沒錯,我現在確實是處于一種仙鬼二界都想要鏟除卻又沒辦法鏟除的存在,你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和時間,可是,你們現在殺我,你們敢麼?!"

"你們敢麼?!"

"敢麼?!"

江一的話,一句一句的震懾在了這房間之中,讓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不約而同的有些閉口不談,是啊,他們敢麼?他們……似乎真的有點兒不敢,畢竟江一之前似乎已經猜到了他們的目的似的,不論是大搖大擺的走過來,還是後來夜淚他們在下方設賭局,都是想要告訴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很多人已經知道江一進來了,只要他們敢動手,外面的人隨時都可以將信息傳遞到混亂絕地之中……

"有何不敢……"

良久,突然有一道聲音傳來,這聲音並不大,聽起來似乎是輕飄飄的根本就不把江一看在眼中一般,讓江一頓時抬頭,見那對面的水蘊玉眸子宛若鷹鷲一般,帶著些許陰霾,直勾勾的盯著江一,江一自己的心中,沒來由的出現了一絲陰寒,並不是害怕這水蘊玉,只是,在自己看向水蘊玉的時候,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這水蘊玉的身上,給自己帶來的殺機!

沒來由的,江一就已經做好了戰斗的准備,那周身毛孔張開,汗毛豎立,仿佛自己的身上的每一塊兒肌肉,都已經有了和這水蘊玉動手的打算.

哪怕明知道打不過,江一也一樣是輸人不輸陣!

水蘊玉站了起來,手中多出了點點碧藍色的水元素,看起來似乎已經想要來攻擊江一了一般,而江一倒是一動未動,緊緊的盯著那一團水元素,心中已經大致的開始計算這水元素到底能帶來多大的攻擊力!

沒有人出聲阻止,似乎已經默認了這水蘊玉攻擊江一一般,江一的眼角,在看其余的人的時候,皆是看得到這些人面目之上的那種不以為意,好像還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感覺.

就在水蘊玉伸手要把水元素扔到江一這里的時候,那花滿天站了起來.

"行了,水蘊玉,差不多就算了,做的過分了,對你也沒什麼好處,江一這家伙,就算你殺了又能怎樣,就算你能隱瞞這混亂絕地的遺千年,你還能隱瞞他一輩子不被他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