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准備
g,更新快,無彈窗,!

花星兒抿唇.

"說是這樣說,就怕我娘沒機會插手,在仙界編年史之中,我曾經看到過幾方勢力首領宴請敵人的記錄,就算那敵人有朋友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也很難從這宴請之中走出來,所以……所以……"

花星兒不敢往下說了,那路霓裳眉頭緊皺.

"要不然,咱們離開三絕城吧,離開了這里,咱們天寬地闊,誰也不能那我們怎樣!"

江一搖了搖頭.

"不行,第一,我想要拿到生命之樹,而距離拿到生命之樹,只有一步之遙了,我需要這一步之遙,第二,如果我們現在離開了,日後落人口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再見到我們的話,還是會以我們看不起他們來找我們的麻煩,所以,這本身就是一個局,一個讓我不得不去得局……"

"那怎麼辦啊……"原莉莉面目之上充斥了些許焦急,卻聽江一又道.

"南邊天字號六號房間,那一片,多為富商,修仙者少,別說,他們選擇的這個地方真好,想要隱瞞信息,都不是不可能做不到,到時候,你們玩兒你們的,如果真的有危險,恐怕我是發不出什麼信號,但是,你們可以搗亂啊,自始至終,你們就靈力全開,徘徊在南邊,在南邊弄個擂台啥的,然後設賭局,越熱鬧越好,只要修仙者聚攏的多了,他們不敢輕易動手……"

"這個靠譜……"夜淚點頭."我現在就去准備……"

江一拉住夜淚.

"別急,現在去,就打草驚蛇了,等我進入南邊之後,你們在敲鑼打鼓的籌備就好……"

夜淚點頭,之前,他也確實有些焦急,畢竟這也有可能事關于江一的生死!

當然,這也只是猜測而已,具體這場宴會到底是怎麼樣的,江一還並不清楚,只是有錢多多給自己提醒了一下而已,畢竟錢多多信息掌握的多,江一聽到錢多多的信息,也是不得不考慮一下信息之中蘊含的話題!

江一轉頭看向了錢多多.

"錢先生,你這信息,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

錢多多輕笑.

"偶然間聽到,別忘了,我住在天字一號,不過,一開始我也沒確定,他們說的也並不是很詳細,所以,我也不知道說的事情,可是,在你們這里又聽到了和看到了遺千年來請你,如果猜的不錯的話,他們這一次想要動手的,就是你……所以,你還是小心點兒,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雖然看上去有的時候不和睦,可在一些關乎與大陸格局當年的事情上,他們卻可以摒棄一切以前的不愉快,這一點兒,倒是和鬼神大陸有點兒區別,鬼神大陸之上,基本上除了仙鬼二界戰爭全面爆發,他們在任何時候都是各自為戰,團結……對他們來說就好像是一件頗為奢望的事情似的,而你……就屬于那種讓仙界從不和睦因素變得彼此之間摒棄前嫌的人……"

江一也是無奈,這樣的人,他可真的不想做,可是,畢竟江一現在坐到了這樣的位置,注定了江一不得不面對一些他不想面對的事情……

"好吧."江一輕言下唇."既然這樣的話……我也不好再耽誤下去,你們去准備你們的,我去會會這仙界的人……"

江一剛剛站起來,方宗便拉住了江一.

"別急……"

江一一愣,不明所以,卻見方宗伸手之間,他那火云珠,出現在了方宗的手里.

只聽方宗又道.

"這火云珠之中,我藏了一縷太陽真炎,只要注入靈力,可以瞬間爆發而出!雖然結界可以革除很多力量,可是,結界卻隔除不了光芒,只要將火云珠里面的太陽真炎引燃,那房間之中,必然會有很多的東西被點燃,到時候,火光和煙氣,必然會引起我們的注意,我們從外往內的去幫你……"

"好……"

江一伸手拿過了火云珠,藏在了自己的袖筒之中,火云珠本身不大,藏在衣袖里雖然看起來有些鼓漲,可是,不仔細觀察,倒也看不出來這其中的貓膩,江一知道,最快的能夠激發火云珠之中火元素力量的,也就只有他在自己貼合皮膚的地方了,如果放在儲物戒指里,多多少少的,還是會出現需要一定時間激發的現象,而在袖筒之中,江一可以隨時將靈力注入火云珠之中……

江一並沒有道謝,兄弟之間,已經沒必要再注重這些所謂的禮儀問題,雖然具體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可畢竟現在已經有了些許不好的矛頭出現,江一也只得全面戒備起來,哪怕這不是江一的本心,可江一卻也一定要好好的保證自己的周全……

江一推門而出,向那外面走去,一路之上,江一倒也不慌,看起來依舊和平常在城中閑逛的那樣,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雙手負于背後而邁著八字步,裝的跟個大爺一樣……

江一所過,倒也有不少人認得,江一就是要讓很多人知道,自己進入了南面的房間之中,因為江一知道,一般的情況下,這理所應當一般,江一他們會選擇從天空之上飛行進入南方房間里,而如果飛行的話,江一還真的就不敢肯定會不會有人看見自己,而步行就不一樣了啊,大搖大擺的樣子,再加上不少人,人來人往的打著招呼,讓江一還沒有進入那房間之中,便多了一份安全的保障.

江一看那南方的房間越來越近了,更是不慌了,面目之上,還多出了一縷輕笑,因為江一看到,那夜淚等人正在一路吆喝,准備設一個賭局,來賭他們幾個和人對打的輸贏了……

夜淚他們倒是下血本了,下的賭金不是一般的高,只要打贏了他們,這數以百萬兩的白銀,就是他們的了,這樣的金錢誘惑之下,自然是越來越多的人,往夜淚他們的方向靠攏,而夜淚他們只是說,手癢了,想找人打個架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