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殺衣璿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麼說來,仙飄渺前輩,似乎想要來這里耀武揚威了?!"

"不不不……"仙飄渺趕忙擺手,不過,從仙飄渺面目之上的神色來看,卻妥妥的就是這個意思,可仙飄渺依舊是說道,"若說耀武揚威,真的就有點兒過了,只是這兩個人,一直都是我的貼身護衛,我也用習慣了,正好有這件事情,讓他們去處理,我也更放心一些……"

江一笑笑,也不言語,只是平靜的坐了下來,心中若有所思,這仙界表面上對自己確實也算不錯,可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再怎麼說,江一也是外人,一個外人,這仙界的人又怎麼可能對江一去不存芥蒂?

仙飄渺若有所思的看了江一一眼,心中也是有些許疑惑上湧,有些許思慮出現在心中……

場面頓時變得尷尬了起來,江一若是不搭理仙飄渺的話,其余人已然也不會怎麼搭理他,而錢多多仿佛變成了一個看戲的角色,也不離開,也不言語,坐在角落里始終抱著他那茶杯,一副笑吟吟的模樣,就好像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家一樣……

仙飄渺時不時干咳兩聲,想要引起眾人的注意,而看上去,江一就好像是在發呆一般,盯著茶杯之中漂浮而起的茶葉沫子,看著那茶杯中輕輕散開得漣漪,根本就不理會仙飄渺此刻什麼樣子……

仙飄渺也是尷尬了,不過卻又無可奈何,方宗等人各干各的事情,都在等待那仙神宗的人將殺手衣璿送到這里.

約莫著過了兩刻多鍾,這虛空之中又是出現了些許陰影,江一他們察覺到了房間之中得異樣,皆是抬頭,看到那兩個仙神宗所謂的腰白軍團的人,手中提著殺手衣璿,已經到了江一他們的面前……

只聽這兩人開口.

"宗主,人帶到了……"

"嗯,你們兩個隱去吧."

"是……"

這兩人略帶沙啞的聲音在房間之中傳蕩而出,繼而兩人身影隱去,而這衣璿,被丟在了江一他們的房間里.

此刻的衣璿,可謂是五花大綁,任其如何移動,除了頭顱,這人也是動不得半點的身子……

江一抿了抿唇,那衣璿自然也是知道自己來到了那里,看到江一和仙飄渺之後,這衣璿倒也並不慌張,努力的將自己放置了一個舒服一點兒的位置,然後有些喘著粗氣出聲.

"呵……找我做什麼……"

"殺你."

趕在了仙飄渺之前,江一說出了這兩個字,讓這衣璿頓時一愣,顯然覺得好像江一他們是在跟他開玩笑似的.

"哈哈哈哈……有本事,就殺啊,你們敢麼?殺了我,鬼神大陸將再也節制不了仙人之境修仙者進入仙界境內!"

"且不說這些事情關我屁事,就算殺了你,你覺得,鬼神大陸的人就一定會出兵幫你聲討麼?你們亂荒閣做了什麼,以為我們都不知道麼……就算殺了你,又能怎樣,最多出來搗亂的,是你們亂荒閣而已,最近,你們亂荒閣真的也是夠囂張了,在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中,四處安插釘子,還把釘子砸在仙界里……呵,原本,我並不關心這樣的事情,也並不想操心仙鬼二界的紛爭,可是,當你們把手伸到我的人的身上的時候,我管你什麼仙鬼二界的紛爭,該殺你,還是殺你……"

這衣璿也是雙眼半眯,看著江一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一時間不知道江一的心中到底想的是什麼,可看江一沒有動手,而且,江一好像也並沒有動手的樣子,一時間有些放松了下來.

"哈哈哈哈……說的好聽,有本事你就殺,沒本事,就別在這放屁!"

江一的唇角,勾起了一絲輕笑.

"與你說這麼多,只是告訴你我為什麼要殺你而已,既然也說完了,那也就沒必要再留你了,念你修為已經到了仙人之境,修行不易,我不泯滅你的真靈……"

江一說著,一把抽出了星芒長劍,那長劍之上閃動的寒光,讓這衣璿不由得有些心慌.

衣璿吞了口口水,想要挪動一下自己的身子,不管怎麼說,這衣璿哪怕已經到了仙人之境,也依舊是人,誰不怕死?誰能在死亡的面前,保持絕對的坦然?

就算衣璿平日剛強,可在這種束手等死的狀態之下,衣璿依舊是變了臉色,可衣璿沒有求饒,這也是他作為一個高手的高傲,注定了衣璿就算死,也不可能在說出軟話了!

江一的第一劍,刺在了衣璿的丹田,雖然仙人之境的丹田,已經幾乎不會被毀滅,可江一的星芒劍,又怎麼可能是平常的長劍,那天璣星辰的力量,刹那間進入了這衣璿的丹田之中,那四處竄動的劍光,讓這衣璿刹那間就痛的渾身抽搐!

衣璿雙眸血紅,裝若瘋魔.

"要殺就殺!何必折磨與我!!"

"為了,讓你死……"

江一知道,只要不把這衣璿的丹田和神識海廢了,再把他的真靈留下的話,就算自己毀掉了衣璿現在的這一副軀體,衣璿也依舊是會在某一個時間之後,因為某些事情和某些巧合,複活……

衣璿的痛呼之聲,傳遍了整個三絕城,那種撕心裂肺的嘶吼,讓不少人聽得頭皮發麻,江一揚手架起了一個隔音結界,將衣璿此刻的聲音隔在了房間之中!

空氣里,好像出現了"彭"的一聲,江一知道,衣璿的丹田,已然爆裂,就算衣璿再有滔天的手段,也是不能再輕易地控制靈力了,可以說,就算現在江一不殺他,他也只是一個強大一點兒的普通人了,就算他神識海還在,就算他還有魂力可以調動,沒有了靈力作為牽引,他也只是一個徒有魂力的普通人罷了.

可江一依舊是彈出了一根短針,自這衣璿的眉心進入了他的腦海之中,下一刻,衣璿的目光變得呆滯,那清澈的神識海,也已經變得混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