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道歉
g,更新快,無彈窗,!

畢竟,就只說那些商人,商人可不論什麼仙鬼二界,就像是曾經錢多多告訴江一的,他錢多多唯利是圖,只要能賺到錢,管他什麼仙鬼二界,有錢的就是大爺,有錢的,就是衣食父母……

而商人的路途之中,嘗嘗比較枯燥,又常有雇傭傭兵團,在無事的時候,只要談起這里的事情,知道的人越來越多,在隨後連傭兵團也是一個一個的相互告知的狀況之下,這沙廂可就真的算是"名滿天下"了……

雖然,這個名,並不是什麼好名聲……

場面一下子失控,讓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都是措手不及,而仙飄渺趕忙讓這沙廂停止了欲要攻擊江一他們的動作,又趕忙傳音與江一.

"江一小友,你趕緊解釋一下,這種事情傳出去,對沙廂的影響很大……"

仙飄渺是傳音與江一,除了江一,誰都聽不到這仙飄渺說了什麼,奈何,江一此刻根本就不買賬,雙手抱懷,靜靜的看著仙飄渺,又看了看均有些慌亂的沙廂,開口說道.

"關!我!屁!事!"

一字一頓,清脆利落!

這讓沙廂又一次愣了,他原本以為的一切,都是錯的,他以為江一不管怎麼說,也是寄人籬下,就算再不爽,最基本的那些禮貌性問題,也是要弄的差不多的吧,奈何,江一可不是那種左臉被打了一巴掌還要把右臉再伸過去讓人家打一巴掌那樣的人……

江一的話,讓這仙飄渺也是一陣尷尬,輕聲又道.

"江一小友,隨後我讓沙廂給你道歉,但是……這里,畢竟人多眼雜,如果傳出去了,影響不太好……"

"影響不太好?"江一一笑."哈哈哈哈……影響不太好,有跟我有什麼關系,人……都是不作不死,我幫你們攔住了刺客,攔住了鬼神大陸過來的刺客,挽回了你們的顏面,你們不但不感謝我,還在言語之中充滿了對我的敵意,怎麼,怕我在你們仙界之中拉攏出一部分人,然後建立自己的勢力?!呵呵……就以我江一現在的名號和聲望,如果想要建立勢力的話,我揮臂一展,難道還建不了?無論仙鬼二界,我江一都可以通吃,可……你們見我建立了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現在反咬我一口之後,還讓我幫他,憑什麼……"

沙廂也不是什麼好脾氣,想要再一次惱怒出聲,卻又被風靈兒拉住.

"別動……"

沙廂也知道,這面子問題,對于他們這樣的仙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級別的存在,最重要的在于,這面子,代表的便是威嚴,一個首領沒有了威嚴,那麼,他手下的精兵強將,又怎麼可能再揮之如臂一般的聽從他的指揮?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有時候,看起來是一個很小的問題,可是,如果把這問題往大了想的話,也不算是什麼小問題了啊,真的當威嚴蕩然無存的時候,也並不可能不會造就一個勢力的解體……

"江一小友,畢竟這也是特殊時期,你……"

"不用說了."江一搖了搖頭,"要麼,現在跟我道歉,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這里的事情,我打一個圓場,要麼,那這件事情就這麼擱著吧,反正,跟我也沒什麼關系,就算影響,也影響不了我什麼問題……"

那仙飄渺也是左右兩難了,可是,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如果讓觀眾席上面的人再亂傳一些什麼的話,場面用不了多久,怕是都很難再受到遏制,可現在,仙飄渺想要勸動這沙廂,卻也同樣是一個大問題.

"江一小友……"

江一直接擺了擺手,示意仙飄渺不用再說,便伸手拉過了地面上的衣璿,然後轉身向旁邊走去,江一將衣璿扔到了一旁,蹲了下來,江一的伙伴們,緊緊跟上,花星兒也同樣跟在了隊伍的後方,仙飄渺也是無奈,畢竟他也是仙界之中的老大哥,有時候,注定了老好人這個位置,他必須要做……

而仙飄渺看到了花星兒,開口道.

"星兒侄女,你看……"

花星兒轉頭,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

"別問我,也別找我幫你說什麼問題,我可幫不了,再說了,江一也不是什麼好脾氣,惹急了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這一點兒,你應該知道吧,你們要面子,因為你們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得首領,可是你們卻總是忘了,江一這個混亂絕地的六領主,卻也一樣需要面子,而偏偏你們卻不給,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能怪誰?本來江一脾氣夠好了吧,都是你們逼得,所以,別指望我幫你們勸江一,第一,我勸不動,他也不聽我的,第二,有錯在先的是你們,雖然我也是個後輩吧,可事情總不能因為我們小,就欺負我們把……"

花星兒的話,直接堵死了這仙飄渺一切後續想要說的事情,而江一蹲下身子之後,與這衣璿開口.

"想走不想?"

江一的一句話,仙飄渺愣了……

只見仙飄渺趕忙出聲.

"江一,你要干嘛?!"

"人,是我攔住的,我不攔住,他已經跑了,所以,我就算沒有全部的功勞,也有六七成吧……我就算把他放了,你們又能怎樣?反正你們眼中,我就是外人,可我總要有一個歸屬吧,仙界將我看做一個暫時不能殺的外人,可鬼神大陸之中,雖然我不能如日中天,卻也不用和生活在仙界之中這樣,每天跟你們在這里勾心斗角,整天找的的麻煩,而且,我放他走,我護送他離開,你們現在也依舊不敢動我,我何不趁機交好鬼神大陸,而要在你們這里浪費時間?!"

這仙飄渺一時間有些慌了,而沙廂仿佛依舊保持著一分倔強,依舊不想要跟江一道歉一般,仙飄渺焦急之下,與江一開口.

"要不然這樣,江一小友,我替沙廂給你道個歉,就當這事情從來沒發生,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