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沙廂欲動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小友,看起來真是聲望越加強大,如日中天啊……"

這聲音雖然頗為平和,可江一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其中的陰陽怪氣?!只不過,江一也不點破,心中冷冷的笑著,看著面前的幾只老狐狸……

"那有什麼如日中天,再怎麼說,這里也是仙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才是如日中天吧,我們,不過是借宿在這仙界之中罷了,說起來,不過是幾個游曆大陸的人而已……現在這些人看到的,又都是一個表象,不論怎麼說,他們的首領,他們最為崇拜的,依舊是你們……"

那沙廂雙手抱懷,輕笑之間,那一縷胡子也是輕輕揚起.

"可是,這個世界,就是一個頗為虛偽的存在,有的時候,表象,比任何東西都有說服力,沒有了表象,連最基本的說服力都沒有,還談什麼尊敬,談什麼崇拜,江一小友和我們一樣,都是一方勢力的首領級別存在,又怎麼會不知道,這聲望越是如日中天,越是能夠再有這時候號令一方,馳騁沙場……"

江一看起來仿佛是若有所思,心中卻是怒罵這沙廂,這家伙根本就是沒事找事兒好吧,這基本上就已經把這件事情說白了,簡單的說,就是坦誠的告訴江一,江一在仙界的聲望太大了,已經開始影響到了他們仙界八大統禦勢力……

這算什麼?!

可江一卻又一次的抿起了笑意.

"對是對,不過,我可跟幾位比不了,我們混亂絕地,不過是彈丸之地罷了,就算成就那里的一方之主,坐擁的,也只是一座城池,可是,諸位不同,諸位坐擁的,卻又都是一方土地,再者來說,表象這種東西,最多也就騙騙普通人罷了,真正的高手,迷惑的,可不是表象了,畢竟,事實和真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可這些,畢竟是少數人……"

江一一下子有些不耐煩了,就好像這沙廂非要逼得江一自己說,自己要在仙界建立聲望,然後建立自己的勢力一樣,江一也之前還在琢磨著怎麼和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怎麼回話,可現在,江一突然放棄了這些彎彎繞的東西,直言道.

"那既然沙前輩想要用表象迷惑別人,那你怎麼不展現出你的表象?做不到的時候,不要羨慕別人坐到了,要不然,只會被人認為是你無能而已……"

這沙廂原本的笑意收斂,面色突然變得有些不善.

"江一,你……"

江一伸手將其指向自己的手指打向了一旁.

"之前,我和衣璿說,我最討厭別人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之上,現在,我再加一句,我也一樣很討厭,別人用手指著我,別以為你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就可以目中無人,我江一不願惹事,但你不要逼我惹事……"

沙廂看上去似乎是想要動手了,那江一也是根本就不避諱周圍還有數千人正緊緊的盯著江一他們的方位,而江一卻是直接抽出了星芒劍.

"雖然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殺不了我,那你就准備等待我無盡的報複吧……"

沙廂看上去好像真的要動手了,仙飄渺一看事情不對勁兒,趕忙伸手拉住了沙廂.

"別沖動!沙廂……別沖動……"

沙廂猛地扭頭看向了仙飄渺!

"你沒聽到他說的什麼麼?!他說的話,字眼之中對我們黃沙谷充滿了不敬,我不殺他,難不成我還要低聲下氣,依舊好言好語?!再說了,他的t話語之中,充滿了想要獨立一方勢力的意思,你希望這一方勢力是你們仙神宗?!反正老子可不希望這一方勢力是我們黃沙谷!"

江一甚至都有點兒懷疑是不是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商量好了什麼事情,然後想要借現在的事情找自己的茬兒,然後趁機除掉自己,可江一和曾有懼怕?

"呵呵……你自己也不想想你自己說的什麼東西,我說的一切,也都是被你逼得而已,連便向都做不到,又看不得別人好,真不知道你們黃沙谷上一任谷主是不是瞎了眼,才能選出你這樣的軟蛋谷主……"

又是一句話,又一次刺激了這沙廂的神經,沙廂終究是忍不住了,漫天黃沙揚起,而周圍觀眾席位上不少人尚還沒有從歡呼之中緩過神來,卻看到了沙廂開始攻擊江一?!

大部分人沒有聽到這江一和沙廂的對話,聽到的人,不由得看著沙廂皺起了眉頭,沒聽到的,不解其意之間,卻又看到江一他們一行九人皆是雙手負于背後,仿佛根本就不懼怕瘋狗一樣的黃沙谷谷主沙廂……

那被束縛在地面上的衣璿哈哈大笑.

"江一!看清楚了吧,這就是仙界的為人,你那?!你拼了命的幫他們,他們怎麼報答你的?為了一點點兒蠅頭小利,為了一點兒所謂的表面問題,就要殺了你,哈哈哈哈……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們隨時可以跟任何人翻臉,更何況,你還並不是他們仙界之人,哈哈哈哈……"

這衣璿的聲音,刹那間傳遍了整個會場,所有人都是聽到了這衣璿的聲音,衣璿仿佛是唯恐天下不亂,他知道,他被抓住了,已經必死無疑,絕無生路,而正愁沒辦法再找一個麻煩的時候,江一和沙廂吵起來了,這衣璿樂呵了……

隨後出現的一切,這衣璿也始終都在琢磨著,終于是有了時機,這衣璿毫不猶豫的喊了出去,一下子,沙廂也愣了……

全場,除了沙廂揚起的沙土之聲,如同死一般寂靜,所有人都是盯著沙廂,仿佛是看到了一個不明事理的混蛋,讓這沙廂原本是琢磨著想要找回面子,奈何,卻又是在這仙界各方勢力的面前,丟盡了臉……

觀眾席位上,人員很是雜亂,有商人,有修仙者,有游曆仙鬼二界的游曆者,只要他們離開,這沙廂的名聲,怕也就要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