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追與被追
g,更新快,無彈窗,!

仙人之境,終究是另一個大境界之中,而如今的狀況,這衣璿被發現了,必然也是要拼死搏殺,用以換出一條生路的,所以,江一他們不得不求援,畢竟這之前的時候,他們都聽到了花滿天說這衣璿並非普通仙人,江一他們戰仙人之境或許還能抗衡,可這不尋常的仙人……

江一他們的心中多多少少的也是有些沒底……

那守城的人趕忙從呆滯之中清醒過來,口中發出一陣"哦哦"聲,便是沖進了這三絕城內,去通知那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了.

那衣璿依舊有點兒感覺不可思議,卻又不得不從之前的狀態之中回過神來,而江一他們九人已經將這衣璿完全圍攏,每個人都是劍拔弩張,卻又都沒有第一時間攻擊!

……

在原本三絕會中州擂台所在,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剛剛穩定了周圍之人的情緒,便是看到天空之上日月同現,北斗一盤,不由得一愣,一時間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兒,雖然他們知道江一等人有這樣讓日月同輝的本事,可畢竟現在的江一等人並沒有靈力啊,這又當如何勾動天空之上的星辰?!

而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也是不知道此刻到底是去追還是不去追,畢竟,他們也害怕他們貿然前往了,那衣璿會對江一不利,可如果不去吧,又害怕江一他們真的發飆了而打不過那衣璿.

正在猶豫之時,那人群之中擠出來一道身影.

"報!花間閣花星兒讓我請八位統禦勢力首領,前往城門處,共同擊殺入侵刺客!"

那測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一愣.

"這幾個家伙?!怎麼回事兒?"

"江一……怎麼跑出來的,他們……他們還有靈力能夠跟那個衣璿抗衡?!難不成,他們和那個衣璿一樣,本身都還有很強的作戰能力和靈力儲備,只不過一直都是在隱藏實力而已?!"

"先別管這些了,快走,那衣璿不簡單,也不知道江一他們能撐多久……"

……

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不敢再耽擱,紛紛踏步與虛空之上,在這下方眾人的視線之中,化作了一道流光……

在城門之處,那衣璿也知道,只要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來了,他就算想跑,也是跑不了了,故而,倒也不再猶豫,眼神之中一陣發狠,根本不再有任何的言語,便沖向了江一的方向,只聽這衣璿一邊極沖,一邊揚起了手中的靈筆,仿若這靈筆,就是他的兵器!

這靈筆在天空之中畫出道道紋路,猛地往前一推,江一一開始還不太在意,可在推出的一刹那,明白了這衣璿的用意!

衣璿的筆,根本就不是他的真正兵刃,真正奪人命的,是他那手中勾畫而出的道道符文!

江一嚇得頭皮發麻,急匆匆之下,將那法則戰技丟了出去!

下一刻,江一的身子動彈不得,好像這衣璿推出來的符文,就是一束縛江一的繩子似的,讓江一根本就難以從這束縛之中掙脫出來!

周圍路霓裳等人看到了這一現象,也是嚇了一大跳,好像一瞬間,他們連江一的氣息,都有些感覺不到了,下一刻,他們看到了江一身上出現了道道金色的紋路,就好像是一道道繩索,將江一綁死!

而就在江一被束縛的一刹那,那衣璿一陣心中偷樂,已經開始琢磨他可以在這江一被束縛的這段時間里逃離這個地方,奈何,衣璿這個想法還沒有從腦海之中完全脫離的時候,他的周身,仿佛也是受到了什麼鉗制似的.

這衣璿感覺的到,好像是什麼東西將自己完全包裹,讓他想要移動一下,卻是無論怎麼去動,都沒有動一下的可能.

趁著這一瞬間,路霓裳等人不知道江一會被束縛多久,可看到江一無事之後,卻是想要將那衣璿往城內推去!

不管怎麼說,江一的實力終究是比這衣璿差了太多,江一能夠束縛住衣璿,歸根到底的來說,還是來自于江一的戰技厲害,可江一又能支撐多久?就算是在平常狀態之下,想要束縛這衣璿這樣的仙人之境都束縛不了太多的時間,更何況是江一被束縛的狀態之下了……

雖然只束縛了一瞬間,卻是讓這衣璿想要逃離的計劃擱淺,當衣璿從被束縛的狀態之中恢複過來,那南宮無常劈頭蓋臉的攻擊,更已經是毫不猶豫的劈砍在了這衣璿的臉上!

衣璿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南宮無常的厲害,那一斧頭劈開城牆的戰技,在仙鬼二界之中廣為流傳,南宮無常的攻擊,尋常人,哪怕是仙人,又有幾人敢承受這樣的攻擊?!

衣璿趕忙後撤,江一已經從這束縛之中掙脫,此番,江一也一樣是沖了過去,只要他們能夠把衣璿留在三絕城之中,只要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過來了,衣璿的處境,基本上便是一種必死無疑的狀態了.

所以,江一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那星芒劍勾動了天璣星辰,縷縷光輝流轉在江一的劍尖,猛地劈出的時候,這衣璿雙手交叉,護住了自己的腦袋,硬生生的抗下了這一次攻擊,在這江一下一次攻擊到來之前,衣璿的身影猛地下滑,腳尖輕輕點動地面,將身子下傾,猛地沖向城門的方向!

江一等人趕忙去追,心中頗有焦急,那腳下,他們都已經踩出了千影門的步法,奈何,卻又根本追不上這衣璿的速度啊,畢竟衣璿也是仙人,江一他們再強,本身的境界在哪里放著,又怎麼可能追的上他?

路霓裳一咬牙,背後突然現出雙翼,風雷之力頓時加持在了這路霓裳背後雙翼之上,只見路霓裳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刹那間反超了正在心中得意的衣璿!

衣璿見面前一晃,先是一驚,手中短刀揮出,便已經看清楚了他面前之人的模樣……

這衣璿,頓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