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強者
g,更新快,無彈窗,!

那衣璿冷冷一笑,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成功脫離這個地方,而仙飄渺等人被方宗,路霓裳,南宮無常和夜淚四個人硬生生的推開,給這衣璿,一個離開這里的通道!

而眼神的交替之下,這原莉莉,素衣,玲瓏和花星兒四人則是靜靜的跟在這衣璿的身後,雖然距離不近,可只要選擇動手,他們頃刻之間,便能趕到!

他們,有他們的計劃,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無關……

"走!出城了,立刻把江一放了,如果遲了,我必回歸鬼神大陸,率領青天府三軍,將你九族滅盡……"

這路霓裳說這話的時候,那動聽的聲音卻也如同是九幽地獄傳來的幽冥之聲,讓這不少人都是心中為之一寒,那夜淚也是眯起了雙眼.

"他的身份,你知道的,動他一根汗毛,以後,就算你是殺手,也要等待被我們無盡的追殺……"

夜淚的話,仿佛是給這衣璿又一次下了一個壓迫,而衣璿心知肚明這些狀況,所以,他並沒有第一時間殺江一,哪怕他有過這樣的沖動,覺得如果是殺掉了江一,頗為刺激,可猶豫了一下之後,這衣璿還是選擇了保留這一份猶豫……

他還真的有點兒不敢,就如同那路霓裳說的,統帥青天府三軍,誅進他家九族……這衣璿倒還真的是有不少的家眷,他死了也就死了,了不起也就被稱一個亡命徒而已,可他又清楚的知道,他不能拖累家人……

這衣璿拽著江一,示意江一上前,而順著那條被八大統禦勢力首領讓開的道路,這衣璿往外面走去,江一的伙伴們全員跟上,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也是想要跟進,那衣璿卻是冷冷的回頭.

"你們,留下,誰都不許跟過來……"

或許,在這衣璿的眼中,江一他們雖然曾經有可以屠仙的名號,可畢竟殺掉的也都是僥幸而已,他可以讓江一的伙伴們跟上,因為他有自信脫離,更何況,就算江一他們真的可以屠仙,現在也沒有靈力能夠支撐他們的功法運轉啊,只要出了城,片刻之間,他就可以按照之前他們已經計劃好的路線脫離,就算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再去追,也很難在追上他們了……

可現在不行,他不能讓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跟上,一來,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是巔峰狀態,他們的本身,都還有靈力尚存,二來,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怕是只要看到他往哪個方向去了,頃刻之間便能反應過來一些大致的路徑,然後設置攔截,很不安全……

那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依舊是有些猶豫,依舊想要跟上這衣璿,可路霓裳突然甩出了搖光鞭,雖然沒有運起靈力,可搖光鞭的鞭身抽打,卻是讓這地面刹那間出現了崩裂,讓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是停頓下來了些許時間……

只聽路霓裳開口.

"誰都不許來……"

若是普通人的話,有人這樣給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說話,無疑就是找死,可偏偏說話的是路霓裳,卻是讓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在猶豫之余,看著那短刀架在脖子之上的江一,又不的不將腳步停下.

衣璿拉著江一離開了,看著左右路霓裳等人,仿佛就是在為他保駕護航似的,讓這衣璿更是多了一份逃出去的把握.

而在江一他們走遠之後,那留在原地的三絕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方才有聲音傳出.

那武破蒼握著拳頭開口.

"真的就讓他這麼跑了?"

"跑?"這仙飄渺一樣是恨的牙根兒直癢癢,"讓他跑了,我們的臉往哪擱?!立刻傳令,讓咱們的人,盡可能的監視他,記得,傳令的時候,找修為高的,反應機靈的,只用具體的出城方位,剩下的,就是封鎖全境,慢慢收縮,就算他變成一只蒼蠅,也要把它捏死在仙界之中……"

"好……這件事,我們風靈谷去做……"

眾人沒有異議,而風靈谷的風靈兒側身與旁邊的修仙者說了幾句什麼,這修仙者點頭行下,開始向四方傳令!

"真是百密一疏,到了最後了,鬧出這樣的事情,除了這個衣璿,還有六個人,這六個人,一定要全部排查到,一個一個的,捏死在仙界之中,示眾……"

"嗯……"這一次,那黃沙谷的沙廂開口了,"這件事,我們來!"

一邊說著,沙廂一邊又和旁邊之人說了幾句,那人便也同樣下令,然後沖了出去,開始傳下沙廂的命令……

這仙界頓時動了起來,為的,就是那幾個殺手……

而此刻,在半路之上,這江一他們也是快要走到了城門的邊緣,這段路程並不算太遠,江一他們也是並沒有太多可以拖延的時間,而快到了最後的時候,江一已經感覺到了這衣璿的放松,只聽江一開口了.

"衣璿?不是真名吧……"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

"哦?呵呵……"江一淡淡一笑,"曾經,有一個人這跟我這麼說過,不過……"

江一停了下來,卻是勾起了那衣璿的興趣.

"不過,怎麼?"

"不過,他死了……就是我畫中的那個人,曾經,我們剿滅的鬼獸軍團之中的一個家族少主……"

"我不會死……"

江一一笑.

"但願如此."

這衣璿抿起了雙唇.

"江一……嘿嘿……你果然不愧是少年便可揚名天下之人……"

"怎麼講?"

江一依舊是沒有絲毫的懼怕之意,哪怕周圍路霓裳等人無限擔心,哪怕江一感覺得到自己的脖頸之間,那森涼的匕首讓江一有種汗毛倒豎的感覺出現,可是,江一卻依舊是壯著膽.

只聽這衣璿這般回應江一.

"曾經,在我師傅還活著的時候,他告訴過我,不論是強者也好,用這也罷,多為人封,而真正的強者,不是提著刀槍說話,而是被刀槍指著,也照樣不懼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