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都滾開!
g,更新快,無彈窗,!

李芸兒摔倒在地,再抬頭看,江一已經出現在了這衣璿的攻擊范圍之中!

天空之上,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瞪大了雙眸!

"你敢?!"

可因為江一甩開了李芸兒,一時間有些來不及將自己的身子躲開,那刀刃,刹那間便橫在了江一的脖頸之間……

江一想要運以小世界之中的靈力,卻見醫院突然發瘋了似的大笑,那周身上下,無風自動,無論衣裳發絲,皆是飄蕩在虛空之間……

這衣璿的身子,刹那間出現了仙氣氤氳,那仙人之境的實力,在此刻,顯露無遺!

江一瞪大了雙眸,這衣璿刹那間沖到了江一的身後,好像並不打算殺掉江一似的,而是將江一當做了人質,架在了自己的手臂之間……

天空之上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緊緊的盯著刀片,雖說他們對江一屬于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可真的到了生死關頭的時候,他們也是不得不管!

特別是仙飄渺,此刻的雙眸已經血紅,之前殺掉的仙宇,可不僅僅是仙神宗修仙者這麼簡單的事情啊……

江一想要動一下,那森涼的匕首便已經貼在了江一的皮膚之上,在江一的耳邊,傳來了衣璿的聲音.

"別動,就不殺你,亂動的話,刀子劃到了,可別怪我無情……"

江一一時間將身體放松,畢竟衣璿是仙人之境,江一也沒有把握一下子掙脫開來,故而,江一也只有等待機會和時間.

八大統禦勢力首領和三絕都是落了下來,那城衛軍紛紛趕到,一來疏散人群,二來,戒嚴當場!那路霓裳等人也是跳了下來,面對著這衣璿開口.

"把江一放開!"

那衣璿看上去根本就不理會路霓裳,路霓裳想要發飆,卻被花間閣花滿天攔了下來.

"不要沖動,這人品階不低……"

在普通人的眼中,仙人就是仙人,可在仙人的眼中,仙人卻也依舊有三六九等……

花滿天的插手,讓路霓裳等人握緊了拳頭卻又並沒有出手,此刻看上去這衣璿也並沒有殺掉江一的打算,這些人皆是緊緊的盯著衣璿,等待一個機會便要把衣璿格殺當場!

那李芸兒面色蒼白,卻是蹣跚而起,看到江一被刀子架在脖頸之上,也是有些愧疚的感覺出現,如果不是江一,或許她已經死了……

此刻,那觀眾席位之中,突然又有幾人大殺四方,讓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皆是目呲欲裂,想要沖過去救援,這衣璿又緊了緊江一脖頸之間的短刀.

"都別動,這一次,我們殺人有目的,我們也不想平白無故的多殺人,但是……如果你們亂來的話,也別怪我們……他們殺了他們想要殺的,自然會離開,而你們,都別動……"

看著江一,這八大統禦勢力首領不得不停了下來,那幾個觀眾席之中的殺手殺了幾個人之後,在一陣人群驚慌失措的叫嚷之中,逃了出去,消失在天際……

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離開,卻又無可奈何……

這武破蒼陰沉著臉.

"你是怎麼進來的……仙人之境,除了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進來……不論是參賽之人,還是觀眾,只要不是我們的邀請,根本就過不了城中結界……"

"用不著你管,我們自有我們的辦法,人,我也殺了,雖然差了一個……"這衣璿冷冷的看著那李芸兒,李芸兒又是嚇得一陣面色蒼白,了然自己也在被刺殺的名單之中,那衣璿接著開口,"可是,無傷大雅,至于江一嘛……嘿嘿,我們也不想殺他,也不想得罪萬寶靈尊遺千年,但是……如果我殺了他,你們也找不到我在哪,到時候,萬寶靈尊遺千年怪罪下來的時候,怕也是先怪罪你們仙界的人……所以,別逼我……"

"你來想干嘛……"

"當然是離開這里,讓所有人疏散,等我出城,我自然會放了江一……"

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和三絕都是有些不知道怎麼是好了,如果讓這殺手大搖大擺的走了,他們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可就真的是顏面無存了,如果不讓他走,江一又在這個人的手中,這樣兩難的局面,一下子讓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有一種進退兩難的感覺.

"憑什麼信你……"

瓊霄墨筆南畫天一樣是心如刀割,畫絕能夠精修的,本來就很少,江一也就不說了,本來也不會長留仙界,可仙宇,卻是實實在在的仙界之人啊,南畫天還在琢磨後繼有人,可沒過多久,卻是這所謂的後繼有人的人,下了黃泉之中……

南畫天也是有些想要給自己兩嘴巴子的沖動,真是烏鴉嘴啊,說什麼不好,去說殺手,偏偏這殺手竟然混進了他們最是疏忽的三絕會中州的四強之中……

事已至此,南畫天也不得不跟這殺手講條件.

衣璿一臉嘲諷的笑意.

"你們覺得,你們有選擇麼……"

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和三絕都是恨得握緊了拳頭,卻也明白,他們真的是毫無選擇,又是一陣猶豫,路霓裳一把推開了仙飄渺!

"都滾開!讓他走!"

路霓裳到並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只不過,到了這種時候,路霓裳管不了太多了,他要……救江一!

管他什麼冒天下之大不韙,管他什麼會不會被人唾棄,有管他仙界之人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有負面影響,他要的,只有江一,只要江一還活著,其余的東西,在路霓裳眼中,又算得了什麼?充其量……也就算個屁……

仙飄渺愣愣的後退了幾步,看著路霓裳他們幾個人雖然實力比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差遠了,目光之中卻有一種殺人的沖動!

他們的目光之中,都有一種憤恨,讓仙飄渺看的都是一個哆嗦,片刻,這份憤恨,有藏在了眸中,好像衣璿這副面孔,已經被他們熟記,下一次見面,便是生死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