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幫忙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由得,江一便將自己小世界中的靈力調動而出,使得自己這邊的靈力猛增,卻又不得被他人所用!

那南畫天看出了些許異樣,江一也是刹那間了然了自己這樣的結局,卻又不敢再輕易地把這靈力再給憋回去,便是突然一手在空中畫出印結,手指輕輕推出,天空之上的靈力,便開始像印結的方向靠攏!

南畫天不由得眉頭一挑.

"這……蘊靈大陣的縮小版?也有這公用?!"

而事實上,這蘊靈大陣還真的沒有聚攏靈力的作用,這一切,也不過是江一在這里一陣亂畫而已,而江一又吧自己小世界中的靈力放出來了一些,造成了這樣的局面,可江一又怎麼可能把這些事情說出來?只是讓人以為江一掌握了一個小小的陣盤而已……

天空之上的八大統禦勢力首領和三絕都是眉頭輕皺,畫出蘊靈大陣,想要聚攏靈力,然後勾動在一個點兒上,卻是發現,這蘊靈大陣只能吸納,產生瞬間的爆炸,然後才有靈力揮灑,根本就跟江一手中的不一樣,也根本就做不到如同江一手中那樣的揮之如臂……

江一心中淡淡一笑,也不理會他們想怎麼去試就怎麼去試,反正跟自己又沒啥關系,就算他們懷疑,自己也照樣可以用這樣的理由搪塞過去,至于信與不信?

愛信不信,江一可不會跟他們解釋……

有了小世界靈力的加持,江一的速度明顯又快了很多,仿佛就像是在刷漆似的,一層一層的塗上了顏料,而江一的畫中,竟是頗為真實的,出現了一聲聲厮殺和嘶吼之聲……

江一的身旁,那李芸兒,仙宇和衣璿都是轉頭看向了江一,明白江一已經開始准備最後得階段了……

江一感覺到了天空之上的靈力越加稀薄,想要再得到點兒靈力的話,又必須從遠處的天空之上將那靈力拉扯到他們這里,直到這時,江一突然放棄了自己體內小世界往外輸送的靈力,畢竟,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造成的結局,怕是這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都會懷疑,現在懷疑了,自己還有話說,如果在這種時候,自己還能充分調動靈力的話,江一自己都是不知道再瞎編一些什麼說辭.

天空之上,屬于蘊靈的四道光輝終究是越來越薄弱,而江一他們的畫,現在又都是一種半成品的狀態之中,以江一為最,如果此刻宣布結束的話,那很顯然,勝利的人必然是江一,因為,江一的手中,此刻拿著的,幾乎可以說是一副只差一點兒,便度靈成功的畫.

江一看一個旁邊三人,最為郁悶的,便是衣璿,醫院此刻最多也就完成了百分之三十,和江一他們比起來的話,當真是相差甚遠……

可畢竟是比賽,江一他們也不可能會去因為衣璿出身貧寒便去幫他,畢竟,誰不相當天下第一?

江一左右環視,只見那高台之上路霓裳等人正聚在一起交談著什麼,江一尚還沒有弄明白的時候,卻是發現幾人皆是一身放松的狀態,護身靈力皆是點點滴滴的流落在外,聚成一縷,輸送到了江一他們那里……

江一只覺刹那間靈力充盈,沖著眾人一笑,那蘊靈而出的靈力,便又一次出現在了這江一的畫作之上!

這也並不算是犯規,畢竟也從來都沒有人規定過不允許出現這樣的情況,故而,這其余三人皆是一愣,看著江一天空之上的蘊靈光輝又一次揚起,而江一的手掌,有坐落在了這面前的畫作之上.

這李芸兒和仙宇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旁邊的人,那里面,有他們仙神宗和花間閣的人,此番,他們也是想要尋求幫助,唯獨這衣璿,倒是顯得出現了些許有些尷尬的局面……

江一倒也無奈,不過,自己差的不多了,雖說路霓裳他們幾個人能夠提供的不多,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已經對江一出現了頗大的幫助了.

那觀眾席位上,不少人開始輸送靈力到場中,仙神宗的人開始幫仙宇,花間閣的人開始幫李芸兒,因為江一他們來的這個頭,倒是讓這場地中央,一時間又一次靈力縱橫了起來……

混亂絕地的人,自然而然的也就去幫江一了,那普通的修仙者,卻是將靈力輸送到了這衣璿的身上,可是,衣璿停止了蘊靈,就好像是想要將自己的力量恢複到巔峰狀態之後,再對畫作進行提升似的,那醫院雙眸半眯,很是享受靈力越加充盈的這個過程!

江一輕輕舔了舔下唇,還剩下最後的一點兒了,江一正值欣喜之時,那混亂絕地聚攏過來的靈力,便已經被江一用的無影無蹤,畢竟這消耗也是特別的大,這樣的消耗之下,普通的修仙者,所給出的靈力,都是杯水車薪,特別是如同江一他們這樣的人,留在身上的靈力,大多都是護身之用,並不會留有太多,畢竟,他們隨時可以調動天地之間的任何地方的靈力為自己所用,也可以隨時用最為純淨的靈力洗刷自己的周身經脈,故而,這靈力終究有限,只是片刻的時間,便出現了不少修仙者靈力的虧空……

混亂絕地的人畢竟是少.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畢竟是占了場地之中半球之多,這八大統禦勢力此刻也是相互幫忙,似乎並不想要天下第一畫師的位置,落進江一的口袋之中,江一也是無奈,可他又能有什麼辦法,這人數上的差距,終究也不是他隨便想想怎麼怎麼樣,便能持平……

江一一咬牙,正准備再一次動用自己小世界之中的靈力的時候,又停頓了一下,似乎依舊是害怕自己突然爆發而出的靈力,出現自己小世界被發現的事情,猶豫之下,江一略有呆滯,看著仿佛正在奔騰的鬼獸軍團,江一沉默了下來……

而天空之上,南畫天也是無奈,卻又突然之間,面孔變了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