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蘊靈之爭
g,更新快,無彈窗,!

但高台之上的南畫天心中明了,這蘊靈之時,雖然各自孕各自的靈,奈何爭奪的,卻是天地之間游離的靈力,只不過,是換了一種表現的方式而已,蘊靈越早,相對的能夠掌握的了更大的先機,有時候,蘊靈只是比旁邊之人多上一分,都能贏得這場比賽的勝利!

這也是江一為何再沒有畫完的時候,看到旁邊的仙宇已經要開始蘊靈了,迫不及待的便將自己的畫筆勾動了蒼穹之上的雷霆!直到雷霆之力落下的時候,江一的畫筆才終究是全部落下……

江一的意思很簡單,他就是單純的想要爭奪到多一分的蘊靈的時間!

那衣璿倒是一步慢,步步慢,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江一他們的蘊靈狀態,終究是達到了巔峰之中,天空之上的雷霆仿佛是真的開始轟轟作響,而江一的身旁,另外兩人的蘊靈也是各自占領了三分之一的天際!

好像這天空之上都是出現了一分為三的局面似的,讓那最後一筆落下之後,那衣璿抬頭看天的時候,終究是皺起了眉頭……

不過,衣璿片刻之後便是加入了蘊靈的隊伍之中,只見一絲淡青色的光輝夾雜在了江一他們三人蘊靈而出的光輝之下,那天空之上的靈力,刹那間多出了一縷分支,分化在了這衣璿的畫作之上!

所謂蘊靈,顧名思義,便是讓這副畫多出靈性,而能夠多出多少,還是要看修仙者是都能夠支撐的住,又看蘊靈所得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就如同江一他們四人的手中,個個都是靈筆,正是如此,在江一他們對蘊靈的加持的時候,皆是帶有了一絲屬性,比如江一,斷天靈筆筆中帶有雷霆之力,所以,才會在作畫的時候,讓畫中出現雷霆之力的加持,也正是如此,讓得江一在畫帶走雷電屬性的畫作的時候,更多了一分優勢!

其余三人,也一樣是如此.

那仙神宗的仙宇,在洪荒畫作面前,更有優勢.

那花間閣的李芸兒,在高山流水,花鳥蟲魚之前,更有優勢!

而那衣璿,看上去好像是在那種朝氣蓬勃的一種狀態之下,更有優勢!

衣璿的畫,君王早朝,威嚴天下!君王很年輕,朝氣蓬勃,指點江山!

而江一,仙宇和李芸兒,三人已經是蘊靈到了一半左右的程度,只見江一畫作之上的萬千鬼獸軍團,仿佛是已經有了些許靈氣,只是在差上一點兒點兒,仿佛都有看上去要活過來的痕跡……

而仙宇,那上古凶獸窮奇口角輕開,那潔白的牙齒,正在流露這些許森然的存在,它的眼睛之中,充斥著縷縷凶光,仿佛這仙宇還差點睛一筆,只差一筆,便能讓這窮奇點睛,成為真正的活物似的……

李芸兒的高山流水,讓人似乎是聽到了水流之聲,聽到了虎嘯猿啼,鳥語花香,似乎讓人頗有沉醉之意.

……

高台之上的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皆是有些百無聊賴,紛紛起身,屹立在江一他們身後的虛空之上,看著江一他們的手中,正一點一點的將一縷縷轉化而來的靈力,注入到這畫作里.

瓊霄墨筆南畫天已經開始了對這畫作進行品評,可不論怎麼去看,江一他們四人的畫,好像都是一個相對意義上的極致,畢竟,江一他們四人都是三絕彙中州里畫絕的前幾名,在仙級之下至高畫絕七品大師的位置,他們的畫,又怎麼可能沒有一定的功力?

有了這樣的狀況,自然而然的,南畫天對于江一他們的品評就絕對不會再是畫作畫出來的程度了,畢竟,不論怎麼看,四張畫都沒有什麼瑕疵!

江一,仙宇和李芸兒三人先蘊靈,南畫天自然是將這目光轉換到了這三人的身上,恐怕這衣璿再爭奪,也是很難讓他勝利得了吧.

可是,就在南畫天有了這樣的想法的時候,卻見這衣璿似乎是發狠了似的,抬頭看著那天空之上的光輝,屬于他衣璿的,無論是怎麼掙紮,怎麼沖突,都撕不開現在江一他們三人三足鼎立的局面!

衣璿頗有不甘,狠狠地一咬牙,用自己的指甲,狠狠地劃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一絲殷紅出現,點落在了這君王的權印之上,似乎,是這權印本就朱紅似的.

而就是這一滴鮮血,仿佛對那蘊靈也是行程了一種反哺,在天空之上和江一他們三人爭奪出納靈力空間的蘊靈光輝,突然漲大了許多,讓江一他們猝不及防之下,原本三足鼎立的局面,硬生生的讓這衣璿,擠出了四分之一的位置……

江一他們四人每人四分之一,不多不少,可這樣的感覺,卻是讓江一他們三人不由得抬起了腦袋,相視之下,不由得看向了衣璿,只見衣璿的面孔,似乎是因為這一滴鮮血的流逝而變得蒼白,衣璿卻是手中根本不停頓,一個勁兒的加快這速度,懟他的畫作,進行蘊靈!

衣璿心中清清楚楚,他已經落後太多了,再加上,如果江一他們再將他本身蘊靈空間擠回去的話,那他就更沒有了爭奪天下第一畫師名號的機會!

江一淡淡一笑,狠狠一咬牙,那周身靈力運轉而出,鼓動的靈力,讓江一的衣裳也是無風自起!

江一靜靜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量,盡可能的多爭奪蘊靈的空間,可剛剛擠出了一點點兒,卻已經被兩側的仙宇和李芸兒給擠了回去……

江一也是郁悶,不過,他也沒有辦法,他的畫面太大了,他需要的靈力很多,可是,這周圍天地靈力畢竟是越來越稀薄,想要出現下一次的填充,天知道要多長時間,若是時間長了,這比賽時間都過去了,就算填充滿了,又能怎樣?終究是來不及將這畫盡可能的蘊靈到最佳的狀態!

江一不由得有些焦急,突然想起了,自己其實還是有一殺手锏未曾暴露,想到這里,江一沒來由的舒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