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畫絕的最後比拼
g,更新快,無彈窗,!

而只剩下最後一天了,那觀眾席位上的人,多多少少的在之前的比賽之中,看的已經多出了些許疲態,可畢竟是決出最後第一名的比賽了,又是三絕會中州畫絕的最後一場,不少人,都又打起了精神!

江一也是在屋子里想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靈力流通周身,瞬間便是無限精神!

江一搓了搓了臉,于眾人一起向那會場之處走去.

觀眾,依舊是那麼多的觀眾,只不過,這會場之中,卻只剩下了最後的四個畫架而已……

江一到的時候,其余的三人已經在畫架之前准備好了,看到江一的到來,三人皆是略有欠身.

"還請六領主不要讓我們輸的太慘啊,哈哈哈哈……"

實際上,不論是江一也好,那仙神宗的仙宇,花間閣的李芸兒也罷,三人都已經知道了試題,所以,他們琢磨了這麼多天,終究是在琢磨到底用什麼能夠勝過別人!畢竟,江一他們四個人都是七品畫師,七品畫師和七品畫師的比較,可並不是石頭剪刀布只有輸贏區分的差別而已……

只有那衣璿蒙在鼓中什麼都不知道,不過依舊是興致勃勃,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看著江一等人充滿斗志!衣璿知道,和他並肩的這三個人,個個都是人中龍鳳,無論勝過哪一個,對于他來說,都會讓他名揚四海!

而衣璿此番的主要目的,一來圖名,二來圖利,自然是要努力一把!

剛一來,衣璿最先出聲,江一點了點頭,輕輕一笑.

"還是諸位不要讓我輸的太慘才好……"

"哈哈哈哈……六領主真會開玩笑……"

江一一笑莞爾,便開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宣紙平整的鋪在畫板之上,然後伸手研了墨汁,將那斷天靈筆,放在了一旁……

這李芸兒和仙宇倒還好一點兒,畢竟兩人又勢力的支撐,想要拿到靈筆並不算困難,可衣璿不一樣啊,誰知道他從什麼地方弄到了一根靈筆?不過,反正也是能用,也有了和江一他們抗衡的實力……

終于,太陽漸漸的爬上了東方天際,那高台之上的畫絕瓊霄墨筆南畫天開口了……

"眾所周知,畫絕,可蘊靈,而這個靈,不可琢磨,不可師徒傳授,一來全靠自己的領悟,二來,全靠在平常修行的過程中能夠與天地溝通,而既然是新一任的天下第一畫師,這蘊靈,自然也是要會的,在之前的比賽之中,我也看到了不少人用出了蘊靈的手段,得以畫品質量的提升,可畢竟只是少數,而現在剩下的,便是千人之中最後的佼佼者!天下第一畫師的名號,終究是從你們四人之中產生……"

這南畫天稍稍頓了一下.

"左邊第一位,名喚仙宇,仙神宗年輕一輩畫修第一人……"

"左側中央位置,混亂絕地六領主江一,倒也算是一風云人物,在最近一段時間,聲名大噪,想來關于江一小友的事情,最近也是婦孺皆知,很多事情,都被談為酒足飯飽之後的語料……"

"右側中間位置,花間閣李芸兒,也是三絕會中州畫修之中惟一一位進入四強的女性修仙者."

"右側,便是這衣璿,此番平民畫師第一人……"

衣璿沒來由的挺直了腰杆,這南畫天說,他是平民畫師第一人!說起來,但也確實可以這樣說,畢竟,這江一也好,李芸兒和仙宇也罷,都是有勢力的人,背後有強大的資源支撐,可以讓他們有充分的修煉魂修的材料,雖說江一看上去也是一路靠自己,可畢竟江一也是在幽靈學院之中呆了那麼長的時間,那段時間里,江易怎麼可能沒有利用幽靈學院的資源?!

而四人都是准備就緒了,這些人也是被介紹了出來,其實,經過之前的比賽,大多數人也都認識江一他們幾個了,奈何,這樣的介紹,似乎卻是一個開場白似的,少了也行,可畢竟……如果是少了的話,總感覺似乎又少了很多……

南畫天終于是正了正神色.

"這一場,沒有命題,唯一的要求,就是蘊靈,蘊靈而出的畫,必然會讓人有一種感覺是見到了真的一樣!而誰的感覺更真實,便誰獲勝!這一場,時間限制為一天,在這一天的時間里,你們可以隨意琢磨命題,可以隨意修改你們畫出來的東西……"

江一他們四人相視一眼,也不再多有言語,江一的心中,多多少少的,已經有了些許的構思.

而李芸兒和仙宇也是一樣,都准備開始落筆,唯獨那衣璿,在琢磨了半天之後,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不管怎麼說,江一他們也是琢磨了好多天了,這樣的先天優勢,倒也真的是這衣璿想要羨慕都羨慕不來……

江一抿唇之下,開始勾勒出一副畫面,對于江一來說,他並不是很喜歡憑自己的想象去畫一些什麼東西,他喜歡寫實,喜歡把自己以前見到過的東西,作為自己作畫的材料給畫出來,所以,江一依舊是選擇了曾經他經曆過的東西……

只見江一的畫面之上,天空之上有幾人屹立虛空,直視一個方向,而那個方向現在倒是只有一個輪廓,還看不出來江一想要勾畫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江一,李芸兒和仙宇倒是聚精會神,那衣璿卻是一陣摸不著頭腦,轉頭看向江一他們三人在勾勒的畫面,雖然只是剛剛開始,可大致的輪廓之下,衣璿也已經可以看明白江一他們畫的是什麼東西了……

那仙宇選擇的素材是一上古凶獸,名為窮奇,奈何,此刻也只是一個輪廓,這衣璿倒也只是猜測而已……

那李芸兒畢竟也是女孩子,這書畫上面的東西,終究是顯得比江一等人典雅.

只見李芸兒素手輕輕揮動,高山流水,鳥語猿啼,看上去似乎是有些氤氳的朦朧之氣,讓衣璿看到三人的畫,更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