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三絕的第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又扭打了半天,看江一他們根本也就不攔,是在也是知道沒啥意思了,便也不由自主的停下,方宗大口的喘著粗氣!

"了不起老子也不參加了!不就是個比賽麼?老子在乎麼?!"

方宗這話剛剛說完,江一將手中的瓜子扔到了一邊.

"為什麼要不在乎?!擺脫,三絕之中,咋們這麼多人,就你一個人參加丹絕好吧,而且已經沖了這麼久了,突然放棄了?不行不行……咱們的人,絕對不能慫!"

眾人明明知道江一是在調鬧方宗,卻也是依舊跟著起哄.

"就是,你不參加了怎麼行?你要是敢不參加,以後你能再碰到莉莉姐一下,算我輸……"

玲瓏則是抱著原莉莉,原莉莉倒也是無奈,每一次,但凡有方宗的事情,必然要和他牽扯到一起,久而久之以後,這原莉莉也就釋然了,之前,若不是這夜淚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他才懶得去管方宗和夜淚打死打活那,現在好了,眾人都在起哄,原莉莉也是沒來由的來了句.

"就是,丹絕就你一個人,你說不參加就不參加?!"

原莉莉的話,倒也真的是比江一等人的話不知道管用多少倍了,看起來就是輕飄飄的一句話,在方宗的耳中,就如同是聖旨一般降下……

方宗一臉勵志的模樣.

"既然莉莉都這麼說了,那……"

方宗話未說完,原莉莉突然伸出了白嫩的手掌.

"唉……停,這可不是我說的啊,我可什麼都沒說,你比參加不參加……"

"參加,必須參加,哈哈……"

方宗一臉希翼的模樣,看上去好像是想要得到兩句原莉莉的誇獎,可原莉莉卻是說完之前那句話後,靠在牆上一言不發,南宮無常不由搖頭苦笑.

"你們看方宗那家伙,像不像一條哈巴狗在等主人給他捋毛……"

"像,哈哈哈哈……"

"南宮.你……"方宗欲哭無淚,"你們都欺負老子……"

"哈哈哈哈……"

……

這樣的一個小插曲,倒也並沒有怎麼影響隨後江一他們的比賽,第二天就是丹絕的比賽了,這方宗倒也是實實在在的真的就盯著一"豬頭"上場了……

而江一等人頗為無奈的是,這家伙仿佛更加沒皮沒臉了,當著全城人的面,硬是叫囂著周圍的丹師都是垃圾……

說這狂吧,到也行,這周圍所有人都知道方宗的背景,偏偏這方宗看上去到並不像是單純的在挑釁,而是想讓周圍的所有目光都看向他一樣,這下子,真的是如他所願了,江一扶額之間,裝作一副不認識他的模樣,隨便他想怎麼辦……

而偏偏奇了怪的是,方宗今天控制火候好像是頗為猛烈,就是來丟人了一樣似的,准備下來的藥材,被方宗一把火燒了個精光,然後頗為尷尬的"呵呵"笑了兩聲,被淘汰出了這丹絕的比賽……

這倒是讓江一等人都驚的張大了嘴巴,和這這方宗今天就是為了來丟人顯眼的?!順便,連同江一他們,也一起把人丟了一遍……

方宗想要爬上高台,回到原本高台之上給他准備的位置,卻是被原莉莉一腳踹了下去,而這所有的一切,都被全城人看見……

江一真的是沒臉了,自己明明掙夠了面子,可是,看上去遲早有一天,自己掙來的這些面子,也會被方宗等人丟個精光……

就如同,今天這樣……

隨後的幾天,淘汰率越來越高了,諸多頗為優秀的三絕魂修修仙者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丹絕方宗敗了,在江一他們的隊伍之中,便也沒有了丹絕之人的存在.

樂絕原莉莉止步八強,而入選的八個,倒是讓江一嚇了一大跳,個個都是七品樂師……

江一甚至都在琢磨,要不是因為自己突然晉級了,恐怕根本就不可能和這些七品魂修修仙者匹敵……

而路霓裳也是在八強止步,畢竟路霓裳的修為在哪里放著,本身魂修又並沒有那些七品畫師精湛,實力又沒有花星兒這樣的,可以強行拼著修為把自己的畫作蘊靈.

而終究,花星兒,在四強的時候,還是停了下來……

江一不禁也是有些無奈,剩下的同樣晉級的畫修修仙者,有一個是仙神宗的嫡系子弟,和這仙飄渺倒還有這血緣關系,名喚仙宇……

另外一個,是這花間閣的一個修仙者,花間閣本身修靈便頗有訣竅,這花間閣的女子修為並不很高,魂修確是強大到讓江一都為之有所汗顏,這女子,被稱作,李芸兒……

最後的哪一個,倒是沒有什麼背景勢力了,純純粹粹的,想要憑借畫絕來一步登天,雖然現在只是四強,可他的這個願望,已經可以實現,最後一人自稱自己名為衣璿,修為和江易持平,不過因為天賦的原因,怕是想要再往上修煉的話,就有點兒艱難……

至于其余的兩方,江一倒是沒怎麼注意了,反正自己一方的人有沒有入選,江一也並不打算來過多的費腦子去記那些事情.

而最後的四強,計劃之中,是准備一次性全部分出名次的,所以,對于三絕來說,這已經是最後一場比賽了,對于三絕會中州來說,隨後的三絕第一,之間必然還會出現一場龍爭虎斗……

江一的目標,便是那生命之樹的枝干,只要自己能夠拿到,自己的小世界,絕對會出現一個頗大的改變!

還剩下最後的兩天准備時間了,江一倒是不想要浪費時間,奈何這高台之上的九個座椅,終究那最後一個是江一的,在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催促之下,江一也是不得不去,不過,就算江一去了,也是低頭發呆,或是勾著腦袋,用手指沾著酒水,在桌面之上隨便勾勾畫畫.

而第一天,樂絕的第一名,出現了……

樂絕的第一名,名為趙驚云!

第二天,丹絕的第一名,也出現了……

名喚,楊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