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倒是該說的說完了,那花滿天依舊是沒有離開的意思,這讓江一也是郁悶,原本,參賽了這麼久,他也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奈何花滿天不走,自己總不能攆人家吧,江一看花滿天的面孔之上仿佛有些糾結,也是知道花滿天依舊有話想說,奈何,卻又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似的,不由得,江一也是無奈,卻還是自顧自的說了出來.

"花前輩,是想要問一下關于蠻荒之地的事情?"

花滿天一愣,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江一扶額,片刻之後開口.

"讓花間閣的人撤離吧,現在的蠻荒之地,恐怕日後什麼都沒有,如果真的想要找東西的話,那就把地面翻個幾百米好了,或許能找到當初在那里駐紮的上古蠻獸留下來的東西……"

花滿天一愣.

"什麼意思?你們是說,現在蠻荒之地之中,連上古蠻獸都沒了?!"

江一點頭.

"應該是都離開了,蠻荒之地里,有他們守護的東西,而那些東西,是要找有緣人的,我們的隊伍之中,有一個人就是這個有緣人,所以,東西我們拿走了,這些上古蠻獸也就沒有就在哪里的必要了,然後自然就離開了被,現在的蠻荒之地,大致上也就是一個大一點兒的沙漠而已……"

花滿天並沒有在往下追問了,畢竟江一自己要說的情況下都是沒有說明,那花滿天再去追問的話,顯得就有點兒不是那回事兒了吧……

可花滿天還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只見花星兒吐了吐自己的丁香小舌,一副有些調皮的模樣.

"娘,反正你讓咱們的人離開就是了,嘿嘿.那一次我也是跟著走運,然後得到了不少東西,不過是什麼,娘你就不要問了,這是我們的小秘密……"

花滿天一臉寵溺的苦笑.

"好好好,小秘密……"

而花滿天對于其余的事情,也就沒有什麼好奇的情緒了,拉著花星兒到一旁不知道低估了些許什麼,便要從江一他們這里離去,既然花滿天知道了蠻荒之地什麼都沒有了,那自然而然的,花滿天也就准備回去之後,就給花間閣傳書,讓花間閣的人退兵了……

終于是所有人都離開了,外面的天色,已經開始有些昏暗起來,江一也是無奈,躺在躺椅之上靜靜的發呆,有時候,對于江一來說,發呆的時候真的是江一最能夠放松身心的時候,所有人也都是知道這個狀況,都沒有打擾江一的清淨.

而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里,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也時不時的來找江一,想要從江一的口中套出點兒什麼言語,奈何江一是什麼人?!如果能從江一的口中套出來點兒什麼話,那也真的算是奇了怪了……

轉眼間,這三絕會中州又過了十幾天……

這夜淚中止在了畫絕的第七十四強之內……

其余的人,倒也都是順利的晉級到了三十二位!

這倒是讓眾人酒足飯飽之余,開始調笑夜淚了,夜淚真的是欲哭無淚,有一日終究是忍不住了,惡狠狠的指著江一等人!

"奶奶個腿的,你們個個都有靈兵級別的魂修兵器,老子就一個普通的,你們現在跟我說我不行?!男人!就必須行!誰再說我不行,我跟他翻臉?!"

"額……"玲瓏一臉天真."為什麼男人不能說不行……"

夜淚頓時被玲瓏那天真的眼神打敗了……

眾人一時間哈哈大笑,夜淚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玲瓏依舊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這夜淚倒是想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解釋出聲,畢竟,在場的女孩子還有這麼多那,這樣的話題說起來未免也太敏感了好吧……

方宗一副欠揍的模樣,學著玲瓏的樣子開口.

"就是啊,夜淚,來,你說說,男人為什麼不能說自己不行嘞?!"

"丫的……你丫的不行!你天天都不行!"

方宗的笑容凝固了,原本胖嘟嘟的面孔開始抽搐,只見方宗一個虎撲,沖到了夜淚的身旁,夜淚只覺自己的面前多出了一堵牆……

而夜淚本來就是走的輕靈路線,一時間沒有答應過來,這方宗便是揍了上來,夜淚一個咧跕,撞壞了身後的玻璃,嚇了一大跳之間,硬是拉著方宗,從樓上掉了下去……

好在都是修仙者,若是普通人,只是這高空墜落,便是要被摔死……

江一他們也都是嚇了一大跳,趕忙沖到窗前去看,正好聽到方宗一聲怒吼!

"你丫的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

而夜淚根本就不甘示弱,挨了幾拳之後,反撲在方宗的身上!

"特奶奶的,敢打老子英俊的面孔?!你說誰不行?!嗯?要是你行,原莉莉……"

後面的聲音突然變小了許多,而偏偏原莉莉這三個字,卻又傳到了江一等人的耳中,江一等人原本就覺得頗為丟人,不想要在這里觀望了,奈何卻又聽到了這三個字,之間旁邊的原莉莉,突然變了面孔……

江一等人趕忙分散後退,省的原莉莉的怒火在他們的身上燒灼,而原莉莉突然也是跳了出去,江一也是嚇了一大跳,伸手去拉沒拉住,自己卻差點兒掉下去……

而只見原莉莉虛空半立,從儲物戒指之中抽出數十根普通的箭矢,一箭一箭的射了下去,原本,方宗和夜淚兩人扭打便引來了很多人圍觀,這些人也是看出來了他們的身份,兩人各自說對方不行,也是聽得周圍之人一陣震驚,此刻,天空之上箭矢落下,眾人正不明白誰這麼大膽敢攻擊江一他們的人的時候,抬頭一看,正見原莉莉面露寒芒……

而原莉莉的箭矢,卻是緊緊的將方宗和夜淚的衣服定在了地面之上,兩人嚇得渾身直哆嗦,特別是雙腿之間那一箭,硬是讓夜淚和方宗雙腿之間的那團軟肉感受到絲絲寒芒,嚇得縮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