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眼光如炬
g,更新快,無彈窗,!

"跟著一個鳳凰,你確定?!"

江一心中暗笑,了然這些人已經上勾,便點了點頭.

"這還能騙你們?只不過,這個鳳凰,跟平常的鳳凰不太一樣,這個鳳凰的尾翎,要比普通的鳳凰長很多……"

這仙飄渺突然倒吸一口涼氣!

"鳳尾孔雀進階而成的那頭鳳凰?!"

江一看得到,這武破蒼的喉結滾動了一下,就好像是聽到了一個什麼頗為可怕的消息,緩了下神之後,武破蒼開口.

"可否告知,令師尊名?"

江一搖頭.

"不能."

拒絕的干脆利落,讓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一時間面面相覷.

江一看著八人都沉寂了下來,明白他們似乎是在神識傳音,至于他們說什麼,江一也不好奇,就這樣吊兒郎當的坐在那里,然後自顧自的攝來茶壺,茶杯,給自己倒上了一杯,輕輕吹了吹漂浮著的碎茶葉,抿了一口之後,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仿佛才從他們的"竊竊私語"之中回過神來.

"先不談這些事情了,我們這一次來,本來是有幾個目的的,第一個,便是想要詢問一下混亂絕地歸屬的問題,雖然我們原本不打算這麼草率的詢問,也不打算逼江一小友逼得這麼急,可是,之前江一小友既然是看出來了我們的目的,又已經有了表態,那我們無話可說,只能說,如果江一小友你們願意加入我們仙界任何一方的勢力,我們都願意隨時讓江一小友加入,至于我們之前的第二個目的,便是想要詢問一下關于之前你所感悟的事情,為何能夠突然出現一個質的改變,第三個目的,是想要談談江一小友你們真實修為的事情,和你門在蠻荒之地到底遇到了什麼……"

江一回頭看了夜淚和方宗他們一眼,頓時哈哈大笑.

"我憑什麼告訴你們……"

那方宗,夜淚和南宮無常也是笑得頗為肆無忌憚.

"就是,你們不是修仙屆之中大宗師級別的存在麼?這種問題,還來問我們?你們的腦袋沒有秀逗吧,哈哈哈哈……有能耐就自己感悟,問我們算什麼?我們憑什麼幫你們批量生產戰斗力?"

方宗的話說出來雖然是有些難聽,可江一頗為肯定的點了點頭.

"就是,我們憑什麼幫你們做事……再說了,蠻荒之地有什麼,我們到底遇到了什麼,你們自己找啊,問我們干嘛,這可是你們仙界的領土好吧,你們的地盤兒來問我們這些外人找到了什麼,你們都不覺得可笑麼?至于我們的修為……我們什麼修為,為什麼要完完整整的告訴你們,你們怎麼不完完整整的告訴我們你們是什麼修為那?!"

這仙飄渺頓時有些尷尬.

"這……江一小友,多少也要給我們點兒面子吧,你們這……也太那個啥了……"

"該說的,該問的,你們都是老前輩了,結果還心中沒數,還怕我們在這里說道你們?"

仙飄渺無奈了……

而又是良久沒了交談,這仙飄渺總是感覺坐在這里不自在,便和江一他們說了一聲,准備告辭了,江一也沒有起身.

"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門兒帶上……"

這話不得了,讓這仙飄渺差點兒吐血……

那花滿天留了下來.

"你們先走,我看看我女兒……"

這仙飄渺等人自然是無話可說,畢竟這花星兒就在江一他們這里,雖說說好的八大統禦勢力首領同時行動,可也不能阻止人家看女兒吧……

故而,這仙飄渺等人便先離開了,留下的,也就只剩下了花滿天……

江一從抽屜里取出了茶杯,泡上茶葉與花滿天倒滿了水.

"花前輩,之前有些怠慢,勿要見怪……"

"哼,你這小鬼,分明是想要給仙飄渺那些人一個下馬威……"

江一嘿嘿一笑.

"怕是花前輩留下來,並不僅僅是為了看星兒吧."

花滿天白了江一一眼.

"太聰明,有時候也不好,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

"該聰明的時候,自然會聰明,不該聰明的時候,我也一樣會裝傻,花前輩放心就好,我不會把星兒帶到歧途之上的……"

"但願如此……"

花滿天抿了口茶水,而江一也是敲響了里面花星兒他們待的那個房間之中,只聽"吱扭兒"一聲,房門從里面被打開,那路霓裳探著腦袋.

"他們走了?"

江一點頭.

"走了,不過花前輩還在,讓星兒出來吧……"

眾人齊齊走出,各自落座,那花星兒仿佛是格外殷勤的坐在花滿天的身邊,花滿天也是頗為寵溺的摸了摸花星兒的臉.

花滿天看了江一一眼.

"江一,你告訴我,你老老實實剛才說的話,幾分真,幾分假?"

江一略加思索.

"八分假,兩分真……"

這江一好像並沒有太多的猶豫,這讓花滿天倒是有些覺得奇怪了.

"我也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之一,你就不怕你把真實的數據告訴了我,我出去亂說?"

"花前輩隨意就是,我們並不在意,再說了,花前輩的寶貝女兒還在我們這里,既然花前輩相信我們,我們自然也是無條件的相信花前輩,這就是我江一的做人准則,相信我的人,我絕對不會讓他失望,人與人之間,不就是一個彼此信任麼?若是這點兒都做不到,比如方宗,比如夜淚,等等,我們也不可能成為兄弟,而花前輩怕也不會把寶貝女兒留在我們的隊伍里……"

花滿天一笑.

"果然沒有看錯你……"

"嘿……前輩眼光如炬嘛……"

"這話聽得,到底是誇你,還是誇我?"

"你我一起誇了唄……"

江一攤了攤手,倒是有些滑溜的感覺出現,好像沒有外人了似的,江一的那份穩重,自然而然的,也就消彌于無形……

花滿天又白了江一一眼,摸了摸花星兒長長的秀發,這才又和江一開口……

"其實,我留下來,是有事情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