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桌上有茶,自己倒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人心……"花星兒眉頭輕皺,"這麼大的感悟,僅僅是因為人心?"

江一點了點頭.

"嗯,一開始的時候,我畫了我在幽靈學院的時候,因為攀登鬼神塔失敗淪為鬼眾,那一次,實際上我掉落的時候已經昏迷,我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是憑借我的猜測,所以琢磨了一下大致上有可能出現的幽靈學院之人情緒的波動和狀態,可是,這些終究是我不太清楚的,而我之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決定畫這個,是因為在我的心中,實際上這就是一根刺,我想用這根刺來刺激一下我自己,讓我更明了自己的內心和需要去報的恩仇,而在我畫完之後,我便開始又一次琢磨真正的所謂的人心,我想到了我們都是修仙者,想到了相比于尋常人,我們現在已經站在了萬人之上,所以,我想到了君王和七宗罪……"

"君王,七宗罪?"

路霓裳也是頗有好奇的看向了江一,江一點了點頭.

"對,人心所做的一切,無非是七宗罪在作祟,而君王朝堂上,卻可以表現出七宗罪的大部分現象,而這依舊是我沒有見到過的,所以,我還是憑空想象而畫,可是,在七宗罪之中,有一條為色?欲,于是我就直接畫了個末代君王……因為末代君王的昏庸無度,表現一個充滿七宗罪的朝堂,而這一切的感悟的來源,是來自于明悟本心,只要悟了自己的本心,自己便是自己的主宰,自然可以在明悟本心之余,將自己立在一個不斷提升的境界之上,也就是明悟了本心,所以,我才突然抓住了什麼東西似的,有了那樣的靈感,在靈感的激發之下,我畫出了末代朝堂,也勾勒出了我神識海中的無盡魂海邊疆……"

花星兒似乎若有所思,那路霓裳等人也一樣是好像想要抓尋什麼,似乎……他們都有所追求得東西,而這個東西,好像並不能被他們輕易地抓握到手中,繞是如此,他們的心中依舊是有著些許琢磨,他們清楚的知道,只要他們能夠抓住那個現在他們無論如何都抓握不住的東西,那麼……他們一樣可以如同江一似的,出現一個質得飛升!

而每個人若要追尋和明悟的東西都不一樣,比如江一,在追尋以後可以揚鞭策馬,帶著自己的勢力衣錦還鄉,將曾經陷害他的勢力徹底打垮!

而江一需要明悟的,是他自己的本心,曾經,江一自負過,驕傲過,冷血無情過,被仇恨弄得摸不清頭腦過,而這一切,在江一明悟之後,都出現了改觀和改變.

而別人的,就有不一樣了,畢竟一百個人一百個目標,誰都有誰的想法,誰都有誰的追求,每個人想要止步的地方,也都是不一樣的,敢想敢做,或是只敢想想,這是兩個概念,兩個極端,就看能不能將那一層窗戶紙捅破,讓外面的光亮照進來,這樣的過程,就是本心的明悟,也是追求的極致與改變.

正在眾人尚有沉思的時候,外面突然有敲門聲傳來,讓江一一愣,再轉頭去聽的時候,就已經聽到了外面之人的言語.

"江一小友,不知在不在?"

躲,反正是躲不過去了,江一眉頭一挑,帶著一絲有些制式化的笑容,然後起身向房門的方向走去,一邊開口回應道.

"在,稍等……"

緊接著,江一快走了幾步,伸手拉開了房門,門外,那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一個不少,那三絕也是一樣跟著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走了進來……

江一讓開身子讓眾人進來,方宗等人亦是紛紛起身,在這八大統禦勢力首領一一落座之後,江一他們方才隨便拉了幾個椅子,或坐或臥,可空間畢竟也不算太大,在江一的示意下,路霓裳,花星兒,原莉莉,素衣和玲瓏五個女孩兒便先回答那他們所居住的房間之中去了.

反正有江一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這讓這路霓裳等人本來也就懶得操心的情況下就更不想勞心傷神了……

而方宗,夜淚和南宮無常不一樣,在江一的隊伍之中,分工雖然大家都沒說,可也都給自己有一個充分的定位,畢竟都是漢子,這方宗等三人平常不怎麼摻和各種各樣的事情,可這樣的場面之下,一來,他們在這里也可以壓陣,二來,這三人也能了解的更多一些,在隨後給江一分憂,總不能什麼都讓江一干吧,雖然江一什麼都不說,卻也沒必要把江一往死了用啊……

江一倒也沒有怎麼去招待這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只是伸手將方宗用過的茶杯拉了過來,然後又丟到了方宗的手中.

"這個茶杯,方宗用過,茶壺里有茶水,旁邊盒子里有茶葉,桌子下面的抽屜里有茶杯,誰想喝,自己倒吧……"

能這樣跟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說話的人,怕也真的就沒幾個了,而江一本來倒也想和平相處一段時間,甚至之前江一都和自己的伙伴們說了,和這仙界的人不要發生沖突和矛盾,奈何仙界的人看起來也並不是很老實啊,這讓江一也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反正這些人是來找自己有事情的,或是有求于自己,或是想要詢問自己一些事情,那江一就更沒必要自己親自動手招待他們了吧……

各方統禦勢力的首領來的時候還帶著仆人,丫鬟那,江一他們可是什麼都沒有的好吧,讓江一自己動手?在現在的情況下,倒也真的是想想就算了吧……

仙飄渺頓時有些干巴巴的笑了笑,左右環顧了一圈.

"江一小友身為混亂絕地六領主,這出行也不帶個隨從什麼的,只是你們幾個住在這里,平常也沒什麼人伺候,這……真是一點兒架子都沒有啊,哈哈哈哈……"

江一淡淡一笑,並沒有理會這樣的客套話,而仙飄渺身旁沙廂卻是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