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人心黑紅不可見,不去掏出來看看!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由自主的,這南畫天便出聲道……

"一百五十九號,晉級……"

緊接著,江一又聽到.

"一百六十號,晉級……"

"一百六十一號,晉級……"

"一百六十二號,額……晉級……"

這後面的三個,自然就是這路霓裳,花星兒和夜淚的,至于路霓裳和花星兒能夠晉級,江一倒是並不意外,畢竟兩人手握靈筆,畫功又不差,突兀人心也不少,如果這還不能晉級,那也真是浪費了靈筆,可是夜淚畫的是什麼,這江一等人卻又是清清楚楚啊……

江一頓時笑出了聲,那花星兒和路霓裳也是一陣忍不住,夜淚頓時拉長了臉.

"干啥啊,咋滴,看不起人啊?!都是自己兄弟啊,我都不想說你們,有你們這樣的麼?我畫的咋了?!"

江一忍著笑輕聲開口.

"晚會我去問問,是不是因為我們幾個的關系,這南畫天前輩才破格讓你晉級了,哈哈哈哈……"

夜淚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不就是人心麼?!你們畫的是人心,難道我的就不是了?!我畫的是狗心?!"

江一一時間笑得更厲害了,下方刹那間變得一片混亂,而那台下,很多附近的人也是看向了夜淚,特別是淘汰的那些,對于夜淚充滿了鄙夷,就好像夜淚真的是因為他們的關系所以才晉級了似的,畢竟,這附近很多人也都看到了夜淚畫的是什麼,對于夜淚此刻能夠晉級,皆是報以一種懷疑的態度.

而夜淚看向周圍的目光,冷冷一哼,雙手抱于懷中.

"都說畫人心,誰知道人心什麼樣?!之後讓我們再畫的背面寫一句話,我就寫了……人心黑紅不可見,不如掏出來看看……"

江一等人頓時一愣,這句話說起來,倒也真的是有點兒話糙理不糙的感覺了.

江一他們頓時也是明白了這南畫天讓夜淚晉級的原因了,這一千進五百的命題,確實也是很刁鑽,人心的表現手法,確實也有很多種,真的論起來的話,這夜淚所刻畫的人心,倒也並沒錯……

夜淚的聲音不小,周圍之人的聲音頓時頓住,不論這南畫天究竟是因為江一他們的關系問題讓夜淚晉級,還是因為夜淚自己的畫讓自己晉級了,只是夜淚說出來的話,都是讓不少人為之汗顏……

人心黑紅不可見,不如掏出來看看?!

什麼樣的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啊,就算這夜淚是無心之說,可一般人也不會說出這樣殘忍的話語吧,聯想起來江一他們的身份和江一他們一直都在這仙鬼二界游曆,或許對于夜淚來說,殺人真的如同是屠雞……

這樣的情況下,這周圍的人又怎麼敢再有其余的異議?!

江一無奈搖頭,反正晉級了就晉級了唄,幾人則是無所事事之間,在一起說笑,而到了最後,終于只剩下五百人的時候,江一他們拿到了畫絕五百進二百五的憑證,江一等人這才開始逐一離去.

江一他們並沒有在賽場之上過多停留,在比賽結束的一刹那,江一揮手于高台之上,方宗等人會意,當即腳踩虛空,和江一等人一起,從戰場之上離去!

江一知道,今天他們的晉級,必然會在很短的一段時間里傳遍仙鬼二界,這已經是沒辦法的事情了,江一也是無奈,可也總不能有了感悟而放棄掉吧,這修仙者的感悟,說不定耽擱幾分鍾都會變得煙消云散,若是想要再等到下一次出現感悟的時候,天知道要再等待多長的時間,這江一又怎麼可能將這樣的重大的感悟給憋回去?

可是,暴露了真實修為的江一等人,又必然會成為一個被議論的熱點,江一他們可不想被抓住跟看猴子一樣的讓這些人在這里問這問那……

特別是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江一清楚的知道,這八個人必然會對自己的看法再一次出現改變,或許還有可能有敵視的狀態出現,可是,江一不想要這種現象公之于眾,哪怕明知道會發生,可江一還是決定等會到他們各自的房間之後再說.

這三絕會中州,江一是依舊要參加的,他們一時半會兒又走不了,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也不敢動他們,江一他們倒也不是很害怕,關鍵是,有些東西,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之中,江一關上了房門,有些無奈.

"實力倒是真正的暴露出來了……恐怕,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很快就要過來拜訪咱們嘍……"

方宗自顧自的坐下,將那茶壺之中已經放涼了的水又一次煮開,倒了一杯與自己的茶杯之中,方才與江一開口.

"不僅僅是修為,連你的魂修品級,也暴露出來了……"

江一一愣?

"什麼品級?!"

"畫絕南畫天前輩親自斷定,你現在是七品畫師,就憑這一個,怕是這一次三絕會中州,第一名也妥妥的了吧……"

江一又是一愣.

"七品畫師?!"

方宗一時間有些錯愕.

"你不知道?!"

江一搖了搖頭.

"倒還真的不清楚,只是感覺到我的初始神識海,聰原本的八百里方圓擴張到了兩千多里,神識海中的神魂,也在變得不斷強大,神識海中的海水,基本上已經灌滿,現在我的神識力量,怕是以前的四五倍有余……"

江一這話,驚的江一的伙伴們都是合不攏嘴……

"兩千里方圓?!"

江一點了點頭,那花星兒一時扶額.

"我們花間閣基本上都快是純魂修了,也少有人達到兩千幾方圓的神識海,就算達到了,也在仙人之境以上,你這個感悟……未免也太強大了吧,你到底感悟到了什麼,能夠一下子擴充這麼多?!"

面對花星兒的疑問,江一並沒有隱瞞,輕舔下唇之間,江一開口說道.

"人心……我的感悟,就是人心,如果不是這一次命題,或許我也不會有真的大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