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末代皇帝
g,更新快,無彈窗,!

就只說現在,如果江一想要離開,能夠攔得住江一他們的,也就只有他們這幾個各方統禦勢力的首領,可如果他們選擇了動手,他們就等于直接和混亂絕地鬧翻了,還不見得一定可以把江一他們留在這里.

而如果不動手,江一他們的離去已經成為了必然,在江一他們離去之後,可謂是天高皇帝遠,任誰都再也管不住江一他們怎樣了.

江一定定的看向了四方,那高台之上的南畫天一直等待江一晉升完成之後,尚還沒有開始下來檢查畫絕前五百……

江一見左右路霓裳和夜淚已然晉升,皆是抿起一絲笑意,看著自己的雙手,抓握之間,仿佛變得格外有力!

而偏偏在江一欣喜于自己的晉升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之中用以催動靈力運轉的功法,好像出現了些許頓塞?

這讓江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細細感知之下,突然想到了,自己所修習的冥劍真絕,雖然是天階功法,可事實上,又只有兩冊,剩下的兩冊至今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而剩下的兩冊,才是在自己晉升仙人之境之後所要修習的功法!

這讓江一不由得有些無奈,自己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境界了,再想更換功法,甚是麻煩,而剩下的兩冊冥劍真絕在什麼地方,江一確實沒有一點兒的頭緒,無奈之下,江一只能琢磨,看看能不能在隨後三絕那里,或是在八大統禦勢力首領的口中,問出點兒什麼……

江一的心中有了定計,便也暫且將這件事情放在了一旁,反正自己距離晉升仙人還有一定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只要能找到消息就好……

以前,江一倒是想要調查,只不過因為江一本身沒有權勢,江一有一只都在各中逃亡之中,有心探查消息,都沒有探查消息的渠道和時間,現在不一樣了,最起碼,江一也能掌握到不少的東西.

天空之上的祥云散去,那原本的靈力化液仿佛在最後的時刻又一次的滋養了江一等人的身體,讓江一等人在最後時刻,又一次強健了一次筋脈骨骼!

這周圍之人羨慕的目光甚至都不敢生張,江一他們也不在意,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上方!

見江一蘇醒,那路霓裳也好,方宗,夜淚等人也罷,突然就有了主心骨似的,莫名的,就有了一種放下心來的感覺,就好像江一在,他們就什麼都不用害怕了一般.

路霓裳,花星兒和夜淚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畫作之前,而江一眉頭一挑,與高台之上開口.

"不知幾位前輩,這一千進五百,我們可進了?"

南畫天頓時一笑.

"哈哈哈哈,江小友莫急,在每一次三絕會中州之中,多多少少的,總會出現有人因為魂修的提升而出現晉級的狀況,所以,這三絕會中州也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如果在結束的時候,出現了有人晉升的現象,便稍等一下,等待晉升之人晉升完成,在所有人的見證之下,選出一千進五百的名額……"

江一點了點頭,又是環顧當場.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前輩就可以開始檢查了,我看這賽場之上,已經沒有人仍在晉升的狀態了……"

那南畫天頜首.

"嗯,那……現在就請在場之人,將自己的編號寫在畫作背面,將畫中所謂人心的表現,寫上一兩句自己認為適合的話語,然後交上來……"

真的論起來,畫絕的檢查倒也真的是最難了,當即,江一他們都是將自己的畫作反了過去,江一看了一下畫架之上的編號,隨手寫了個,一五九,然後,江一略加思索,淡淡一笑,又在後方加了一句.

"朝堂之上現人心,位高之人明六欲……"

僅此一句,江一便反手將那斷天靈筆收回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里.

江一看前方已經有人將自己的畫交給了收畫的人,那收畫之人走到江一等人的面前的時候,下意識的拱了躬身.

"六領主……"

江一隨意點了點頭,便將自己手中的畫,交給了面前的這人……

這人又是欠身,方才恭恭敬敬的離去.

而不多時之後,所有的畫,都出現在了那瓊瑤墨筆南畫天的手中,只見南畫天仿佛是隨便翻閱似的,便出聲宣布!

"我一個一個的查,從一號開始,到一千號,聽到自己編號的人,留下,自己編號被略過的人,便是代表著被淘汰,不過,諸位被淘汰的也不用太過沮喪,如果第一遍的篩選之中,過的人不夠五百個,我會進行對淘汰者進行另外一次篩選,篩選的標准會降低一些,直到湊夠五百個為止,如果通過的多于五百個,那我會將篩選的標准稍微抬高一點兒,直到只剩下五百個為止……"

反正就是五百個的標准,不多不少,也不會因為所謂的優勝略汰而淘汰的只剩三四百個,在隨後的比賽之中就這三四百人參賽,畢竟這畫絕的比賽又不是只有這考驗所謂人心這樣一個題目,總不能因為這一個題目就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吧,說不得人家在以後的題目之中回走出很遠那?這一切,都不好說……

上方,厚厚的一遝畫作堆在了南畫天的面前,只見南畫天一一翻閱,在第三張的時候,方才開口.

"三號,晉級……"

這一號和二號愣了一下,隨即便也知道了自己已經被淘汰,黯然離場……

而江一他們也不著急,一副有說有笑的模樣,過了就過了,不過拉倒,愛咋咋地……

終于,這南畫天看到了江一的畫,江一的位置和編號,南畫天倒是清楚,他早就想看看江一畫的是什麼了,這般一看之下,讓南畫天不由得一愣,畫功之上,江一的和南畫天的相比不知道粗糙了多少倍,可是……這畫卻是讓南畫天仿佛看到了一威嚴朝堂之上,末代皇帝的貪戀美色和依舊欲要指點江山,奈何文武百官欲要謀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