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江兄弟
g,更新快,無彈窗,!

"所以……"聽到仙飄渺突然頓了一下,這武破蒼接過了話音,"這兩個人想要把江一引來的這些靈力吸納,而並不是浪費掉,再者來說,因為這樣的晉級,多多少少的都會摻雜有天道碎片在其中,倒是給了他們一個晉級的契機,那花星兒本身已經在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差的是一縷仙靈力,所以,只有她沒有靠近江一……這在修仙者之中,被稱作借靈晉級,只不過,不知道倆人能不能成功了……"

這仙飄渺點了點頭.

"對,不過看江一周身上下靈力充沛的也太嚇人了一點兒吧,就算再坐過來三五個人,想來也不成問題,你們看江一的那幾個伙伴,都有些蠢蠢欲動,要不是比賽之中的話,或許江一現在的狀況,能夠讓他們全員晉級……"

那水蘊玉雙眼半眯,嘴唇輕輕蠕動,看上去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可一縷清楚的聲音,卻是傳蕩在了八大統禦勢力所有人的耳朵之中……

"那你們覺得,能讓他們也下去麼?"

除了花滿天沒有表態之外,其余眾人皆是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終究,他們就算再想要拉攏江一他們,江一他們也終究是外人,江一他們本來已經強的有點駭人了,如果再讓他們集體晉級,似乎就有點兒讓這八大統禦勢力為之眼紅了吧,所以,這木即沐略加沉思之後,又在幾人之中開口.

"賽場本身就有規定,非參賽者,不得輕易進入賽場之中,可賽場之內的人,卻並沒有說不能移動,這江一現在靈力湧動這麼厲害,倒不如我們幾方占個便宜,各自傳音給咱們勢力之中下方參賽的人,快要晉級的,就算放棄這場比賽,也要從江一他們這里,分到一杯羹……"

眾人又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而花滿天,依舊是沒有點頭,沒有搖頭,一聲不吭……當然,這些事情方宗他們都不知道,甚至,就連那三絕,都是不清楚這八大統禦勢力之人為何點頭搖頭……

可接下來,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開始各自琢磨自己一方的修仙者了,開始暗中傳音告訴他們,讓他們但江一的附近,去吸納江一所勾動的,帶有天道碎片的靈力!

那周圍,有幾個人動了,目標皆是江一的附近,而花星兒皺起了眉頭,雖說都是仙界同修,可此刻,花星兒還是將這這人攔在了江一不遠處的地方.

"你們要干嘛?"

"星兒姑娘,我們都瀕臨晉級,自然是想要從江兄弟這里,看看能不能得到些許天道碎片,作為我們晉升的一絲把握……"

花星兒杏眸半眯.

"江兄弟?這三個字,怕不是你們能叫的吧,江一和你們的首領同起同坐,就算年歲小,在你們這里,也最起碼要有六領主相稱,何況,有好處就想分一杯羹……似乎有點兒不太厚道了吧……"

"星兒姑娘,你也知道,晉升之難,我們同為仙界之人,你……再說了,江兄弟不過是一親切的稱呼,星兒姑娘也不用太過在意這些事情吧……"

"我只知道,達者為師,強者為大!"

"那星兒姑娘的意思,就是不讓我們過去了?"

花星兒沒有言語,可她的動作,卻已經表明了一切,花星兒素手輕輕揚起,手指之上,哪一個粉紅色的戒指,已經亮起了些許粉紅色的熒光,似乎有一層層光霧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出現,而花滿天卻是淡淡一笑,與旁邊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開口.

"要是你還不讓他們退的話,吃虧了,可別怪我家星兒下手沒分寸……"

"你……花滿天,你過了吧……"

"過?我可什麼都沒做,我也什麼都沒和星兒說,星兒攔截他們,也不過是因為他們想要分一杯羹而已,再說了,星兒和江一他們既然是伙伴,這種時候,自然要想幫,而我只是提醒你們一下,別怪星兒下手沒分寸而已好心幫你們,你們卻說我過了?呵呵……"

花滿天雙手抱懷,看著下方,而方宗等人這一下倒是聽到了高台之上的交談,頓時也是明白了之前這八大統禦勢力怕是有陰謀商討而出,最大的可能性,恐怕就是這幾個人想要靠近江一,輕則借江一的力量晉升,重則……破壞江一的晉升……

可方宗等人也知道不能輕舉妄動,畢竟,這事情是什麼樣子的,方宗等人還是清楚的,江一之前也跟他們說過,在隨後的這段時間里,不惹事,凡事低調為先,也講明白了利害關系,所以,此刻倒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了……

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該怎麼阻攔,此刻,他們下不去,而且,憑借花星兒的話,恐怕花星兒一旦動手,周圍的人也會跟著湊上來找麻煩,而偏偏方宗他們動手的話,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怕是一定會進來攪局,這樣的話,對于他們是個麻煩,對于江一,也是個麻煩……

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江一的畫作完成,再保證江一,路霓裳和夜淚的晉升……

方宗等人相視一眼,那原莉莉淡淡一笑,轉頭看向高台上的八大統禦勢力首領,略有拱手.

"不知,幾位首領想要做什麼?看不慣我們晉升,就想要破壞不成?看這里是仙界,所以肆無忌憚?呵呵……雖說我們混亂絕地不大,可是,也不是任人欺負的,這場地之中,怕是混亂絕地的人也不少,不知道我們一聲高呼之下,混亂絕地的人會不會應聲而起啊……"

這仙飄渺等人不禁眉頭輕皺,那花滿天倒是一陣笑意湧上了臉面.

仙飄渺開口了.

"怕是原姑娘誤會了,我們,只是琢磨了一下,看看能不能讓我們這幾個後生晚輩借著江一小友的力量晉級罷了,你們也看到了,這江一小友湧動而出的力量根本就是在浪費,所以,我們就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