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撕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參賽眾人也是不得不停下了他們原有的笑意,畢竟不管怎麼說,也是要給這南畫天一個面子吧,南畫天好奇于夜淚的畫,在潛意識之中,已經覺得夜淚的畫必然是頗為不錯得了,理所應當的把夜淚的畫已經排在了五百強之內!

畢竟,不論喜怒哀樂恐懼悲,都算是人心的一個心性,而能夠引起了這麼多人的共鳴,哪怕只是嬉笑,哪怕只是這夜淚仿佛畫的有些滑稽,可是,不論怎麼說卻也確確實實的勾起了人們的心性……

江一無奈搖頭,雙目重新半眯,等待那沙漏的全部流逝.

江一和路霓裳所畫的,所謂的人心,便是在畫中表現,而夜淚和花星兒的,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在勾動畫外之人的心中悸動.

人心,這個命題說起來倒是頗有些意思了,可以表現的形勢也實在是多了太多,江一在腦海之中細細的又開始思索人心,有陰險狡詐,有笑里藏刀,有悲怒交加……

唯獨這人心之中的喜意,仿佛卻是無論如何都沒有怎麼從江一的思緒之中浮現出來,就好像在江一的心中,雖然有這樣的情緒,卻是因為占的比及頗少似的,讓江一思索了半天,終究卻又只是一陣沉悶的氣息.

江一長長的歎了口氣……

這世間人,又有多少人不是在受苦,又有多少人是在光鮮的外表之下苟延殘喘,又有多少人為了自己的目的去偷奸耍滑,為了自己活著,而不得不拼盡全力……

每一個看起來還算鮮亮的外表之下,藏著的,都是傷痕累累的內心……

江一冷笑了一聲,想到了自己.

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看起來是人都稱自己為六領主,無限光鮮,多少人對自己現在的位置為之側目,多少人對自己崇拜有加,可是江一的內心之中那,在這鮮亮的外表之下,江一被那鬼神塔鉗制的不甘,被各方勢力看似拉攏實則各有所圖的鄙夷,為了自己能更好的在這一個權利和實力為尊的大陸上活下去,那種拼盡全力的追求,那種在逆境之中生存的掙紮,那種在壓迫之下越戰越勇的勇氣……

江一自己問自己,這樣累麼?

好像……真的很累……

可僅僅是這樣的話,難道就要放棄麼?

好像……又不是江一的脾性……

又如同這仙鬼二界統禦勢力的首領,看起來至高無上,唯我獨尊!可事實上那?又有哪一個不是在隨時防備著其余勢力的攻擊?又有誰不在桀驁手下的修仙者是否會謀?反?又有那個人,不在拼盡全力的制衡身邊的人和盡可能的保全現在的位置,甚至去吞並別人的位置?

每個人看起來仿佛都是頗為友善,笑意盎然,可事實上,真的打起來的時候,這些人卻又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什麼是人心?

這,就是人心……

人心就是摸不著,看不透.

雖說江一的畫中的一切,將那人心刻畫的涇渭分明,可江一卻是突然明白了,這並不算是真正的人心……

真正的人心,並不僅僅是靠周圍之人的烘托而出現,真正的人心,是周圍之人各有居心之後,而自己卻又一種不得不堅強的表現.

江一突然睜開了雙眸,那高台之上的沙漏,此刻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左右,江一了然,時間不多了,可江一還是猛地站了起來,伸手將面前自己之前刻畫而出得畫作從那畫板之上拽了下來,撕了個粉碎!

周圍之人都是一愣,包括一旁正在閑來無事,隨意談笑得路霓裳和花星兒……

路霓裳也好,夜淚,花星兒也罷,三人都是知道江一之前畫出的畫所描繪的是什麼,那就向江一心中的一根刺一樣,每每觸動,都會讓江一有種恨得壓根兒直癢癢的感覺!

而江一卻還是畫出來了,在路霓裳的認知之中,他認為這是江一最落寞的時候,從高高在上的天才,掉落到塵埃盡處,但凡正常人,怕也都是很難承受這樣的打擊……

江一的話畫,看上去一方面好像是在激勵自己,一方面,又好像是讓自己再一次記住,這就是他所看到的人心,可……此刻,江一突然將那畫撕了個粉碎,讓眾人一時間不明所以,愣是弄不明白江一想要干什麼了……

就算想要再作畫,可畢竟時間已經不多了啊,在這有限的時間之中,就算想要再創作一幅,都是有些緊迫得了啊,按照江一的性格,平日里也算是穩中求勝了,就算是江一想要重新花一副,最起碼目前的這一副也要保留下來吧,萬一後一副沒有完成的時候,時間就已經到了,那江一也好有一個退路啊,總不能萬一還沒畫完,些時間結束了,落了個半成品而淘汰的結局吧,總不能江一仗著自己的身份再去讓這三絕給他一些時間?那三絕會中州還有什麼公平可言?!

就連台上的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都是一愣,定定的看向了江一,而周圍那這已經完成畫作的人,此刻也都是看向了江一,有人的心中出現了江一嘶毀了第一副,勝率已經很低的僥幸,有人愣神與江一的畫明明很好了,卻是撕毀掉,仿佛想要追求更高?這讓不少人都是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己畫板以上的畫,有些暗自琢磨,自己的畫作,到底是不是自己能夠達到的巔峰……

繞是江一這樣的人還在琢磨不斷提升,那其余的人,又怎麼能不努力啊……

江一嘶毀了畫作,卻是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是在琢磨從各處落筆,那手中畫筆在虛空之上輕輕勾點,仿佛是江一在這里琢磨落筆的感覺一般……

高台之上的人們更加是摸不著頭腦了……

仙飄渺有些發愣的眨了眨雙眸.

"這……這算是怎麼回事兒,這家伙想干嘛……"

"就剩最後這點兒時間了,這家伙還准備再重新畫一副?額……也是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