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畫了個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停了下來,卻又不代表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江一抬頭去看那沙漏,尚還有三分之二之多,左右去看的時候,甚至還有人尚在沉思之中,便也不做打擾,靜靜的盤膝坐地,反正時間還早,江一也不打算耽誤時間,畢竟方宗都晉級了,自己就算落後,也不能落後太多吧,故而,江一是一邊看路霓裳等人作畫,一邊細細的琢磨自己要在什麼時候才能晉級……

那路霓裳畫的是月下.

畫中只有兩人,一個是路霓裳自己,一個是江一.

江一與坐臥在大樹的旁邊,而路霓裳靜靜的躺在江一的身上,面孔之上充斥著些許滿足,好像江一就是他的唯一,而江一面孔之上露有糾結,倒也是畫了個活靈活現,江一也是無奈,自己確實是有不得以的苦處,要不然的話,江一又怎麼可能拒絕了路霓裳一次又一次啊……

再怎麼說,江一也是個正常的男人啊,怎麼可能不對路霓裳心動?可是,實在是不能……

路霓裳畫的很認真,一筆一劃好像都在揣摩,特別是在刻畫江一的時候,好像生怕畫錯了什麼地方似的.

而路霓裳身旁的花星兒,此刻是轱轆著自己的大眼睛,勾畫之時,一邊在沉思,一邊好像是在猶豫……畫的地方,江一倒也是認得出來,這時候,江一他們已經相遇,正是在江一去用死之力交換花星兒的時候.

那個船只之上,江一的不甘,靈冰谷之人的囂張和狠毒,被花星兒帶著一絲怒意畫了出來,畫中的江一,手中拖著一個小木盒,在木盒力,有一團黑色的東西,正是死之力,畫面之上,江一對面之人仿佛是小人得志似的,一手捏著花星兒的脖子,一邊便准備伸手拿過江一手中的死之力.

事實上,其實和花星兒所畫有些許差別,可畢竟知道這些事情的也就只有江一等人而已,可以說,江一他們是想怎麼畫,就怎麼畫,哪怕江一他們扭曲事實,也根本不可能有人跳出來說道江一他們……

而花星兒這畫,倒是好像想要給花間閣和靈冰谷看似的,江一不禁搖頭,怕是花星兒這畫,如果在這一千張之中做一個排名的話,就算不能名列三甲,前十也是必然的事情了……

倒不是因為這花星兒畫功有多精湛,只是,這畫筆之上,所描繪而出的東西,才是真正的紮心吧,這第一輪既然要畫人心,那江一他們所畫的,也是正兒八經的人心,只不過,這人心也只存在于畫……

花星兒的卻不相同,哪怕是畫功多少有些粗糙,卻是能夠讓花間閣之人與靈冰谷之人看到之後,真正的出現人心的晃動!

花間閣會出現憤怒,靈冰谷會出現驚慌,這已經是最基本得了……

這,也是作畫的最高境界,一幅畫,煽動人心,哪怕本身上,這只是一個寫實而已……

江一偏頭看向了距離自己最遠的夜淚,突然一愣,然後差點兒吐血三升……

夜淚倒是畫的真真正正的是人心了,真真正正的一個心髒,出現在了夜淚的畫紙之上,而夜淚仿佛是頗為滿意的欣賞這自己的傑作,那毛筆之上的墨汁,已經塗到了他的臉上,而夜淚依舊是渾然不覺得模樣……

江一一翻白眼,輕聲開口.

"夜淚,你……你是來搞笑的麼……"

夜淚眨了眨眼.

"啊?"

"你……我特麼,突然覺得帶著你,好丟人啊……"

江一扶額,那夜淚一臉傲嬌的模樣.

"帶著本大少,是你的福氣好吧,不是畫人心麼?誰敢說我畫的不是人心?"

江一和夜淚的話,讓中間的路霓裳和花星兒都是從作畫之中清醒,轉而看了夜淚的畫一眼,皆是驚了個目瞪口呆,真是什麼奇葩都能出現了……

路霓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手中墨尖差點兒點在自己的畫紙之上,讓路霓裳一陣慌亂,好在沒有影響到整體的布局,方才讓路霓裳松了口氣.

畫板的方向,朝著江一他們而背對高台,高台之上的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首領,乃至素衣,玲瓏,南宮無常,方宗和原莉莉,看到江一他們這里,皆是有些好奇,卻又不知道江一他們到底為何而嬉笑.

這比賽之中,倒也沒有規定不能相互商量什麼的,反正考究的是畫功,就算商量的再好,畫不出來,那也是白搭的啊.

故而,江一他們的對話,倒是並沒有被制止,可這周圍聽到的人越來越多,歡笑聲越來越大……

夜淚不由得窘迫起來.

"我去……你們這就過分了啊……"

這一下,真正的勾動了看不到之人的內心,觀眾席位之上,到還可以挪挪位置,可這高台之上的三絕,卻是好奇的真想要沖下來看看.

就算年齡再大,再穩重,他們終究也是人啊,更何況,還都是那種老頑童的存在,哪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

江一翻著白眼,扭過頭去,那夜淚一把將自己所畫反面朝在了畫板方向,露出來的,就只剩下一個白面了,可偏偏這樣的情況下,卻是讓這周圍的笑聲更大了……

夜淚差點兒,就發飆了……

江一笑得合不攏嘴,路霓裳笑得花枝亂顫,那花星兒連筆都有些抓握不穩,若只是因為一幅畫,江一等人或許也就是笑笑,然後一笑了之,"嘲諷"一下夜淚,也就過去了,偏偏看到的人越來越多,夜淚急得跟炸了毛的猴子似的,一陣上竄下蹦,才讓江一等人根本就笑得停不下來了……

高台之上畫絕南畫天終究是看不下去下方的混亂了,偏偏又有好奇心勾引,一時間發號施令了……

"都安心作畫,時間不等人,若是規定時間內未曾完成,可是要以失敗論處的,現在早一點兒完成,早一點兒有更多的時間修改,再笑一會兒,時間不夠了,可別怪我們沒有提醒過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