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畫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方宗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再看向周圍的時候,卻是發現周圍之人此刻已經盡皆將那金剛果提純完成,好像全場都在等待他方宗一般.

方宗燦燦一笑,與上方呼喊.

"算了,看上去大家都等很久了,我的……就這樣吧,不論成與不成,都認命了……"

禦火焚天丹絕焰倒是頗想看看方宗此刻的火焰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奈何方宗突然這樣說了,卻讓丹絕焰有種莫名的失落感,作為天下第一煉丹師,丹絕焰對于火焰的那種喜愛和莫名的好奇,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磨滅的!

此刻,丹絕焰有些眉頭輕佻.

"真的不提純了?"

方宗點了點頭,又看到了江一的目光,方宗和江一他們早就心靈相通,江一一個目光之下,這方宗已經知道了江一想要對他說的話,江一讓他將現在的火焰隱藏下來,最起碼,也不能讓仙界之人完整的知道江一他們現在完整的戰斗力!

方宗點頭之間,開口了.

"不提純了,就這樣吧,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反正我覺得吧,想要進前五百,應該不是很難……"

方宗的話,倒是讓高台之上丹絕焰一陣失落,可他也總不能再強迫方宗出手吧,一時無奈,丹絕焰開口與左右吩咐道.

"下去,檢驗……"

左右數名侍者紛紛點頭,跳下高台,然後開始一圈一圈的統計出時間和提純的程度.

到了方宗的時候,方宗用的時間倒是頗短了,奈何,卻是提純的提純度,硬生生的達到了一百一十七次,驚呆了周圍之人……

繞是方宗只用了很短的時間,依舊排在了三百名以內而晉級,方宗周圍的人,紛紛因為方宗的關系,進入了前五百!

在樂絕的時候,靠近原莉莉的人都淘汰了,丹絕之中,靠近方宗的,又都晉級了……

這讓那些參賽者頭疼了,到底下一次比賽的時候,要不要靠近這些人,成了一個難題……

第三天……

終于到了江一他們了!

江一,夜淚,花星兒格局霓裳四人相攜,站立在了場地中央的四個位置之上,等待上方畫絕瓊霄墨筆南畫天宣布開始.

江一他們早就知道了要畫什麼,奈何,這麼多天的思索,江一他們的頭緒依舊不是很大.

而南畫天開口了.

"畫絕一千進五百,作畫一副,命題,人心……限定時間,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之後,畫品殘缺者,論失敗,抄襲者,論失敗,無意義者,論失敗,若除此之外,還有五百人以上的參賽者,則以畫出來的東西論品級而評價名次高低……"

江一他們四人看到那高台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沙漏,沙漏的上方,已經開始與下方流動沙子,等沙子完全進入下方之後,便是三個時辰結束的時候……

江一他們都將宣紙整整齊齊的平鋪在了花草之上,手中拿出了自己的毛筆.

那龍筆,鳳筆一出,路霓裳和花星兒剛剛注入些許靈力,頓時,在這場地之中便有了一絲絲龍吟鳳鳴之聲,好似還未開始,就要給周圍之人一個威懾似的!

而江一手中斷天靈筆出現,天空竟是出現了些許陰暗,厚重的云層之中,出現了些許悶雷之聲,讓高台之上南畫天又是定定的看了江一手中畫筆一眼.

"靈筆……這幾個小家伙,好東西可真不少……"

仙界八大統禦勢力一個人也都是眉頭輕佻,他們以為他們已經足夠了解江一等人了,奈何,江一他們拿出來的東西,卻是讓他們沒有探查到的太多了,雖然只是一根畫筆,可這仙鬼二界,靈筆都是稀缺,靈筆的出世,他們竟然連江一手中靈筆的名字都不知道……

這讓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是生出了一陣莫名其妙的情緒,終究,他們還是沒有把江一他們探查的清清楚楚,以小見大,天知道江一他們還隱藏有什麼驚人的秘密……

江一在下方揣摩.

"人心……"

江一突然動筆了,那筆墨之下,有一高塔,漸漸的,高塔的一勾一劃在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了,這高塔,被稱作鬼神塔……

而高塔的周圍,圍了很多的人,這些人或是高高在上,或是在下方向上仰望,這個地方,被稱作幽靈學院……

了解江一的人,已經知道江一要畫的是什麼了,而這所有的人,面部都是空白,顯然,江一還不曾來得及填充,又有一道人影在畫中出現了,在畫里,這人倉皇失措,正口吐鮮血從塔尖的地方向下墜落,而這人,江一勾畫的很明顯,正是自己本人……

其實,當初在自己從鬼神塔之上墜落的時候,自己已經昏迷,可以說,已經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可,江一大致上還是知道當初有可能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和眾人出現的什麼樣的情緒的……

只見下方有一圍欄之中,有幾道身影面露驚慌,刻畫之下,路霓裳,方宗等人的面孔活靈活現的出現在了畫紙之上!

圍欄之下,有幾人在嗤笑,正是當初江一在幽靈學院與之敵對得那些人,那夜浮沉在一旁出現了一絲意外的情緒,有些許幽靈學院的新生,出現了驚愕,些許老生,出現了嘲諷,畫面之中數十人,不顯擁擠,又不嫌疏稀,可卻是完完整整的描繪了每一個人的情緒……

是啊,又有什麼樣的事情,是在自己親身經曆過的事情之上更能表現人心那?關心自己的人,為自己驚慌失措,厭惡自己的人,表現的頗為激動,支持自己的認,表現的頗有意外,想要落井下石的人,在此刻變得格外興奮……

這就是人心,也是人性……

紙張並不算太大,江一也就停下了筆墨,再多作畫,便顯得有些擁擠了,江一細細的觀看,好像若有所思,好像距離晉級,只剩下了最後一層窗戶紙,江一終究是沒有再做改動,似乎目前畫出來的,就已經是江一認為的極致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