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丹絕盛會
g,更新快,無彈窗,!

水蘊玉突然將這原本已經皺起的眉頭平複了下來.

"對,我倒是忘了這件事情,仙靈力的匱乏,決定了只能唯我們獨尊,既然這樣,那隨便他江一怎麼折騰吧,只不過……哼……"

水蘊玉說罷,雙手抱懷,那花滿天冷不丁的開口.

"有些事情,勸你還是想清楚再做,另外,江一這邊,我管不著,也懶得管了,可是,我女兒那仇,我早晚會報,現在三絕會中州大會期間,給你留點兒面子,等三絕會中州結束,最好你靈冰谷能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送到我花間閣之中,若不然……水蘊玉,別怪我不顧同為統禦勢力的情義……"

仙飄渺倒是想要勸和一下,奈何這花滿天說完這些事情之後,拂袖離去,這讓仙飄渺也是一陣無奈,看了水蘊玉一眼,正見此刻的水蘊玉額頭之上已然青筋暴起.

仙飄渺搖頭苦笑.

"行了,雖然事出有因,可……唉,算了,反正你們自己處理吧,我也懶得管,至于你說的江一他們整合那些仙界作亂之人,我倒是突然覺得正好,如果江一真的能做到的話,嘿嘿……倒也能讓我們把他們給一鍋端掉……"

仙飄渺說罷這些,也是腳踩虛空而去,留下剩下的六個人相視之間,各有所思,不多時之後,各自飄然離去……

而此刻的江一等人,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江一關好門窗,隔音結界已經在這房間之中立起.

江一輕輕抿唇.

"不是很巧,恐怕這仙界的人啊,已經看出點兒啥了……"

江一但是覺得自己做的沒什麼破綻可以尋找,可是,江一他們走出好遠之後,江一回頭去呼喊路霓裳,卻是冷不丁的看到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依舊站在高台之上,江一便大呼不妙,哪怕不聽他們說什麼,這江一心中也是有些許琢磨的.

可江一還是顯得頗為輕松,有時候,並不是知道了什麼事情就一定能把這件事情遏制,而是知道了,都不一定有辦法制止.

江一琢磨的,便是這件事情,而江一的伙伴們在江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都是有些不明所以,各自抬起頭,看向了江一.

"什麼意思……"

"剛才出去做了點兒小事兒,怕是被發現了,這一次,咱們不要跟仙界的人有任何的客套話之外的交談了,怕是他們隨後說的任何話語,都有套咱們話的可能,記得,什麼都不要說,感覺彙中州結束之後,咱們立刻前往極東仙界……"

眾人無條件的對江一選擇信任,那花星兒有些迷茫的眨了眨雙眸.

"好吧,我盡可能不跟我娘多說什麼……"

江一搖頭.

"不,你隨意說都行,畢竟,你也是仙界的人,如果你也只是說客套話,顯得就有點兒好像是咱們在隱藏什麼了,雖然他們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可是,在你娘那里,暫時應該還沒問題,如果你娘想要替仙界詢問什麼,明天早晨之前,就一定會來我們這里,只要她不來,在她那里,可以無所禁忌……就算她來了,她也不會套你的話,因為她害怕她問你的話,會破壞我們之間關系,所以,你不用擔心這些問題……"

花星兒一時間都有一種江一在玩兒彎彎繞的感覺,緩了半天神,才真正的弄清楚了江一的意思,便又不得不佩服起江一的思維了.

江一伸了下懶腰.

"行了,咱們暫時安全,明天就是丹絕的比賽了,方宗,加油,我看你的實力已經快到突破的零界點了,看看能不能從明天的比賽中有所感悟,說不得能夠踏入煉虛合道大境界之中……"

方宗點頭,江一又道.

"明天的比賽,是提純金剛果,這個,之前咱們都是知道的,以你掌握的火焰,這對你來說根本就是鬧著玩兒,不用盡全力,能贏就行."

方宗又一次頜首,而江一便坐了下來,陷入了沉思之中,看江一雖然是在發呆,可眾人也知道江一現在的狀況,皆是默不作聲的沒有打擾江一,而是紛紛到了一旁,開始為明天的事情做准備.

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完了,江一他們一宿未眠,那花滿天也並沒有在清晨之前來到江一等人的房間,按照江一的猜測,這花滿天應該也並不會從花星兒這里探聽消息了,江一的思緒之中,便又稍稍的出現了一絲改變……

丹絕的盛會,比起來,比之樂絕有過而無不及,這大陸之上的修仙者,行走在大陸之上游曆的時候,誰不需要丹藥?這丹絕,相對來說是三絕之中最有實用價值得了!

總的來說,三絕之中,畫絕最養神魂,卻也只是純粹的滋養神魂,樂絕滋養神魂的同時,又有不小的攻擊力,甚至可以直接當做主修來對敵人進行攻擊,丹絕雖然排在三絕之中的第三,卻並不是因為它不強大,要知道,比丹絕更養神魂的,還有很多種,丹絕能夠躋身而上,更重要的,便是丹絕自帶的這種必不可缺的,所有修仙者都需要的煉制丹藥的功能……而且,很多火焰也都可以用作攻擊,只不過,除了火屬性元素掌控者之外,其余的魂修丹者,多是用的神魂之火,在輸出神魂的同時,反哺滋養神魂……這樣的火焰,在攻擊上,倒也是差很多……

准備就緒了,這一次,眾人學精明了,分分避讓開方宗所在的位置,樂絕的時候,最後的幾個人和一開始的幾個人是怎麼失敗的,這些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江一的伙伴們,一開始便出現了攻擊的狀況,到了最後,又攻擊了一波,這讓所有人都是不約而同的選擇對方宗避之而不及……

當方宗揮手之間取出龍鼎的時候,禦火焚天丹絕焰無奈.

"也曾猜到這龍鼎到了方宗小友的手中,不曾想,還真的在……江一小友,怕是……你們帶走了不少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