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查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倒是沒有絲毫的擔心,至于說原莉莉會輸?根本就不在江一的考慮范圍之內,雖然原莉莉現在已經生出了疲態,可是,原莉莉幾斤幾兩,這江一心中倒還有低……

終于,有一人撐不住了,突然無力的耷拉下了自己的手掌,手中的笛子順著手掌劃落,而這人,也就在滿是不甘之中,止步在了距離五百名只有一點兒點兒的地方……

又有一人,手指再也拉不動琴弦,被琴弦割傷了手指……

……

還有五百零五人了,所有人都再苦苦支撐,希翼著最後的五個被淘汰掉的人,不是自己,誰都在看這周圍的人好像都是彈盡糧絕了,奈何,誰都仍有余力……

原莉莉多少也是生出一絲的焦急,她知道自己其實也撐不了多久了,一直這樣支撐,靠的,還有原莉莉的那一份耐力!

原莉莉不得不悄然調動起小世界之中的力量,那靈力流轉周身,讓原莉莉多了些許舒暢,可畢竟是杯水車薪,雖然有靈力會讓原莉莉更加神清氣爽一些,可畢竟消耗的,卻終究是魂力……

方宗再座位之上已經握緊了拳頭,他想要給原莉莉加油,奈何又有些害怕這原莉莉會受到自己的影響而出現分神的現象.

江一輕輕抿著茶水,倒是想要幫忙,奈何,卻也真的是什麼忙都幫不上,總不能真的徇私舞弊,讓原莉莉直接通過吧,那其余的人,又會怎麼看帶江一等人?

而原莉莉卻突然站了起來,讓江一等人都是一愣,不明所以,卻是突然聽到原莉莉的簫聲大躁,好像是在這一瞬間,出現了一個力量與力量的抨擊!

那爆炸一般的聲音刹那間傳蕩四方,突然有數人一把丟掉了自己手中的樂器,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萎倒在地……

還有四百九十八人……

原莉莉等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樂器,這些人,都知道自己已然晉級,那高台之上的琴簫絕手笑無眠一愣,顯然怎麼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個結局,江一都已經比較另類了吧,偏偏這原莉莉也是不按套路出牌,可規矩上,如果出現了外來攻擊,則比賽中止,可這樂絕的競爭之上,本來就有魂力和魂力的碰撞!這最多算是切磋上出現了碰撞的狀況,卻又並不代表是外來攻擊……

那琴簫絕手笑無眠苦笑著站了起來,從高台之上往前走了幾步,在那高台的邊緣地帶,清了清嗓子,高聲開口!

"第九十七號,一百三十九號,後倒地,分別列為第四百九十九名和第五百名,其余幾人,淘汰,樂絕一千進五百,結束,諸位稍等,片刻之後,會有人與你們發放五百進二百五比賽的憑證,等下一次,論憑證參加比賽,看證不看人,若是比賽憑證丟了,或是被別人得到了,那……不好意思,你將失去比賽資格,當然,也並不代表這樣就能有人渾水摸魚拿著憑證參加下一次的比賽,每一張憑證上面,都會有你們的名字,如果名字不對,不得參加,如果丟了或被人搶走,那等于是你的比賽名額,直接作廢……"

原莉莉定定的看著琴簫絕手笑無眠,長長的舒了口氣,不多時,便有人將這比賽憑證送到了原莉莉的面前,江一跳了下去,引原莉莉上了高台,江一的伙伴們聚首,紛紛恭喜原莉莉,而原莉莉好像是有些虛脫了似的,在于眾人報以一笑之後,便盤膝坐地,開始恢複自己的實力.

江一他們看著下方眾人被疏散離開,而有人頗有不甘心的看著原莉莉,若不是原莉莉最後的攻擊,他們也不見得會這樣出現失敗的跡象……

江一正要幫原莉莉一把的時候,突然聽到高台之上有人開口于仙飄渺.

"宗主,查到了……"

聽到這三個字,江一幾乎是下意識的愣了一下,然後轉頭去聽.

那仙飄渺仿佛是有些不悅.

"怎麼這麼長時間……"

"這……宗主,下毒的人,並不是准備茶水的人,我們排查了很多次,最終都證實了他們沒有說謊,後來,沿著一些線索,我們查到有兩個人,曾經在給我們供應茶水的那些人那里停留過片刻,雖然只是過路客,可他們的身份,很可疑……"

一聽到下毒兩個字,江一就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頓時,江一走了過去,暫時並沒有再去幫原莉莉了,而那人看到江一的到來,也並沒有避諱,畢竟,江一的身份,在現在的情況下,也完全可以和仙飄渺等人等同……

仙飄渺皺著眉頭開口.

"都是什麼人?"

"宗主可還記得,前幾個月,咱們仙神宗之中,出現了一個盜匪團伙,那些人自稱是殺富濟貧的俠盜,因為截了我們的車,被我們追殺過一次……"

江一一愣,他自然是知道下毒的人是誰,那就算截車的人不是下毒的人,也最起碼是一個團伙得了吧……真的沒想到這些個家伙這麼膽大?仙神宗的車都敢截?!

那仙飄渺皺起了眉頭.

"又是他們?!"

"是!"

"有幾個人?"

"消息之中,是四個,具體是多少個,暫時還沒查清楚,他們隱藏的很深,這些毒,我們也找到了本源,在西邊一處樹林之中,有藥渣,其中含有斷腸草,若是斷腸草藥量加倍,怕是今天宗主你們就算能夠把毒排出來,也要傷筋動骨……"

江一明白了,和這這幾個人下毒分量不夠?!也真是奇葩了,讓他們來暗殺仙飄渺等人,還真是老鼠給貓拜年,活的不耐煩了……

至于四個人,倒真的是沒查清,江一知道的,都有七個……不過,江一又怎麼可能生張?那仙飄渺又開口道.

"知道什麼模樣麼?"

"不……不知道,他們好像都可以隱藏了半邊臉,雖然知道有這幾個人,可是,目擊者都不知道他們具體是什麼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