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換天之日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也算是步步為局了,奈何,誰都知道江一心眼兒多,卻又怎麼想的到江一只是借著喝酒,都能耍出這麼個心眼兒啊……

甚至,諸如青木谷木即沐,風靈谷風靈兒這幾個相對比較年輕的八大統禦勢力首領,側重點兒還依舊在江一有些貪杯這個梗上,還在琢磨要不要用這個作為突破口,讓江一為他們做點兒什麼,或是讓江一有求于他們一些什麼,殊不知,在這些人還有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他們本身,已經進入了江一設下的局中……

美酒斟滿,眾人同舉杯,反正除了他們,還有一些一些三絕城,隸屬于三絕的修仙者在看這下面的參賽之人,江一他們一時半會兒的分神嬉笑,倒也影響不了大局.

而江一看向那靈冰谷水蘊玉.

"特別是水前輩,之前,多有得罪,兩次的不愉快,作為後輩,江一確實需要給你賠個禮……"江一說著,伸手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碗,"別的就不說了,我江一,先干為敬……"

語罷,江一一飲而盡,一邊咂咂嘴.

"哈哈哈哈……好酒,諸位都嘗嘗吧……"

這三絕和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紛紛將酒水抿到了自己的口中,不約而同的,這些人有了一個同樣的想法.

江一剛才出去了,出去的原因,是因為江一知道,鬼神大陸那邊出事兒了,至于到底出了什麼事兒,這些人還不知道,可是,從江一態度上來看的話,江一已經開始不得不指望仙界這邊的勢力了,若不然,江一平常雖然不算囂張跋扈,卻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吧,怎麼可能會在今天這樣的狀態之下來主動和靈冰谷水蘊玉這里求和?

在所有人都這樣認為的時候,江一那酒碗又一次揚起,被蓋住的面孔,在片刻之間,閃出一絲笑意,轉而,笑意煙消云散,江一已經知道,這些仙界的統禦勢力的首領,已經進入了自己的局……

古人常說,能大能小是條龍,何況,江一也就只是說幾句軟話而已,能傷損的了什麼?面子?所謂的面子?又值幾個錢?!

江一可是清清楚楚,只要自己有盡可能多的時間,那自己隨後能做出來的事情,會給他加倍的掙回面子!

水蘊玉雙眼半眯,看了這江一一眼,心中有了些許冷笑,他已經在琢磨,如果江一日後有求于他,必然要百般刁難,可事實上,江一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意思,甚至,江一還有下一次見到靈冰谷的人,再好好的滅滅他們的威風的意思.

眾人並沒有因為江一的話而對江一的態度出現轉變,現在的局面,相對來說更有利于他們,仙界想要的,說白了就是混亂絕地,現在的鬼神大陸,看上去似乎是和江一鬧翻了?不過這樣更好,只要再利誘一下江一,說不得他們就能得到混亂絕地……

而不管怎麼說,江一就算真正的落魄了,就算江一真的被鬼神大陸唾棄也好,追殺也罷,畢竟江一還有混亂絕地六領主的頭銜,只要江一沒有被撤銷這個頭銜,只要混亂絕地還沒有真正的歸屬于仙鬼二界其中一方,那江一,還是不能輕易地去得罪.

這酒過三巡,眾人紛紛稱贊酒美,在這三絕會中州之中,各自,卻又有了自己的小算盤.

那瓊霄墨筆南畫天,琴簫絕手笑無眠,禦火焚天丹絕焰三人一陣無奈,江一他們好像並沒有特別把心思放在三絕會中州之上,而看上去卻好像一直都在勾心斗角.

江一倒是也不在意,也不理會,反正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也就是了……

這件事情,在現在好像並沒有什麼,可是,在數以千百年之後,這一天,被稱作換天之日,寓意為,江一偷天換日,這一件事情,被稱為,中州三絕宴兵變……

而江一的名字,也在這個時間段,被史書上,留下了頗為濃重的筆墨……

江一的伙伴們也能聽得到江一他們的交談,也聽得出江一好像在說自己貪杯,可花星兒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畢竟花星兒跟江一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奔波的狀態之下,可是,路霓裳等人倒是時不時的側目了一下,雖然並沒有流露出什麼表情,可他們的心中都是心知肚明,這江一,莫說貪杯了,平常無事的時候,就算是說滴酒不沾,都毫不為過……

這江一所謂的醉鬼樓偷酒,倒是確實有這件事情,可是,這酒雖然是真的,話有幾句是真的,連路霓裳他們都分辨不出來了.

誰都知道江一有計劃,既然這麼做,必然有原因,而這麼做,必然是想要把他們引領到一個更好的平台,或者更高的層次之上!

江一並不是一個自私的人,這路霓裳等人知道,只要按照江一的步子走,吃不了虧事小,怕也必然能夠在隨後步步高升……

……

賽場之上,原莉莉已經有些渾身顫抖,這魂力得消耗,已經讓原莉莉有些支撐不了完美的身形,眼看,太陽將西,這賽場之上一直舉行了一天,都並沒有停下來,賽場之上,還有五百二十七人……

最後的二十七個爭奪者了,可謂都是勁敵,原莉莉吹奏之間,也不管周圍人怎麼樣了,就這樣盤膝坐地,節省自己的體力,任誰,在這麼久的魂力消耗之下,都是承受不住,好在這百鳥朝鳳是一典雅的曲子,若不然的話,這樣聽一天,且不說能不能承受的住其中散發而出的魂力攻擊,就只說這一個勁兒的聽這單曲循環,也早就有了厭煩的心意.

見原莉莉坐了下來,周圍之人好像刹那間醒悟,紛紛坐下,反正也沒人管,能節省一點兒體力是一點兒體力,畢竟,這消耗已經很大了,而且基本上勢均力敵,他們不得不珍惜每一絲魂力,說不定只是那一絲,就能引導他們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