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送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伸出了手掌,淡笑始終環繞在面孔之上.

"合作愉快……"

夏炎和冬寒兩人相視一眼,皆是將手掌擊在了江一的手掌之上.

"合作愉快,多謝六領主想幫……"

江一左右看了一眼,寫屋子之中還有幾個人,這幾人看到江一,可謂也是表情各異,有驚訝,有羨慕,有崇拜,有猶豫……

猶豫一旦,皆是還有點兒不相信江一,畢竟江一說出來的東西好像也太好了一點兒,感到讓他們都有點兒不可思議……

江一也沒有在乎這些目光,只要這些人的所謂領導者能跟自己談到一起就行了,其余的,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插曲而已.

江一淡淡的出聲.

"這樣,我先帶你們出城,出城之後,萬萬不要再往回返,立刻帶人前往極東仙界,雖然我能讓你們出去,可是,仙界八大統禦勢力想要查清楚誰下毒,也不會太難,如果你們跑的慢了,被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追上了,也是個大麻煩,我會想辦法盡可能的托住他們,但……你們的時間不多,盡可能的分散離開,明白麼?"

夏炎和冬寒兩人皆是頗為沉穩的點了點頭.

"六領主,我們相信你,希望……你不會讓我們失望,我們死不足惜,不過,如果六領主只是純粹的覺得誆騙我們好玩兒的話,那麼……六領主,我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雖然已經達成了共同的目的,可這夏炎和冬寒兩人終究還是有點兒不敢相信的情緒,對此,江一並不意外,畢竟,就算是他,突然有人跟自己說這樣的事情,自己也同樣會心生猶豫.

江一輕輕抿唇.

"我江一在大陸之上什麼名聲,想來你們也是清楚的,我江一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硫酸想要殺誰,也從來都是干脆果斷,沒必要這樣戲弄與你們,更何況,如果我有這個心,何必再讓你們在這里跑來跑去?何必再想辦法將你們送出去……"

這夏炎又看了江一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便聽江一伸手取出了幾個黑白面具.

"這些面具,都是我們混亂絕地的,等會帶上,我就說你們是混亂絕地的人,你們不要隨意出聲,明白麼?"

江一手中的黑白面具被分發下去,眾人皆是點了點頭,沒有反駁江一的意思,而江一另一手翻手之間取出了一個大葫蘆,這葫蘆被掏出來的一刹那,瞬間就有了藥香四溢……

江一輕舔嘴唇.

"這里面,大概有幾十顆四品以上的丹藥,大多都可以用來提升實力,到了極東仙界之後,記得,以提升實力為主,我們到極東仙界之後,如果找到仙靈力,會第一時間與你們彙合,如果沒有找到,我們會在哪里盤桓一段時間尋找,等有了信息,便再與你們彙合……"

夏炎和冬寒有些愣愣的接過了江一手中的丹藥,可以說,四品以上的丹藥,在很多他們這樣的人眼中,幾乎就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了!

江一隨手塞進了夏炎的手中,看上去好像是毫不在意,而江一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推開了房門,帶著夏炎和冬寒他們幾個人,向外面走去……

夏炎和冬寒幾個人已然也知道該怎麼做,拍成兩排,整整齊齊的跟在江一的身後,而其余的那幾個人,也是跟著江一一陣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雖然多少心中也有些懼怕,卻也是因為江一的原因,壯起了膽子.

周圍城衛軍看到江一,皆是躬身行禮,而江一一律是淡淡一笑,看上去好像是毫不在意.

而江一身後的這些人,雖然引起了城衛軍的側目,可是,看到那他們面孔上的黑白面具之後,這些人也明白這江一身後的人都來自混亂絕地……

身為混亂絕地六領主,隨行帶著混亂絕地的人,這些人也並不意外,只是看了一眼,便轉過頭去,繼續在這城中巡邏.

很快,就到了三絕城的一處城門,江一看得到,那城門之處有兩排兵甲站的整整齊齊,江一依舊是大搖大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避諱,而城衛軍看到江一他們的到來的時候,先是准備攔截,又在看清楚了是誰之後,將這攔截的意思止了回去.

只見城衛軍紛紛與江一欠身.

"六領主……"

江一點了點頭.

"突然發生了一些事情,我讓這幾個人回到混亂絕地去找一下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他們打探些消息……"

原本,這出入的問題必然是要排查的,可畢竟帶隊的人是江一,讓這些人聽到江一的話之後,又怎麼敢說出攔截的意思?

這些人點了點頭.

"我等這就給六領主開城門……"

若不是天空之上在城牆的邊緣地帶有禁空結界,江一他們飛不過去,若不然的話,江一倒也真的想要帶著這些人直接沖出去拉倒,也省的自己還要在這里浪費些時間……

那城衛軍頓時便開始推拉城門,只聽"吱扭兒""吱扭兒"的聲音不絕于耳,片刻之後,城門便已然被拉開,江一轉頭看向夏炎.

"去吧,最快的速度,回到混亂絕地,記得我給你們交代的事情……"

夏炎等人裝的有模有樣,皆是拱手點頭.

"六領主請放心."

江一頜首,看著這些人沖出了城門,方才與守城門的人說道.

"關上吧,麻煩了,這些,回頭讓兄弟們去打點兒酒喝……"

說罷,江一隨手丟出了一袋金子,扔到了這守城門之人的手中,那人趕忙接住,一見笑意盎然的模樣,與江一拱手道謝.

江一看著這城門被拉住,這才回頭重新向那賽場的方向走去.

遠遠的,江一依舊能夠聽到那會場之處的人聲鼎沸,這所謂的酒中有毒,也並沒有被傳開,要不然的話,怕是這里,早就人心惶惶,那還有興致觀看比賽的誰輸誰贏……

江一腳點虛空,踩在了虛空之上,少傾之後,回到了他的座位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