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為的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怎麼說,江一還是缺人的,能來多一點兒,總比一個一個的找來的省心.

而這人猶豫了片刻之後,終究是點了點頭.

"好……好……"

這人翻身而起,江一緊隨而上,在前面那人帶路之下,江一也是在這窄小胡同中走街串巷,到了北方人字號的一個房間之中……

房間之內,還有四五個人,原本看到下毒的那個人回來了,正要迎上去,卻看到了江一也是跟了進來,一時間,里面有一人變了臉色.

"夏炎,你怎麼回事兒?!你把江一帶進來?!你把我們都供出來了?!"

這被稱作夏炎的人,也正是之前和江一交談的人,此刻,夏炎趕忙搖了搖頭.

"冬寒,你冷靜點兒,你也不動動腦子想想,如果是把你們供出來了,這里早就被包圍了好吧,怎麼可能就只有江一一個人來……"

冬寒看了江一一眼,面目之上有些憎惡.

"你帶他來干什麼?!你知道的,他也是仙界那些所謂上等人的狗……"

江一聽得不由一陣好笑.

"我江一什麼身份,想必諸位是心知肚明吧,至于什麼所謂的仙界上等人的狗?我只能說,我現在只有一個頭銜,便是……混亂絕地的六領主,至于仙界……雖然我多少有些牽扯,可是,我也不會加入仙界之中,只是路過這里而已……"

那冬寒對江一依舊是充滿了不信任的情緒,夏炎趕忙將冬寒拉倒一旁,和冬寒說了好久,江一坐在一旁也是頗為尷尬,終于,那冬寒似乎是被夏炎說動了似的,面色之上微微轉暖,雙手抱拳躬身與江一.

"得罪了……"

江一擺手表示毫不在意,便開口說道.

"你們,就那麼恨仙界的人?"

"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吞皮其肉,活飲其血……"

聽到這樣的聲音,江一的心中,莫名的有一種動蕩,生活在仙界之中的仙界之人這樣評價仙界的掌權者,想來也真是夠悲哀得了……

不過,江一也知道,不論是仙鬼二界,看上去,好像也都只是表面風光,有很多人因為這同樣是勢力的逼迫和威脅,不得不妥協一些事情,久而久之,這樣的壓抑,轉變成的,就是無盡的憤怒……

江一歪著腦袋,略加沉思.

"這樣,我送你們出城,你們集結一下,如果相信我,就前往極東仙界的蟠桃林,在那附近等我,我參加完三絕會中州,便會前往極東仙界去,在極東仙界,我會開始建立我的勢力的雛形,之前,夏炎應該也與你說了我的想法,我現在也是處在一種兩難的狀態之中,所以,我只能自己建立勢力,哪怕只是自保,而因為我現在的名望,應該可以在這八大統禦勢力反應過來之前,建立一個能夠暫時保護我們自己的勢力,剩下的,咱們再慢慢填充,當然,這是你們相信我的情況下,你們也可以選擇不相信,這些事情,我不會在意,我只能保證一點,如果我們完美的建立了一個勢力,我們不會被任何人欺負,而且,仙靈力的事情,我自然會著手解決,你們應該也知道,也本身也需要仙靈力,而我去極東仙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拿到仙靈力,我這人,有一個毛病,不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我來了,那麼……我就已經探聽好了關于仙靈力的消息,所以,到時候這些都不需要你們操心,抗衡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解決,在仙靈力大量出世之後,自然會得到解決……"

"大量?!"夏炎和冬寒兩人都是不約而同的將這兩個字驚呼而出!"怎麼可能!仙靈力的儲備,都被仙鬼二界所掌控,普通人就連得到一縷都難,更別說大量的得到了,你……"

江一抿唇.

"這些,你們不用操心,我有我的辦法,我只需要你們,幫我把你們的人拉攏起來,然後我們共同組建一個足以抗衡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勢力,然後在這仙鬼二界立足,改變我們現在這種處處受到脅迫的局面."

江一也有種誇大的局面,畢竟極東仙界那邊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江一還不清楚,需要多久才能找到混世四猴,江一也不知道,江一只知道,如今的狀況,便是將這這人拉攏起來,唯有這樣,他才能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完成他想要完成的東西,而出現這樣的局面之後,江一就必須誇大自己的說法了,管他能不能找到,先把這些人框到極東仙界再說,如果出現意外情況壓制不住的話,那再說壓制不住的事情.

江一倒是一肚子的小心眼兒,而夏炎和冬寒兩人都是吞了口口水,顯然對與江一所說的話上了心,已經有了一種想要琢磨嘗試一下的態度出現.

江一見兩人已經有了心動的狀態,又是加了一句.

"只要現在諸位幫我,到時候,我自然也虧待不了諸位,雖說不可能把盟主的位置讓出來,可是,卻也可以讓你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江一當然不可能說給這些人巔峰之位就算說了,這些人也還就真的不敢承擔,哪怕誰都想要會當凌絕頂,可是也要有這個能耐才行啊,江一是什麼人?二十多歲,混跡在仙鬼二界巔峰的圈子里,他們那?充其量也就算是個草根起義,如果有人做引導還好,如果沒有,他們在達到一定目的之後,要面對的卻還是一個等待被剿滅的結局.

而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甚至都已經是他們不敢想象的事情了,可是,江一許了出來,這兩人還是緩了良久之後,方才開口.

"這……這就不用了,如果六領主真的可以的話,哪怕我們只是當個馬前卒,也心甘情願,六領主應該知道,我們為的,只不過是我們的後代子孫,不再遭受我們現在所受到的苦厄,我們為的,只是不想再卑躬屈膝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