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預備
g,更新快,無彈窗,!

偏偏在原莉莉的身邊,好像成了香饃饃一樣的地方,爭搶的人,差點兒就要打一個頭破血流了,人們往往都有一個心理,他們認為,原莉莉作為江一的伙伴,江一又是裁判之一,那麼,這原莉莉按理來說應該是監考最為輕松的地方了吧,可偏偏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原莉莉手中的簫,可是奪命簫……

江一淡淡一笑,有些無奈的指了指下方.

"看看這些人……唉……"

有人往原莉莉這里湊,自然也就有人選擇遠離原莉莉他們,人們的心理總是不一樣的,有人就指望著三絕會中州可以一飛沖天,他們希望自己優秀的表現能夠被高台之上的裁判看見,這樣,或許才能給他們的未來鋪上一條更平穩的路……

說起來,這三絕會中州就如同鬼神大陸攀登鬼神塔一樣,只要上去了,就能一飛沖天,奈何,上去的,終究是少數,而且,仙界的,好像更人道一點兒,畢竟,鬼神大陸的人,失敗的代價比死還讓人難堪……

很快,下面站好了各自的位置,就算爭奪的再厲害,終究是有強有弱,強的人,選到了自己認為合適的位置,不強的人,便在這被強者的驅逐之下,走到一邊……

江一又一次看向了原莉莉,原莉莉始終是帶著一絲淡笑,仿佛對這場比賽已經不再在意,畢竟她知道要考的是什麼,已經准備兩天了,如果還是失敗了,那可真是打臉了……

江一沖著原莉莉豎起了大拇指,並沒有說話,和原莉莉對了個口型.

"加油……"

原莉莉也是點頭之間,輕輕一笑.

那主持之人見戰場准備就緒,到了那樂絕的身邊,只見琴簫絕手笑無眠對這主持之人耳語了幾聲,那主持人點了點頭之後,便朝著下方開口……

"樂絕第一場,一千進五百,曲名百鳥朝鳳!音調錯誤者,論失敗!作弊者論失敗!現在准備一下,半刻鍾之後,開始……"

下方,頓時噪亂起來,百鳥朝鳳,說起來已經是頗難的一個曲子了,如今被這作為第一論的比賽之用,可謂是嚇到了不少的人……

那原莉莉身旁的人趕忙湊近原莉莉,似乎是想要從原莉莉這里得到點兒什麼作弊的手段,看的江一都是一陣皺眉,江一定了定神,開始偷聽那原莉莉身旁之人與原莉莉的言語.

"這位……額……這位姑娘,不知道這百鳥朝鳳,可有什麼……嘿嘿……"

"沒有!"

原莉莉神色倒是頗為冷傲,本身,原莉莉就不喜和生人交談,原莉莉典型的是一個慢熱型的人,繞是江一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這原莉莉也還不願意輕易接近那,更別說這些故意過來套近乎的人了.

一聽沒有兩個字,這人頓時有些尷尬,卻又不好得罪于原莉莉,又是沉下氣出聲.

"那……不知道姑娘可知道什麼鑽空子的方法?"

周圍之人聽得更加是聚精會神了,原莉莉越加有種惱怒的情緒出現,周圍圍了這麼多人,本來原莉莉就頗為不喜,如今又被這樣追問,原莉莉突然拉出一根背後的箭矢,頂在了追問之人的脖頸之間……

"滾……"

一個字,頗為生硬,冷冰冰的讓這周圍之人頓時一陣心寒,趕忙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生怕那一下惹毛了這個殺神……

而在這人被迫離開之後,口中有兩個字雖然說出來了,奈何卻並沒有發出聲音,若不是江一一直都在注意著這個人,差點兒連江一也是瞞了過去!

江一看得到,這人的嘴型說了兩個字……

"婊?子……"

一時間,江一毛了,自己的伙伴被人這樣說,誰又能忍得住?明明能夠好好的比賽,可這個世界上,偏偏有人就是不知死活,不知好歹……

江一突然站了起來,讓原本說說笑笑的大大統禦勢力首領一愣,卻看江一突然抽出一根長針,猛地彈射而出,目標所在的方向,正是這之前罵原莉莉之人的腳下!

那青崗岩組成的地面刹那間被這長針崩出了道道裂痕,這青崗岩上的石子也是蹦出不少,刺在了這人的小腿之中……

場面上突然出現了這樣的變化,讓不少人都是為之側目,在有人生出江一想要徇私枉法,讓這人因為去詢問了原莉莉而讓他退出這樣的想法的時候,卻見江一寒著臉,冷冷的出聲……

"你剛才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這人突然嚇了一大跳,還沒有從腳下那只差半寸就刺在他腳中長針的驚嚇中清醒過來,卻又聽到了江一類同于威脅的言語!

頓時,這人吞了口唾沫,有些慌亂了……

而江一的話,讓四座皆驚,誰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畢竟,誰也沒怎麼注意下方的狀況,唯獨江一,在探看原莉莉那邊的情形,偶然間發現了這件事情罷了……

那人轉頭看向了高台之上的江一.

"我……我……我什麼也沒說啊……"

"道歉,要不然,下一根,就刺進你的腦袋……"

江一的話又是冷不丁的吐了出來,帶著的威脅,不亞于直接將刀子架在這人的脖頸之上,這人嚇得魂飛魄散,慌忙與江一行禮.

"六領主贖罪,六領主贖罪,我……我不改辱罵六領主的朋友……"

江一冷冷一哼.

"誰讓你與我道歉?!"

這人一陣慌亂之時,那手掌已經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了起來,雙手抱拳的動作不斷的打顫,趕忙轉身與原莉莉行禮.

"姑娘……我,我……對不起,我不改辱罵與你……"

其實,原莉莉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也知道江一不會胡來,既然江一說了,那就一定有原因,故而,這原莉莉眉頭一挑,淡淡一哼,也就不想再理會與他了,而高台之上,仙飄渺大致上看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

只見仙飄渺頓了一下之後,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