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出場
g,更新快,無彈窗,!

帶著一陣沉思,江一已經揣摩明白了之前的事情,之前的夢境應該並非是幻術,也應該是那夢境之中的人,想要提醒江一一些事情.

江一也是搞得明白,然後將這思緒放下,拉開了面前的房門,江一又一次的出現,讓這江一的伙伴們皆是點頭,路霓裳有些關切地開口.

"江一,剛剛……"

江一淡淡一笑.

"沒事兒,只是剛剛突然感覺到好像魂力有一個瓶頸的突破,太過疲乏,沉睡了過去……"

事實上,江一的魂力,在之前也確實出現了提升,不過,這一份提升,更是江一心境之上的一種升華,來源,皆是因為那個影……

江一話語吐出,這路霓裳乖巧的點了點頭,並沒有追問下去,她能感覺的出來江一此刻的狀態不錯,並沒有一點兒的創傷,也是放下心來,將這件事情暫時撇開.

江一坐在桌案之前,突然出聲.

"剛才,我突然想清楚了一些事情,給大家說一下,到時候,大家心里有點數……"

眾人點頭,看向江一.

"什麼事兒,你說."

江一輕輕抿唇,眉頭稍稍皺了些許,這才開口.

"我們現在身處仙界之中,雖然說,我們現在因為混亂絕地的原因而讓我們地位不可被輕易撼動,可是,畢竟混亂絕地不可能永遠的護佑我們,而我們,現在得罪的勢力不算少,而且這些勢力也都不算小,哪怕是現在他們明面上不敢動我們,可是,暗地里他們也依舊可以隨時陰咱們,所以說,在隨後這段時間,咱們盡可能的低調,不要再打壓那靈冰谷,這些事情做完了也就做完了,如果靈冰谷糾纏不休,咱們再做打算,如果靈冰谷不再找咱們的麻煩,那咱們也就別再輕易地找靈冰谷的麻煩了,明白了麼?"

眾人雖是點頭,可方宗卻是饒有興致的開口.

"江一,什麼時候,你變得這般仁慈了."

江一抿唇輕笑.

"方宗,不是我變仁慈了,而是我們,因為境界的提升,已經開始變得有些目中無人,可是,咱們卻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太過高調的話,怕是仙鬼二界最終都容不下我們,仙鬼二界尊我們,是因為混亂絕地的城牆,如果城牆被攻破,我沒了六領主的頭銜,我們,就等于是待宰的羔羊,別忘了,咱們在仙鬼二界混跡這麼多年,真正的屬于仙鬼二界的仙人之境修仙者又出現了幾個?你可曾見過他們有動手?所以,想要不被欺負,我們要麼變得更強,要麼,便先隱忍下來,忍讓,並不是懦弱,再有的時候,忍讓,是為了以後更強大的爆發,六領主這個頭銜,應該三兩年內我依舊可以掛著,但是,三兩年內,咱們必須要有一個新的倚仗,不論這個倚仗是身後的勢力,還是我們自己……"

花星兒突然拍了拍手……

"怪不得我娘那樣的人,都能認你,江一,你倒是真的很有趣……能夠在這樣的,已經登臨了一個很高的位置的情況下依舊保持清醒的頭腦,倒是頗為不易,我娘之前傳信于我,讓我看看能不能拉攏你們進入我們花間閣,現在來看,怕是不行了,你說除了這樣的話,應該就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吧,你打算……脫離仙鬼二界所有勢力的掌控?因為……你不喜歡做人下人……"

江一輕輕一笑.

"你說的沒錯,我確實不喜歡做人下人,仙鬼二界,又能有幾個地方讓我容身?他們為的,恐怕大多都是混亂絕地吧,想要從我這里做一個突破口罷了,可,我自己的命運,我想要自己掌控,我也不想你們,因為加入了一方勢力而被迫接受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從而弄得自己不開心."

江一笑著,他的伙伴們皆是笑彎了雙眼,那眸子變成了月牙……

眾人知道,江一必然是有他的計劃,只不過,這個計劃,怕是難以實施,至今都還在江一的腦海之中,規劃之下……

……

最後的這兩天時間,倒是過得很快,那三絕會中州,也終于欲要展開,這一大清早,城池四周的座椅便已經坐滿,江一也是無奈,這座城池,修建的就如同是一個斗獸場一般,四周圍都是人,而場地的中央,就是比賽的現場.

江一他們都在那後台之中,聽外面主持的人在高聲呼喊.

"下面,請畫絕參賽者,入場進入參賽者席位!"

"下面,請樂絕參賽者……"

……

江一他們在房間之中聽著,聽到外面人聲鼎沸!

江一吸了吸鼻子,那主持人便已然喊到!

"接下來,便是我們三絕登場,有請……瓊霄墨筆南畫天,琴簫絕手笑無眠,禦火焚天丹絕焰!!"

這三人,原本還在里面和江一他們交談,聽到這聲音,沖著江一他們一笑,示意他們先出去,便個個腳踩虛空,從這前方的房門沖了出去,外面,又一次被引爆了一個新的高潮一般!

江一知道,有不少人視這三絕為神,畢竟,這三絕只有三個,而至高的修仙者,卻有無數個,只要天賦好,只要夠勤奮,任誰都能踏在修仙者的巔峰,而三絕不僅僅要天賦和勤奮,更重要的是一種孜孜不倦的信念,和對畫,樂,丹的一種至高無上的信仰!

那房間之中,仙飄渺與江一等人開口.

"等會兒,那外面的主持人見到你們的名字的時候,你們直接飛出去,在這個房間房門的正對面高台,我們准備了江一的位置,而你們剩下的九人,的那個落座在我們所坐的高台下方台階的八個客卿位置之上,至于怎麼坐,都無所謂,你們隨意就好,出去的時候,因為是開場,所以,最好是拿出點兒看家本事,讓這會場燃起來,助陣三絕會中州的開始……"

江一點了點頭,倒是覺得有些突然,卻還是出聲.

"好,我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