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誰做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倒是顯得頗為大度.

"別的東西,我們倒是不著急,在我們離開這里之前,水谷主能夠還給我們就行,可畢竟我們也是要在這里生活的,這桌子椅子和床鋪,怕是要先給我們弄回來吧,都說東方地字號房間東西一樣,我們也不嫌棄你們用過的東西,但是,麻煩你們不要影響我們用,哦,對了,還有悟道茶,味道不錯,麻煩把悟道茶茶樹順便給我們歸還過來,這件事情,只我們這些人知道就算了,畢竟,這也是靈冰谷的聲名,可是,水谷主,現在我們口風嚴,可不代表我們一定會口風所有時間都嚴,最好不要逼我們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要不然的話,顯得我們小氣是小事,顯得你們靈冰谷沒教養,才是大事啊……哈哈哈哈……"

這水蘊玉明明肺都快氣炸了,卻還是要點頭哈腰的應是,就如同江一說的這樣,如果這件事情暴露出去了,對他們靈冰谷聲名的問題,必然會出現很大的打擊,所以,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最好也是爛在在場所有人的心里.

水蘊玉看向了周圍的人,周圍幾個統禦勢力的領主皆是表示,只要江一他們不聲張,他們幾個人就不會多說話,而水蘊玉,最終還是看向了江一,雖然不服,卻不得不服……

根本就不用再審問這水驚東,天空之上的驚雷,已經說明了一切.

事情也解決了,這幾方統禦勢力得首領各自回歸了,江一他們抿了抿唇,送這水蘊玉離開,後續的事情隨便他們怎麼說,反正只要結局在自己這里定下之後,就算以後這靈冰谷的人說破天,也已經不占理了,而且很有可能還要背上一個商量好怎麼說之後再反咬江一他們一口的罵名.

江一見最後水蘊玉拉著水驚東憤憤的離開,帶著一絲喜悅,關上了房門,隔音結界在刹那間被江一部下,而江一便已經笑意盎然的看向了自己的伙伴.

花星兒一陣無語.

"跟你作敵人,真可怕……"

"嘿嘿,小把戲,小把戲……"江一轉頭望向了玲瓏,"倒是玲瓏,這一次配合的不錯啊,天空之上的雷霆,來的恰到好處……"

玲瓏突然一愣.

"啊?你認為是我?!"

"不是你……還能是誰?!"

江一也是愣了,可看玲瓏的模樣,真的不是玲瓏所為?玲瓏吶吶的出聲.

"我以為是神女做的那……"

江一眨了眨眼.

"怎麼可能,你想想,也就你的小世界,可以無聲無息的操縱些許雷霆之力,而霓裳雖然可以,卻也需要靈力作為傳導啊,怎麼可能是霓裳……"

"可也不是我啊……我……我根本什麼都沒做啊……"

江一懵了,良久之後,江一吶吶的出聲.

"那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真的只是巧合,或者說,是誰在故意幫我們?可是,知道這里事情的人,也就只有八大統禦勢力和我們幾個,真的是沒有人能夠無聲無息的操縱雷霆啊,再或者說,難道這個水驚東,真的再後來來過我們這里,才會在發出誓言的時候,引來了天道雷霆?"

"那他怎麼不解釋?!"

"或許……或許根本就來不及吧……"

江一也只是這樣一說,可畢竟這事情出現了這樣的一個轉變,讓江一總是想要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誰在幫他們?

可為什麼幫他們的人不現身?

郁悶之余,外面的敲門聲傳了進來,只聽外面開口.

"來送東西,快開門……"

江一聽得出,這聲音的主人是靈冰谷的人,揮手撤了隔音結界,走了幾步,拉開了房門.

然後,這靈冰谷的人魚貫而入,頗有不甘的將自己房間之中得東西有一個一個的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江一他們的房間之中.

其中,也就包含著一株悟道茶樹,一株唇櫻果果樹……

雖然悟道茶茶樹的茶葉被揪的只剩一半兒了,不過,江一也不在意,反正自己能種,以後還有長出開的時間,他要的是樹,而並不是現在隨時都可能喝完的茶葉.

再說了,逼得太緊了,或許就是物極必反了,江一自然是明白這些道理,故而,江一也就沒有再去壓迫他們.

這些人走完之後原本江一他們空蕩蕩的房間又一次被布置得滿滿當當,似乎就跟他們來的時候一樣,確定了所有人的離開,江一他們關上房門,隔音結界隨手揮上,而江一就有些捏著自己的下巴壞笑.

"這樣掙東西可真快,真想再來一次,嘖嘖嘖……"

"行了吧你……"路霓裳一翻白眼,"這種事情,一次兩次或許是真的,再有一次的時候,誰都能看的出來是假的了好吧……不過,這一次誣陷了靈冰谷,嘖嘖,想想還真有點兒不忍心,把人家整的那麼慘……"

花星兒眉頭一挑.

"我到沒覺得,畢竟,仙界八大統禦勢力之間本來就有間隙是其一,第二,原本我對這靈冰谷是無感的,可自從那一次船上發生的事情之後,我對靈冰谷的態度大概就是厭惡了,正好趁著這件事情,讓我娘跟他們宣戰才好那,平常我娘保守,可我覺得吧,太過保守,有時候會固守自封,到了最後,落後于他人的時候,後悔都來不及,雖說這個世界是看修仙者的數量和質量的,可畢竟一宗二門三閣中,四天五谷百塔生,我們花間閣排名也不低了,我可不想什麼時候,我們的排名被後方的勢力悉心經營之下,而反超過來,畢竟,這種事情並不是沒可能,只不過我娘也不聽我的啊,現在正好,亂起來才好玩兒那,亂起來,才有可能讓我們自身不斷變強……"

"你就不怕鬼神大陸因為仙界內亂而攻擊仙界?"

花星兒搖了搖頭.

"戰爭,一個勁兒打下去的話,注定會讓一方勢力沒落,一方勢力崛起,或者兩方都沒落,卻也同樣可以成全其余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