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雷聲湧動
g,更新快,無彈窗,!

"對,很重要,很重要……"

仙飄渺重複了兩次,那水驚東不由得吞了口唾沫,在仙飄渺目光的注視之下,跟本就不敢出現什麼說謊的打算,然後方才說道.

"出城了……"

江一他們的心中,突然松了口氣,出城就好,就怕這水驚東不出城,若是不出城的話,他們這忙活了半天,不是白忙活了?

"出城?為何出城?"

仙飄渺根本就不打算給水驚東喘息的時間,毫不猶豫的便將這話繼續詢問了上去,而水驚東根本就沒有思索的時間,幾乎是下意識一般,便直接出聲道.

"心情不好,自然是出去喝酒……"

"在城中你還喝不夠?"

"城中認得我的人太多,想借酒消愁都難,外面認識我的人少,我隨便藏個地方,就能一醉方休……"

"呵呵……"仙飄渺一笑,"除此之外那,除此之外,你再也沒有如果任何的地方?!"

"沒有!"

"地字九號,也沒有去過?"

這水驚東一愣,看了看仙飄渺,而就是這一愣,反而成了一個把柄一般的存在,畢竟之前都是對答如流,唯獨到了江一他們房間這個地方,卻是讓這水驚東頓了一下,無論頓的原因是什麼,可是,這仙飄渺等人的心中,幾乎都有了一個相差無多的想法……

江一輕輕一笑,追問一句.

"有沒有去過?!"

水驚東被這仙飄渺幾乎是拷問一樣的話本來就有一種不甘心的情緒出現,奈何,江一突然又這樣追問下來,讓這水驚東一時間更加不爽了……

水驚東皺著眉頭.

"要你管?!鬼神塔的奴隸……"

水蘊玉大呼不妙,繞是這花滿天攔截,也依舊是怒呼出聲!

"驚東,不得放肆!"

水驚東轉頭看向水蘊玉.

"爹,你這畏手畏腳的,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兒?!這里,可是仙界,是咱們的主場,咱們靈冰谷,更是八大統禦勢力之一,你在怕什麼?!難道,就因為這個江一?!"

水蘊玉真的想好好收拾水驚東一頓,可現在他真的過不去,他不想讓這水驚東自己作死,奈何,水驚東卻是不知天高地厚似的.

江一倒還沒有說話,仙飄渺倒是先出聲了.

"你說的沒錯,就因為這個江一,怎麼,你很失望?我最後問你一遍,這地字九號,在你隨後出來之後,有沒有來過?!"

"沒有!"

"當真沒有?!"

"當真沒有!"

"若是有那?!"

"若是有,願五雷轟頂!"

……

稍加沉默之後,窗外,突然傳來了些許雷霆湧動的聲音,雖然並不是很強烈,卻是實實在在的傳蕩在了江一他們所有人的耳中……

眾人愣了,奈何江一卻是心如明鏡.

雷霆之力,他們的隊伍之中雖然沒有雷屬性元素掌控者,可是,能夠操縱雷霆的,卻有兩個人,一個是玲瓏,可以借助本身龍威和自己的小世界讓雷霆暫現,另外一個,是路霓裳,路霓裳借助雷霆,需要他們從那蠻荒之地當中拿出來的那個翅膀上借用力量,能夠這樣無聲無息讓雷霆湧動的,只有玲瓏了……

在這水驚東說出五雷轟頂這四個字的時候,這玲瓏已經開始著手准備了,以小世界調度天空之中的雷霆,倒還真的是沒有一點兒被外人發現的地方,一時間,江一樂了.

"不會這麼巧合吧……"

這修仙者之中,少有發誓者,畢竟,他們本身已經在參悟天道,若是因為一些事情而發誓的話,很容易讓天道降下"口出狂言"所帶來的賭咒.

而仙飄渺轉頭看了水蘊玉一眼.

"水蘊玉,現在……你有什麼話說?總不能說,真的是巧合吧,這我們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是雷屬性元素掌控者,剛才,也並沒有一點兒的靈力湧動跡象出現,卻能勾動天空之上的雷霆……具體是什麼原因,怕是不用我說了吧,咱們都是修仙者,這與天道溝通,本來就是最為順手的事情,就如同……今天這樣……"

此刻的水蘊玉,突然懵了,哪怕真的是巧合,此刻的他們,也真的是有理說不清了……

話音剛落,雷霆聲現,畢竟並沒有拿著天道發誓,這雷霆並沒有落下,也並不是不可能,這讓水驚東同樣一愣,欲要解釋,卻不知從何處出聲……

江一淡淡一笑.

"看來……我們這里的東西,總算是有了著落了,水驚東,最好把我們的東西還回來,要不然……嘿……就算你爹在這里,我也照樣敢要了你的命……"

水驚東完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更不知道江一所說的他們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可是,江一已經開始咄咄相逼,讓此刻無所適從的水驚東轉頭看向了水蘊玉.

水蘊玉一臉糾結,從他的面孔之上,江一看到了憤怒,猙獰,無奈,噪亂和癲狂……

江一並沒有太過于逼迫水蘊玉,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那,更何況這水蘊玉是仙人之境,就算自己要坑他,最起碼也是要坑的他不敢多說什麼吧,省的半夜這家伙尋仇上門,江一自認為,自己可真的是攔不住一個仙人之境的瘋子……

江一雙手抱懷,並沒有言語,定定的看了水驚東一眼,見水驚東面目之上驚慌閃現,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水驚東知道怕是有大麻煩,而江一冷冷一笑,等這水蘊玉平靜之後,仙飄渺倒是出聲了……

"水蘊玉,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水蘊玉一陣垂頭喪氣……

"沒……"

仙飄渺淡淡一笑.

"這東西,丟了是已經丟了,而且,令郎出了一次城,如果真的是他動的手,怕是東西早就不知道丟到什麼地方去了,所以,水蘊玉,怕是這東西追不回來了,可江一他們的損失,你賠還是不賠……"

水蘊玉拳頭緊緊握住,卻又無力的松開,一聲歎息之後,水蘊玉僅僅只吐出了一個字眼.

"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