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水驚東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他們頓時都將目光轉向了門口的方向,而去拉水蘊玉大兒子的那個人很快回返,雖說他再掙紮,可畢竟喝了點酒兒,酒勁兒上頭的時候,也是讓這人行走之間有些晃晃悠悠的即視感.

江一吸了吸鼻子,唇角已然勾出了一絲的冷笑,那水蘊玉的大兒子名喚水驚東,此刻看到這麼多人立在這房間之中,晃了晃自己的腦袋,似乎眼前的視線依舊有些模糊,又仔細的定眼看了看,待的這水驚東看到了水蘊玉的時候,愣了一下,便有看到了水蘊玉周圍的身影……

水驚東有些含糊不清的開口.

"爹……爹……讓我過來,有什麼事兒?!為何,你還跟這些為了結交混亂絕地而不惜放棄我們仙界本有勢力的人在一塊?!"

水蘊玉聽到這聲音,可謂是刹那間驚了個大驚失色,趕忙抬步上前,一巴掌就打在了水驚東的面頰之上!

哪怕事實就是如此,可現在也絕對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啊,本來,現在這各方勢力和他們就處于一種不太和諧的關系之下,這水驚東又說了這樣的話,跟找死,又有什麼區別啊……

一巴掌的刺痛,刹那間讓這水驚東清醒了不少,可水驚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硬是依舊有些恍惚的開口.

"爹……我……"

"閉嘴!畜牲!"

這水蘊玉仿佛是憤怒異常,在這水驚東還想要多說什麼的時候,止住了他的言語,生怕他再說下去,便真的引來殺身之禍,而到了那個時候,不但這水驚東的命保不住不說,就算偷江一他們的東西的人並不是他水驚東,那這個罪名也一就會強安在水驚東的腦袋上,到時候,他們靈冰谷恐怕都會因此,要承受一個頗大的打擊……

江一呵呵一笑.

"水谷主怎麼不讓令郎說啊,讓他說說,他都想干什麼……"

水蘊玉冷冷一哼,不理會江一的冷嘲熱諷,想要趕緊要這水驚東清醒過來,然後拒不承認關于偷走江一他們東西的任何事情!

而水蘊玉還沒來得及去提醒水驚東,那仙飄渺便已然雙手負于背後,帶著些許入塵的步伐,始終抿著一絲淡笑走向了這水驚東的身邊.

只聽仙飄渺開口.

"驚東賢侄,可還認得我?"

水驚東愣愣的看了仙飄渺一眼,之前的清醒之後,在此刻又是讓他打了個激靈,趕忙雙手抱拳,拱手與仙飄渺行禮.

"自是認得的,仙伯伯……"

仙飄渺倒是沒有理會這水驚東的套近乎,直言不諱的開口.

"驚東賢侄,之前,你去哪了?"

"這……仙伯伯問這個做什麼."

突然被詢問,水驚東也是一愣,再怎麼說,這水驚東也是個小狐狸了,跟著水蘊玉那麼長時間的東奔西走,水蘊玉想要培養的下一任谷主之才,雖然有酒勁兒上頭,可是,這水驚東還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肅性.

水驚東給了自己一個換神的時間,而最好的方法,便是反問一聲,說不得也能套出來什麼話,然後他水驚東再見機行動,可水驚東也知道這樣的可能性並不大,畢竟,他面對的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

仙飄渺那一絲淡笑始終沒有從面孔之上退卻,只聽水驚東說道.

"關心一下賢侄而已."

那水蘊玉趕忙就想要救場.

"驚東,剛才找你半天都沒找到,你跑哪去了?"

這一句話,瞬間讓江一等人和在場其余幾個統禦勢力的首領都是皺起了眉頭,這水蘊玉的話,無疑是要提醒水驚東,但凡有點兒腦子的,都能聽得出這水蘊玉話中有話.

而水驚東刹那間醒悟,知道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而且有可能這件事情也不會太小,跟他必然也有關系,要不然的話,這仙界八大統禦勢力的人,也沒必要全員都湊在這個地方吧.

江一尚還虎視眈眈的看著水驚東,聽到了水蘊玉的話之後,江一也是出聲了.

"怕是水谷主自己都覺得心虛了吧,開始給你這寶貝兒子提醒一下,然後,好逃過這一劫?"

水蘊玉面色冷若寒霜.

"江一,你別胡說八道,再胡說八道的話,我撕了你的嘴……"

江一哈哈一笑,面目之上的那種不屑和鄙夷不減反增.

"那也要你過來先試試看,看看……你到底敢不敢……"

這江一的話,越發讓這水蘊玉面色難看,而花滿天一把將水蘊玉拉開,面目之上充滿威脅之色,指了指水驚東.

"你在胡說,我馬上就殺了那小子,水蘊玉,別以為我不敢……"

"你……你們……"

水蘊玉怒極,那周身上下的靈力已經開始不住的湧動,雖然一直都處在一種強烈的壓迫之中,可是,這水蘊玉此刻的情緒和狀態,決定了水蘊玉已經不可能再完美的將自己的靈力進行掌控……

水驚東越發知道事情不簡單了,他想分辨一下這是什麼地方,琢磨了一下,卻也只認出來是東方地字號的房間,畢竟,每個房間都一樣,而這水驚東看這房間之中什麼都沒有,便也只是認為這里並不是八大統禦勢力和江一他們所居之地.

水驚東出聲道.

"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各位叔伯為何非要這樣逼迫我們靈冰谷,我們靈冰谷,究竟做錯了什麼?!"

仙飄渺又一次轉身看向了水驚東,這一次,仙飄渺面目之上已經充滿了冷傲,沒有了之前的不拘言笑.

"驚東賢侄,我在問你一次,之前,你去那了?!"

"很重要?"

水驚東有些猶豫,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複這仙飄渺放出來的言語.

而水驚東看向水蘊玉,想要從水蘊玉那里看出來點兒什麼,奈何,花星兒緊緊的看著水蘊玉,根本就不給這水蘊玉任何的時間來盤算怎麼去通知水驚東……

那仙飄渺頗為堅定的點了點頭,回應水驚東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