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水蘊玉的大兒子
g,更新快,無彈窗,!

雖說江一他們之前和仙界確實有不愉快,江一他們也因為死之力的事情,殺了不少靈冰谷的人,可此一時彼一時,就算有這樣的糾紛,也隨後私下解決吧,沒必要這樣給江一他們下馬威沒給成之後,再偷人家東西吧.

江一他們推開了房門,頓時面色大變,雖然是裝的,卻真的是宛若真的一般.

江一一聲驚呼.

"我……我的枯榮蓮那?!"

"還有我的瓦背松……"

夜淚也是裝的像模像樣,兩人一副欲要殺人的模樣,爆出來的東西,也都不是庸品,這枯榮蓮和瓦背松,兩種東西都是為了幫助修仙者聚靈和晉級,而江一和夜淚這樣一聲驚呼之下,那水蘊玉都是變了臉色.

誰也不知道之前江一他們這里到底有什麼,現在基本上就是江一他們怎麼胡說八道都行了,反正沒有人相信他水蘊玉得了.

而江一和夜淚說出的這兩樣東西倒也不是什麼曠世奇珍,可江一他們九個人要是一人說一件的話,那也不得了了啊.

江一呵呵一笑.

"一株千年枯榮蓮,一株八千年極品瓦背松,除了這兩樣,別的東西不值錢,我們也就不追究了,只是……這兩樣東西,我們一定追究到底!"

江一他們說罷,冷冷一哼,走出了房門,坐在外面等待其余伙伴們從房間之中走出來.而眾人的面色看上去都不太好看,不過,江一他們仿佛也是心有靈犀一般,也知道不能所有人都說丟東西了,要不然,真的就有點兒不像了,素衣和玲瓏面色稍微好一點兒,而眾人全部出來了,江一開口了.

"我們那里丟了一株枯榮蓮,丟了一株瓦背松,你們那……"

方宗開口了.

"握最近蘊煉的火焰精華不見了,南宮那里,丟了一對兒當初咱們在幽靈學院時候得到的雷火珠……雖然只是把玩的東西,不值什麼錢,可是,這東西跟著南宮也有好多年了,突然就這麼丟了,怕事任誰都不甘心……"

反正都是胡說八道,至于說從那得到的,也就無所謂了,而方宗更是戲精上身,每當遇到這種的事情的時候,方宗裝模作樣起來,就真的如同是一個非常慘非常慘的受害人似的.

火焰精華,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只不過,非火元素掌控者不可煉制,這種東西,可以用做攻擊,市面之上,可謂是有價無市……

江一轉眼看向了素衣和玲瓏,素衣輕聲開口.

"我們兩個但是沒有把什麼貴重的東西放在房間之中,除了床板被人拆了,其余的,但是沒丟什麼東西……"

"額……拆床板……"江一一副無語的樣子,"看來水谷主這大兒子,也真是有些特殊的癖好啊,拆女孩子的床板,呵呵……"

周圍之人對這水蘊玉的目光,更是有些異樣了,而路霓裳也開口了.

"我的發簪丟了一根,就是你當初送我的那個……"路霓裳一副委屈的模樣,而江一何曾送過路霓裳發簪啊,可江一瞬間會意,開口回應道.

"那一根?深海夜明珠那根?!"

路霓裳頗為委屈的點了點頭.

"嗯……"

江一瞪了水蘊玉一眼.

"不瞞水谷主,如果這發簪也是貴公子偷走的,怕是這發簪,都比我那枯榮蓮值錢……"

江一一句話,眾人心態各異,而水蘊玉真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也不知道多少年沒這麼丟人過了,似乎……似乎這是第一次?

水蘊玉只感覺今天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奈何,這麼多人在這里,如果他爆發了,就算自己的兒子不是賊,也變成賊了,現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自己的兒子過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奈何,這麼久了,自己的大兒子,依舊沒有被找回來.

路霓裳的話依舊是沒有說完.

"原莉莉丟了一根弓弦,就是咱們在蠻荒之地的時候,斬殺的那一條玄天神蟒的背筋,本來是准備加固莉莉的長弓的,現在,也沒了……"

"嗯……"

原莉莉也是握緊了拳頭,顯然,對于這件事情,好像是憤怒之余,又有一種感覺對行竊之人惡心的情緒.

一個個的,都是戲精上身,而花星兒知曉一切,可她也不可能拆穿江一他們啊,又害怕自己裝的不太像從而讓的這江一他們的計劃倒戈,故而,花星兒開口.

"我倒是沒丟什麼東西,就昨天晚上開始,幫原莉莉弄弓弦,剛剛弄完,還沒有安在弓胎之上,就有人來敲門了,這件事暫時放置了下來,然後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雖然花星兒害怕自己被發現,可是,花星兒卻依舊給眾人撒了個謊,反正江一他們丟了很多東西,已經被眾人公認,具體有沒有江一他們說的這麼多,這些人就不知道了,可只要江一他們說出來了,最後確定出賊是誰了,那麼,這些東西,就算是江一他們胡說八道的,那個賊,也必須一點兒不少的吐出來……

接下來,就是等待,等待這水蘊玉大兒子的到來,不管是能解釋清楚也好,不能解釋清楚也好,最起碼,要把這件事情搞明白.

奈何,等了一刻鍾,不來,兩刻鍾,還是不來,江一他們都已經開始泡茶了,那房門終于有了被叩響的聲音……

水蘊玉面目之上精光一現,卻是聽到那仙飄渺開口.

"進來……"

外面房門被推開,而進來的,卻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當初在房間之中被指使出去去尋找水蘊玉大兒子的那個人,可是,現在這個人回來了,而他的身後,卻並沒有水蘊玉的存在.

這讓眾人都是一愣了一下,包括江一他們在內,都是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兒了,甚至江一都琢磨好了隨後有可能出現的一切狀況然後進行突發應對了,可是,這水蘊玉的大兒子,竟然沒跟過來?!

這算是怎麼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