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東西丟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頓了一下.

"可是,天字號住的只有三絕的三位前輩,之前我們也一直都在一起,而地字號,就我們九家,加上你們各自的下人和一些後生晚輩,人字號的人,一般怕是不敢上來的,所以,最有可能的,是我們地字號九家之中的其中一家,而今天早上我們出去的時候,這里還好好的,唇櫻果果樹和悟道茶茶樹也都還在,而因為我們是從窗戶出去的,所以,在靈冰谷的人叫了我們之後,我們也並沒有關門就出去了,也就意味著,在我們出去之後,有人進來了,可是,之前我們幾乎所有人都在那個房間之中商討大會的規則,唯有一人,在半途之中,被攆了出來……"

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靈冰谷之人,所有人都知道,江一說的沒錯,確實就是有這麼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早上叫江一他們,最後卻惹毛了江一的那個人.

江一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了過去,不由得見縫插針一般的開口.

"而之前,因為我們有沖突,最後,我們也動手了,所以,有了結仇的原因,這也讓那個人有偷我們東西的動機了,呵呵……水谷主,你們,倒也真是育人有方……"

"江一,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靈冰谷的人,還不欠你們房間之中得這些東西!"

江一呵呵一笑.

"話別說的太滿,我們的房間最靠內,所以,我們是最後才能進入房間,而我們推開門,就呼喊了一聲,你們就出來了,我們根本就沒有進入房間的時間,所以,現在只是看上去我們這些東西丟了,而我們私人的東西有沒有丟……呵呵,我們還沒排插那……水谷主,希望不是你們的人,要不然的話,這事兒沒完!"

"江一!你……你不要太過分!誰知道是不是你們把東西先收走了,然後來血口噴人冤枉我們靈冰谷!"

江一冷笑一聲,轉頭與路霓裳,方宗等人開口.

"兄弟們,把儲物戒指給我……"

眾人沒有絲毫猶豫的把自己的儲物戒指從手指之上取了下來,放在了江一的手中,而江一也是把自己的取了下來,然後放在一起,伸手遞上前去!

"我們的信息,諸位應該清清楚楚,我們,沒有操縱空間的能力,就算我的束縛類戰技,也不能真正意義的操縱空間,所以,能夠藏東西的,也就只有我們的儲物戒指了,雖然儲物戒指的空間力量薄弱,可是,諸位都是仙人之境的高深修仙者,若是細細感知,必能感覺的出來儲物戒指之類的空間系法器的存在,我們九個人的,都在這里,諸位隨便排查,如果你們不信,大可以放開神識力量感受一下還有沒有其余的空間系法器力量的存在,如果排插沒有找到丟失的東西,又沒有找到其余的空間系法器,那已然能夠證明我們的清白,畢竟,在之前的一段時間中,我們一直都在一起,我們如果想要陷害靈冰谷,總不至于在靈冰谷來之前就知道他們的人會過來找我們的麻煩而安排好了這些事情吧……"

江一說的頭頭是道,好像頗為在理,事實上,江一也就是趁著這件事情順手誣陷而已,就算沒有這件事兒,這里面東西的黑鍋,江一也還是要找人背的,無非是這靈冰谷的人正好撞到了槍口上而已.

仙神宗仙飄渺的力量刹那間遍布在了這四周圍,良久之後,睜開雙眸.

"江一小友說的沒錯,這四周圍,除了我們各自的儲物戒指,沒有一絲一毫的空間波動和漣漪,如果是有空間系元素掌控者撕裂空間或者是仙人撕裂空間的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讓空間恢複到平常的狀態,所以,江一小友他們失竊的東西,要麼已經被人拿走了,要麼,就在咱們這些人的儲物戒指里,之前在們大多數人都在一起,江一小友他們確實也沒時間在瞬間昨晚這些事情,所以……水蘊玉,把你的人,叫來問一問吧……"

水蘊玉一時間面色氣成了豬肝色,有些憤憤的出聲!

"仙飄渺,你也不相信我?!"

"你讓我……怎麼相信,雖然我地字號一號房間可以最早進去,可是,我之前在門口震了一下周身的灰塵,在江一他們推開門的時候,我還看了一眼,然後正准備進去,江一他們已經把我們都弄到這里了,你覺得,他們有時間一瞬間把這里面的東西收走?我們都是常用儲物戒指的人,這麼大的空間,這麼多東西,讓你收,你要收多久?更何況,還有唇櫻果果樹和悟道茶茶樹這種活物?就算你能一瞬間收起來,你敢這樣毫無顧忌的讓人排查麼?儲物戒指,是一個修仙者最秘密的東西,是你,哪怕就只是江一小友他們現在這樣的動作,你們又敢麼……"

這水蘊玉狠狠地一咬牙,頗為不甘心被這樣誣陷,可眾目睽睽之下,又毫無辦法!江一他們心中已經樂翻了天,他們各自都有一方小世界,而這一方小世界,卻是除了他們九人相互知道之外,沒有一個人知道,誰也不敢想象到小世界上面的事情啊,就算確實是把東西拿走了又能怎樣?這儲物戒指隨便排查無所謂啊,他們隨時都可以把東西放進自己的小世界之中去……

"查不查,查了隨便你們查,不查的話,就麻煩修為跟我們一起,進去看看我們還丟了什麼東西了,省的說我們是各自在這里加重所謂的盜竊罪名……"

"查!"水蘊玉冷冷一哼,"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虛張聲勢,說不得這些東西就在你們的儲物戒指之中!"

說著,水蘊玉就要伸手去抓這江一手中的眾人的儲物戒指,而江一卻是突然一縮手,把拳頭握了起來,然後開口.

"唉……別急……"

"怎麼?"這水蘊玉冷冷一笑."你……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