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樂絕規則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用了,規則而已,咱們制定,就可以由咱們而改變,知道一些而已,無關緊要……"

方宗有些無奈.

"要不然我出去散散心?"

"說了不用就不用!"那禦火焚天丹絕焰一拍桌面,"都給我坐下,來都來了,不商量一下,想讓我們自己為難?!"

方宗嚇了一大跳,江一也是無語的搖了搖頭,這算什麼,給他們來一個小灶?正值江一過意不去的時候,這仙神宗宗主仙飄渺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那個……江一啊,其實你也不用太拘謹這些問題,既然大家都做在這里,有些話,我們也就不遮遮掩掩,在我們身後的這些人之中,也有我們八大統禦勢力來參賽的人,所以,聽到了就聽到了,准備一點兒東西而已,再怎麼說,這些也是我們各方精挑細選的,就算知道了規則又能怎樣,物競天擇,擇優而取,對于普通人的不公平,無非是因為他們沒有讓我們對他們有平等對待的實力……"

江一倒是無話可說,示意方宗坐了下來,而眾人坐定,那正主位之上的瓊霄墨筆南畫天便已經開口了.

"和曆屆一樣,這一次依舊是三千人,不過,這一次,我們三絕在不久之前討論了一下,准備先進行樂絕,再准備丹絕,最後畫絕,諸位意下如何?"

眾人點頭,江一雙眼輕眨了幾下.

"還不同時舉行?"

"不能同時!"

"為何?"

"曆屆之中,都有人搗亂,想要破壞三絕會中州的秩序,而眾所周知,樂絕帶有很強的攻擊性,而畫絕卻純粹的只是修魂,丹絕暫且不說,只是樂絕的穿透性,如果穿插在畫絕的比賽之中,就很難讓畫絕所有人安心比賽."

"隔音結界也不行?"

南畫天搖了搖頭.

"如果有人准備破壞,他們的准備,超乎你的想象……"

"好吧……"

江一張了張嘴,最終也只是吐出了好吧兩個字,畢竟江一對這一切都不熟悉,既然這三絕已經安排好了,他們同意就行了,說是來商量,可江一知道,三絕更多的是把已經商量好的東西給大家說出來聽聽,然後看看眾人有沒有什麼修改的意見罷了.

"三者比賽,交叉進行,分為三天,第一天,樂絕一千進五百,第二天,丹絕一千進五百,第三天,畫絕一千進五百,第四天,樂絕五百進二百五,以此類推."

眾人又一次點頭,這倒是沒什麼意見,雖然不知道具體三絕怎麼比對,可這分配上,江一他們也插不上嘴.

"咱們這些人,自然和往屆一樣,把那些作弊的人揪出來,不可包庇,不論是誰……"

眾人又是點頭,那是自然這四個字,幾乎是異口同聲同時說了出來,南畫天輕笑之間,繼續開口.

"江一他們九人,是這一次新加入的九人,雖然他們大多都是參賽者,可是,他們本身同樣可以充當裁判,解釋,江小友你們可不要隨便放過那些作弊的人……"

江一點頭應下.

"明白了,南前輩放心就是."

江一的伙伴們同樣也是點了點頭,過來跑了一趟,莫名其妙的他們就又多了件監考考場的事情,不過也好,畢竟他們的伙伴們也大多都在參加,抓那些作弊的人,對于他們的伙伴來說,本身就是十分公平和想要做的事情.

南畫天手指輕輕叩擊桌面.

"現場秩序上,就還是要八大統禦勢力,你們的人來了,不要因為這些事情,從而使我們的比賽一再延遲,現在,我也知道諸位都把注意力放在八大神秘力量上,雖說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出世,可這也都不好說,所以,為了不耽誤時間,看你們的了."

八大統禦勢力的首領皆是點頭,沒有一點兒的其余意見出現.

琴簫絕手笑無眠淡淡一笑,接過這南畫天的話音.

"具體上,樂絕一千進五百的時候,演奏同一首曲子,誰堅持的時間長,誰勝……無論是琴簫也好,鼓啰笛笙也罷,同一首曲子,都會有同樣的點兒,而這個點兒,如果都把握不好的話,自然也是沒有晉級的可能!這一首曲子,暫定,百鳥朝鳳……"

"額……"原莉莉扶額,江一頓時轉頭,而笑無眠倒是略有疑問的出聲.

"原小友……有什麼意見?"

"百鳥朝鳳,會不會太難了一點兒……"

笑無眠哈哈一笑.

"原小友覺得難,卻有兩天的准備時間,而其余人,可沒有這樣准備的機會,至于到時候開始的時候,只要原小友撐過五百人失敗,便算成功……"

"一整天,就單單這一曲?"

"一整天……或許夠吧,畢竟,能來參加的人,庸人太少……"

"好吧……"

原莉莉也是無奈,明明自己說的一整天就這一曲的意思是,會不會很快就有五百人淘汰,從而使得沒多長時間就會讓這一整天剩下的時間變得無所事事,可這琴簫絕手笑無眠的言語,卻等于是告訴原莉莉,這一整天的時間,或許都不見得夠用……

這可真是讓原莉莉無比無奈.

那琴簫絕手笑無眠又是開口.

"至于五百進二百五的話,我們暫定是各自演奏各自的,誰能把別人的音調帶偏,誰就勝……"

這一次,原莉莉但是沒說什麼了,一千進五百的時候,考驗的是演奏的能力,而這五百進二百五的時候,考究的,就是這魂力強弱的問題了.

"二百五進一百二十五……"

"一百二十五進六十……"

"六十進三十……"

……

這琴簫絕手笑無眠一天一條的交代著,房間之中,包括原莉莉在內,數人豎起了耳朵聽,生怕遺漏掉什麼重要的信息,從而使他們本就頗難獲勝的局面變得更加艱難.

江一他們也是靜靜的聽著,畢竟,在樂絕比賽的時候,他們,就相當于是整個賽場代表公平公正的執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