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狗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轉頭詢問花星兒.

"星兒,你知不知道具體在什麼地方?"

花星兒搖了搖頭.

"不知道,雖然聽我娘提及過每次有大會什麼的,他們都要聚首,可是,具體在什麼地方,我娘也沒有給我說,而且,我也是第一次來三絕城,甚至都不熟悉里面到底是什麼樣……"

江一冷笑.

"那好,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囂張一點兒……"

這方宗頓時來了興致.

"想怎麼囂張?"

江一一把推開了窗戶.

"他們不是讓咱們過去,又不告訴咱們地點麼?那咱們就自己出去問問……"眾人依舊沒有完全領會江一的意思,江一雙目半眯,"等會兒,出去之後,所有人聽我的口令,把氣勢放到最高,剩下的,我自己來喊……"

"好."

眾人應下,紛紛從窗戶之處飛出,在這三絕城的空中,刹那間出現了九道屹立虛空的身影,讓下方不少人已經為之側目了,而下一刻,江一他們身上便撒發出了強烈的力量,所有人都感受到,這其中,大多數都只在煉神還虛大境界巔峰!

一瞬間,下方開始對上面江一等人指指點點……

"不可能啊,只有煉神還虛大境界,怎麼可能禦空而行?"

"難道只是短暫的屹立?!"

"不,絕對不是,屹立怎麼可能這麼穩,恩……不對,你們看他們幾個,是不是前段時間在賭場鬧事,結果後來發現是混亂絕地的那些人?!"

"真的是!最前面那個看起來只有煉氣化神大境界的修仙者,是混亂絕地六領主江一?!後面那個紅裙的,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的,是花間閣閣主的女兒花星兒?她和江一他們厮混這麼久,花間閣沒有一點兒意見,這……這該不會……"

"誰知道那,咱們還是別猜這些事情的好,省的惹來殺身之禍,不過,他們在上面干嘛?看風景?!"

"看風景?兄弟,你可別鬧了……你沒看看這六領主這些人個個都是氣焰熊熊麼?難道又准備惹事兒?"

"惹事兒,還惹……"

"人家惹得起唄,再說了,六領主只有煉氣化神大境界,能夠和仙人抗衡……這……這誰又做得到啊……"

"的不是前段時間都說這六領主實際上已經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了麼?現在我們看到的實力,不過是他刻意偽造而出的……"

……

正在下方議論紛紛的時候,江一突然一陣狂笑!

"哈哈哈哈……你仙界之人,可是看不起我混亂絕地?!既然看不起,那好……這三絕會中州,也別辦了,小爺陪你們玩兒到底!"

這一聲突然脫口而出,那下方眾人都是一愣.

"啥情況啊?什麼人得罪這混亂絕地六領主了?"

"不應該吧,這……仙界對他們,似乎一直都是上賓之禮才對的吧,怎麼可能有人得罪他們……"

"那剛才這話是什麼意思?要跟仙界抗衡了?就他們混亂絕地那彈丸之地?"

"噓……"這人旁邊之人趕忙捂住了這個人的嘴巴,示意這人禁聲,"想死,你就接著說,你信不信,再說下去,殺你可不是混亂絕地的人,而是……咱們仙界的修仙者……"

這人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嚇得面色蒼白,不過周圍之人也沒怎麼注意他,方才讓他在誠惶誠恐之下,感覺自己仿佛撿回了一條命似的……

江一聽到下方的動態,嘿嘿一笑,揮手示意方宗,方宗頓時明白了什麼意思,若說江一他們這些人之中,誰的攻擊最為萬眾矚目,怕就是要數的上方宗了,畢竟,方宗的火焰,幾乎可以刹那間,遍布周天!

而方宗十指輕輕律動,天空之上的太陽星辰仿佛在刹那間變得更加奪目耀眼,而太陽真炎被這方宗在一瞬間抽離,整個三絕城之中,仿佛都變成了一片炙熱的火爐一般!

看起來,仿佛江一他們真的要動手了,而江一他們看得到,在東方地字號房間最後一個的後面那個房間的玻璃突然被打開,其內跳出一旦身影,遙遙與江一他們相視而立,揮手之下,天空之上的火焰煙消云散,這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太陽真炎……"

僅僅說了四個字,這人瞭望方宗,那方宗頗為不屑的比了一個鄙視的手勢,毫不服輸的開口!

"再給我幾年時間,你焚天谷,也別想再阻止我的火焰!"

方宗自然是能夠感知得出這人來自焚天谷,那火焰在一瞬間碰撞在一起之後,方宗的太陽真炎方才出現了退卻,碰撞之下,方宗受傷,不得不收了火焰,不過,方宗在外並未表露,而是依舊頗為不屑的和那焚天谷之人交談……

方宗的話,真的已經是夠狂了,焚天谷,普天之下火之元素掌控者最多,也是最正宗的門派!在這個門派之中,火之元素掌控者眾多,且強大者不乏少數,方宗的話,就好像超越整個焚天谷也不過是信手拈來的事情一般,這狂話,更多的人選擇的是不屑一顧,可方宗既然說出來了,且不說膽量如何,就只說那焚天谷之人面色改變的程度,都讓下方諸多人等面色大變!

那焚天谷之人倒是想要爆發,奈何江一一直都在虎視眈眈,冷冷一哼之下,與江一開口.

"六領主這是什麼意思,每一次大會,我們各方勢力領袖級人物都會過來見一次面,我們已經派人請了六領主你們,而你們那……非要把混亂絕地和我們仙界的關系推向極端?!"

江一眉頭一挑,有些調笑的與身旁夜淚開口.

"原來……剛才是有一個人來請咱們?"

"人?哪有什麼人……"這夜淚的嗓門兒,也是不小……"明明剛才是有條狗在咱們門口一陣亂吠,哪有什麼人來……"

"對對,那狗啊……可真凶,不過,看上去那條狗好像更像是狗仗人勢啊,也不知道主子是哪個,調教出這般沒教養的狗……"